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首次发现唐代景教徒墓志 墓主或为胡人

洛阳首次发现唐代景教徒墓志 长宽各53厘米

唐代景教徒墓志拓本

继发现《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幢和龙门西山红石沟北崖唐代景教瘗(yì)穴之后,近日,我市此前出土的一方墓志被认定为唐代景教徒墓志。这是洛阳首次发现唐代景教徒墓志,为景教在洛阳盛行再添例证。

墓志主人或有胡族背景

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教授毛阳光介绍,该墓志是2010年年底在洛阳东郊出土的,辗转至洛阳碑志拓片博物馆收藏。

该墓志主人名叫花献,墓志长宽53厘米,志文楷书,首题“唐故左武卫兵曹参军上骑都尉灵武郡花府君公神道志铭”。同时出土的还有其妻安氏墓志。

毛阳光说,这是洛阳首次发现唐代景教徒墓志,也是唐两京地区发现的第三方墓志。此前发现的有关唐代景教的《李素墓志》《米继芬墓志》均出土于西安。

根据墓志记载,花献是灵武郡人,对其族源墓志没有交代。对于花姓之人,我们耳熟能详的莫过于花木兰。毛阳光解释,其实隋唐时期花姓并不少见,敦煌文献中的《新集天下姓望氏族谱》记载,在青州北海郡的望姓中即有花姓。然而,根据墓志记载,花献祖名“移恕”,父名“苏邻”,都不是汉地常见的名字。

北京大学荣新江教授研究发现,在唐代外来的三夷教文献中,“苏邻”是摩尼的出生地,而“移恕”似为“耶稣”的发音。汉译摩尼教文献称摩尼教中来自光明王国的拯救神耶稣为“夷数”,但是,唐代景教文献中也称耶稣为“移恕”,发音非常相近。

此外,花献的家乡灵武在隋唐时期是西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也是粟特人东迁的必经之地,唐代前期朝廷在这里也安置了相当数量随同突厥归降唐朝的粟特游牧胡人。其妻安氏,就是中古时期进入中原地区的粟特人的后裔,其祖先来自中亚粟特地区(今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

据此,毛阳光推断,花献可能具有较深的胡族背景,并非普通汉地百姓。

墓志内容证明花献为景教徒

为何说花献是唐代景教徒?

该墓志记载,花献“常洗心事景尊,竭奉教理”“内修八景,外备三常,将证无元,永祗万虑”“为法中之柱础,作徒侣之笙簧”等。毛阳光说,这是花献为景教教徒的最直接证据。

毛阳光解释,在唐代景教文献中,景尊弥施诃即景教徒对基督的尊称,此称谓在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产生,现藏西安碑林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中就出现过。同时,墓志记载,花献“内修八景,外备三常,将证无元,永祗万虑”。八景即八境,类似的术语在唐代景教文献中多次出现,比如此前洛阳出土的景教经幢《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文中就有“八境闻生,三常灭死。八境之度,长省深悔,警慎……”。

除“八景”外,花献墓志中出现的“无元”也是景教文献中经常出现的术语。毛阳光说,洛阳景教经幢《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以及经幢记中都多次提到“无元”。“为法中之柱础,作徒侣之笙簧”,则说明花献不仅信仰景教,还是非常虔诚的景教徒,是当时洛阳景教徒中的中坚力量。

毛阳光解释,这些景教术语是入华景教徒在翻译景教经典时借用了佛教和道教的术语而形成的,墓志中集中出现这些术语并非偶然,表明了墓志主人对景教理念的追求。

洛阳是景教传播的重要地区

景教是唐代对传入中国的基督教聂斯脱利派(起源于叙利亚)的称谓,这是最早传入中国的基督教派别。公元428年,聂斯脱利派与当时作为罗马帝国国教的基督教正统派分裂后﹐日渐向东传播。唐太宗时,批准景教在长安传播;唐高宗时,批准景教在全国传播,景教传入洛阳;唐武宗时,景教被禁止。

2006年5月,洛阳隋唐故城东郊出土了一件珍贵的唐代景教经幢石刻《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现存洛阳博物馆,这是继西安《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之后,有关唐代景教石刻的最重大考古发现,与该经敦煌残本正可互补。

去年,龙门西山发现刻有清晰十字架图案的唐代景教瘗穴,其形制与龙门石窟大量存在的佛教瘗穴形制基本一致;穴口的封堵遗迹,也为佛教瘗穴所常见;十字架图案所雕刻的位置,也与佛教瘗穴上方雕出的标志物的位置相似。这为东都景教文化的存在提供了更为直接的考古学证据,为探讨洛阳在丝绸之路上的地位提供了全新证明。

毛阳光说,花献墓志进一步印证、补充洛阳景教经幢的相关记载,揭示了唐代洛阳景教的传播情况,证明此时的洛阳是景教传播的重要地区。从墓志内容可以窥见洛阳景教徒信仰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时也反映出景教与佛教之间的联系,是研究唐代中西交通与外来文化传播的珍贵史料,有力地证明了隋唐时期洛阳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

(记者 常书香 文/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