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信阳:恢复道教宫观的宗教功能 难点在哪

[导读]道教宫观似乎天然是道士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宗教事务条例》也规定坚持“僧道管庙”,但到目前为止,黄信阳关于恢复道观宗教功能的提案却无一落实,问题出在哪儿?

腾讯道学北京讯(李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道长是道教界的明星委员。今年他带了7个提案,其中有6个是关于恢复道教宫观的宗教功能的。

黄信阳:恢复道教宫观的宗教功能 难点在哪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资料图:图源网络)

提案中的6个宫观分别是:北京平谷丫髻山、东城区花市火神庙、河北曲阳北岳庙、开封市延庆观、郑州市城隍庙、兰州白塔山。建国后,大批宫观遭到破坏,道士被驱逐,宫观挪作他用。1982年以来,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全国的重点宫观陆续恢复,但还有很多仍未恢复宗教活动。

提案无一落实 难点在于宫观不在道教界手里

在人们的印象中,道教宫观似乎天然是道士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宗教事务条例》也规定坚持“僧道管庙”,类似的提案,黄道长并不是第一次提。但到目前为止,他的此类提案却无一落实。

比如恢复丫髻山为道教活动场所,他去年也提过。根据黄道长提案的介绍,要恢复它,最先是2006年平谷区政府向北京市宗教局和北京市道教协会提出来的。区政府为了维护平谷区形象,举行丫髻山庙会,希望道协派道士来给丫髻山神像开光。条件就是待丫髻山修缮工程竣工之后,由区政府安排道士入住丫髻山宫观。2006年底,丫髻山宫观修缮已基本结束,但时至今日,区政府的承诺仍未实现。

几乎每座宫观的恢复都有自己的难处。“关键在于宫观的产权、使用权都不在道教界的手里,基本归文物、旅游部门管,你得跟别人要。”黄信阳说。

道观产权不变 委曲求全仍难解决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黄信阳提出了一些具体措施,例如:保持这些道教场所的产权不变,交付后的修缮费用由道教界承担,不再增加政府的财政支出等。比如开封市延庆观,开放后并不改变财产属性,仍为国有资产,只是交付道教界使用。这些措施看起来颇有些委曲求全的意思,但问题依然很难解决。

坚持道士住观的政策支撑是有的。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办公厅调查组在《关于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及有关问题的调查报告》的通知(中办发[1985]59号)中指出:“在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行政领导下,坚决执行僧道管庙”。

2011年10月8日,国家十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处理涉及佛教寺庙、道教宫观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国宗发[2012]41号,以下简称《意见》)中说:“寺观应在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行政管理下,在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指导、监督下,由佛、道教界按民主管理的原则负责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插手其内部宗教事务。”但政策归政策,涉及多方利益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解决的时候必然困难重重。

锲而不舍的必要性 道观承载着信众过正常宗教生活的需求

黄信阳这几年锲而不舍地提案,因为他觉得有坚守的必要性。黄信阳认为,道观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实体,承载着道教信众过正常宗教生活的需求。他提出恢复郑州市城隍庙,是因为在常住人口300多万的郑州市区,没有一处开放的道教活动场所。这给在郑州工作、生活的道教信众带来很多不便。

“从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出发,也应恢复郑州市城隍庙为道教活动场所,从而最大程度地团结信教群众。”黄信阳说。

关于道文化在复兴传统文化过程中的地位,黄信阳认为,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道文化理应是主力军。恢复道教宫观的宗教功能,落实对宫观的保护性开放,对道教发展、道文化弘扬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我还会继续提下去。”黄信阳说。

(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megan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