北京最早象棋出现在金代 慈禧也爱下棋

北京最早象棋出现在金代

象棋

“将!你完啦!”这是老舍先生《茶馆》中的经典台词。下棋,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游戏活动。那么,北京的古人下什么棋?北京的棋类文物有哪些考古发现呢?

汉代六博棋掷采、行棋分胜负

丰台区郭公庄的西南,世界公园的南面,有座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1974年在这里发掘1号汉墓时,墓葬前室南端和东面内回廊中,出土了8颗象牙六博棋。棋子六面长方形,边缘有阴刻的直线为框。其中4颗的6面阴刻飞龙,另外4颗则为奔虎。雕刻精美,十分罕见。以其中一枚飞龙棋为例,长3.1厘米、宽1.5厘米、厚1.2厘米。

六博棋简称“六博”,又称“陆博”,是一种通过掷采、行棋而分胜负的棋类活动。这种游戏的历史很久。《楚辞·招魂》有“菎蔽象棋,有六簙些”。六博棋的棋盘叫做“博局”,一副六博棋应有12颗棋子。

六博棋怎么玩法?当今学者有根据文献记载进行研究的,但也只是大概的推测,尚无法言其详。一般认为,秦汉时期的六博有“大博”和“小博”两种。由局、棋、箸组成的为大博,或称之为“投箸之博”;由局、棋、骰(焭)组成的为小博,又称之为“投焭之博”。

晋人张湛在《列子》的注里,引用了一段《古博经》,记载了小博的玩法,是至今能找到最详尽的记录:“博法:二人相对为局,局分为十二道,两头当中为‘水’,用棋十二枚,古法六白六黑。又用‘鱼’二枚,置于水中……二人互掷采行棋,棋行到处即竖之,名为‘骁棋’。即入水食鱼,亦名‘牵鱼’。每牵一盔,获二‘筹’,翻一盔,获三‘筹’……获六‘筹’为大胜也。”意思是:两人对局,博局有十二道,两头中间是“水”,12枚棋子,双方各执白黑棋6枚,分别布于局中12曲道上。双方还各有一枚称作“鱼”的圆形棋子,放在“水”中。双方互相掷焭行棋,行棋的步数根据掷的数字决定,棋子进到规定的位置即可竖起,名为“骁棋”,这枚“骁棋”便可入“水”中,吃掉对方的“鱼”,名为“牵鱼”。每牵鱼一次,获得博筹二根,连牵两次鱼,获得博筹三根,谁先获得六根博筹,就算获胜。

除了六博棋外,日晷、压胜钱、铜镜等古代器物上,常见到采用六博博局的纹样作为装饰。特别是汉代及以降时期博局纹铜镜的流行,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六博的影响之大之深。

2010年在昌平区沙河发掘的一座西晋墓葬中就出土了一面博局镜。镜正面直径17.63厘米、钮径2.6厘米、钮高1.1厘米、缘宽0.5厘米、缘厚0.4厘米、肉厚0.3厘米,重412克。球形镜钮,穿孔,钮座圆形。正面抛光较好。背面饰纹饰11层,分内外两区。在房山西营村,出土了一面辽代的“王质观弈”铜镜,直径11厘米。镜中左上角有两名男子蹲坐下棋,第三人站立中间观看的图案。林荫掩映之下,但见高雅悠闲。只是下的是什么棋,从这一有限的画面中无法辨认出来。

避暑遗址发掘出金代象棋盘

“小艺无难精,上智有未解。君看橘中戏,妙不出局外。屹然两国立,限以大河界。连营禀中权,四壁设坚械……”这是南宋刘克庄的《象弈》一诗。诗中描述的两军对垒剑拔弩张,说明800多年前的象棋,已颇为流行。北京最早的象棋是什么时间出现的呢?

在发掘大葆台的汉墓时,考古人员在墓葬周围还发现了一处金代的居址,这又是谁人的遗留?

据元代的《析津志》记载:“葆台在南城之南,去城三十里,故老相传明昌时李妃避暑之台,无碑志,有寺甚壮丽,乃故京药师院之支院。”明昌为金章宗完颜璟年号,李妃即金章宗元妃李师儿。因此,这里应为章宗和李妃的避暑之台。

李师儿虽然出身卑微,但“性聪慧,善迎圣意”,颇得章宗宠爱。在避暑遗址的水井中出有一件象棋盘,是目前国内现有体育用品中年代最早的象棋盘之一。棋盘刻在辽代细沟纹砖的背面,雕刻出的一侧已残缺,长40厘米、残宽35厘米、厚6厘米。所以,李妃是女子象棋高手也未可知。

元代院落居址发现红白玛瑙围棋

西直门后英房胡同,上世纪70年代发掘出了元代的院落居址。在主院的地砖上,出土了围棋子一副,共222颗,两面扁平,晶莹夺目,直径在1.5厘米至1.8厘米间。红色的121颗,用红玛瑙磨成,白色的101颗,用白玛瑙磨成。

除棋子外,后英房还出有瓶架、砚台、海贝、水晶石、曲令(戏曲的词)之类的“文玩”的遗物,大概主人是个玩家。

宫廷画师为晚年慈禧绘制对弈图

在对故宫西河沿遗址的发掘中,出土棋子的种类就多了,反映出人们下棋选择的余地更大了。有灰陶和琉璃的象棋子。例如后者是灰白胎,圆饼形,正面阴刻弦纹一周,内刻阴文“炮”字,弦纹及字口内施黄褐色釉,外壁施绿釉。直径3.6厘米、厚1厘米。此外,还出有白玉的围棋子和方形的骨牌。

到了清代,慈禧太后也酷爱下棋,当然是“瘾大水平低”。但无论是朝中大臣还是宫中太监,没人敢赢她。久而久之,老佛爷以为自己俨然国手。某天,出身于象棋世家的御膳房太监廉琦与老佛爷对弈,廉琦一边拿车吃马,一边忙不迭地说:“奴才杀老佛爷一匹马。”慈禧一看,大怒,喝道:“什么?你杀我的马?好,我杀你全家!”故事的结局是,那个象棋高手太监全家真的被抄斩了。

这则慈禧下象棋的故事不知真伪,不过她倒是真下过围棋。慈禧晚年,特让宫廷画师在2米多长的绢上为她绘了一幅对弈图(画心长235厘米、宽144.3厘米)。在画中,她端坐于雕花的绣凳之上,旁置华美的紫檀木方桌,其上摆有精致的棋具,木胎朱髹漆棋盒,黑白两色晶莹润泽玉制棋子尚在进行着对弈。

这幅宫廷画用中国传统的工笔重彩描绘,画中人物栩栩如生,绘制者很注重人物神态、气质、动作的表现。周围景致也惟妙惟肖,此画对慈禧政暇之余的消遣生活略见一斑。可谓宫廷画中的精品之作,更是珍贵的文物。(郭京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