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冯友兰先生文

古圣今贤陈来的博客陈来2015-12-04 10:17
0

文/陈来

1994年春天,为“中国现代学术经典丛书”的冯友兰卷写了《冯友兰先生小传》,这次要编百年诞辰纪念文集,我就以此小传作为纪念冯先生百年的文字吧。另外,冯先生去世不久,1990年12月我曾就冯先生所撰“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对联写了《冯友兰先生的终级关怀》一文。在那篇文章里我提到,冯先生逝世后我曾想作一付挽联,后来想到已经有了冯先生自己的阐旧辅新联,所以就“改以一篇传统体例的祭文来悼念他”。现在,先生已辞世数年,检出这篇祭文,尚觉有其意义,所以附于小传之后一并发表于此,作为对冯先生诞辰百年和逝世五周年的一点个人的纪念。

陈来谨识于1995年5月

祭冯友兰先生文

冯友兰先生(左)与友人合影于三松堂前(资料图 图源网络)

祭三松冯先生文

陈来

呜呼先生,天赋中行,幼禀庭训,少有文名。

民国初元,即赴公学,早入北大,参学数公。

游历贞江,学问有成。归撰大史,学界景崇。

抗战峰火,与校南征,先歌后碑,且志且鸣。

贞下起元,奋成六书,继绝开统,为致太平。

新中国立,公还北大,居彼燕园,名堂三松。

旧学商量,抽象继承,新知培养,论辩从容。

文革处厄,抄家劳动,改革开放,天光地明。

心怀四化,阐邦辅命,反思邃密,受用和平。

稽订经子,志道思精,穷尽十载,新编告成。

来生也晚,学无所至,乙丑之夏,始侍门墙。

先生谓我,不愧博士,我观先生,道学气象。

春兰秋菊,论心讲道,默然而观,逍遥自得。

先生待我,爱掖独厚,谓我哲学,有欣赏力。

题诗命字,期许至深,抚髯论学,教昭去惑。

我感先生,弥高弥坚,有无之书,敬献座前。

盖先生之晚岁,尤气和而神定,

虽耳目之失聪,尚怡悦而清明。

例秋冬之交会,乃入院以避寒,

惟今岁之多疾,竟三入于病房。

睹容颜之日臞,虽私祝而忧恍,

闻奔告以疾革,当时分之秋凉。

遂往探于医室,呼吸艰于病床,

张闭目而告我,待观我之新章。

迨冬初而再往,口欲言而难张,

遗最后之言教,有李子亦在旁。

谓中国之哲学,必于世而重光,

易道之须注意,宜记之而勿忘。

不期一月,星堕夜空,梁坏山颓,于斯遽终。

寄意之音,言犹在耳,仪刑不复,永诀竟已。

感念再三,哀怆涕盈,略具数言,少见鄙诚。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1、贞江:胡适译为赫贞江,在哥伦比亚大学附近。

2、大史:两卷本《中国哲学史》,冯先生自己习称“大哲学史”。

3、穷尽:《易传》“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4、和平:张奚若尝谓先生特点在心平气和。

5、默然:见拙文《默然而观冯友兰》,《读书》1990.1.

6、命字:冯先生有《为陈来博士命字为又新说》。

7、有无:拙著《有无之境》题辞敬献冯先生。

8、李子:李泽厚。

1990.12.5.

此篇之作,当时随感而发,重在表达个人的一段怀念心情,所以并未全依古人体例。这次发表之前,根据友人的意见,作了若干修改。

2006、12、4(冯先生诞辰日)

祭冯友兰先生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sijied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