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燕分飞千古泪,鸳鸯离散万年悲

经典新知历史大学堂丨ID:oldmanno李元辉2015-12-13 14:35
0

文/李元辉

“黄泉下相见,勿违今日言”,《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的这句话,道尽了夫妻诀别的无奈。从古以来,人世之间,鸳鸯情深无奈拆散,恩爱夫妻被迫分手,上演了无数伤心悲剧。息侯与息夫人、王献之与郗道茂、陆游与唐婉,他们的爱情故事更是催人泪下,留下了千古叹息。

劳燕分飞千古泪,鸳鸯离散万年悲

伤心岂独息夫人(资料图 图源网络)

伤心岂独息夫人

息夫人,即息妫,春秋时期陈国之美女,因其貌美如桃花,时人又称其为“桃花夫人”,当时嫁给了息国国君息侯。

息夫人回陈国探亲时,因她的姐妹嫁给蔡国国君蔡哀侯为妻,于是便顺路到蔡国看望自己的姐妹。殊不知这一去,竟为日后的夫妻分别埋下了祸根。

因息夫人貌美如花,蔡哀侯见到后,竟然对息夫人无礼戏弄。息侯听到此事大怒,他决定借楚国的力量报复蔡哀侯。他与楚国国君楚文王设计诱骗蔡哀侯前来,早已埋伏多时的楚文王乘机率军击败蔡军,俘虏了蔡哀侯,将蔡哀侯掳到楚国。

后来,楚文王决定放还蔡哀侯。蔡哀侯临走之前,为以牙还牙报复息侯,便在楚文王面前极力称赞息夫人貌美。楚文王听到后,为得到息夫人,便以巡游为名来到息国。酒席之间,楚文王又以武力俘虏息侯,灭亡了息国。

息夫人闻讯后,本想投井自杀,一死了之,但楚文王以杀害息侯全家进行威胁。生离死别的那一刻,是息夫人一生之中最艰难最无奈的抉择,为保全丈夫的性命,息夫人深情地含着泪望了丈夫最后一眼,屈从了楚文王。恩爱夫妻,就此离散。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感叹。息夫人进入楚宫后,从未主动与楚文王说过话,楚文王曾问她,息夫人道:“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其实,那是息夫人对息侯唯一能做的一种执著,一中隐藏在心底的思念。

后来,身为阶下囚、郁郁寡欢的息侯最终死于楚国。夫妻别离的多年来,息侯是否知道息夫人难以言表的思恋?

清代诗人邓汉仪游历至息夫人庙,感慨良久,题诗道:“楚宫慵扫眉黛新,只自无言对暮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为息夫人的苦衷做了最好的诠释。

息侯,你可知我心?能活下去,就是爱,且待来生,再做夫妻。

劳燕分飞千古泪,鸳鸯离散万年悲

俯仰悲咽苦不尽(资料图 图源网络)

俯仰悲咽苦不尽

东晋时期,王献之与表姐郗道茂志趣相投,互相爱慕,在双方家人的撮合下终成眷属。两人成婚不久,王献之的父亲王羲之与郗道茂的父亲郗昙相继去世,面对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夫妻二人相互安慰,同甘共苦,恩爱有加。

婚后,王献之与郗道茂有了爱情的结晶,他们生下了一位女孩,取名玉润。可惜的是,不久,孩子竟然夭折了。在夫妻二人还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时,不幸却又一次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当时王献之才气名冠天下,简文帝的女儿新安公主仰慕已久。新安公主与前夫离婚后,要求皇帝把她嫁给王献之。皇帝便下旨让王献之休掉郗道茂,另娶新安公主。深爱郗道茂的王献之,为了拒绝这次逼婚,不惜用艾草烧伤了自己的双脚。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新安公主背后是整个东晋皇室,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王献之只好忍痛割爱,放弃自己恩爱的妻子。此时此刻,郗道茂只能选择离开,夫妻分别,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当时郗道茂的父亲早已去世,她只好投奔伯父,此后再也没有嫁人,过了一段寄人篱下的凄凉孤独的生活,不久便郁郁而终。

郗道茂离开后,王献之难以抑制心中的悲伤,他曾写信给郗道茂说:“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额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足,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妹耶?俯仰悲咽,实无已无已,惟当绝气耳!”内疚与悔恨,只能化作双泪长流,只能化作绝望无助的思念。

多年之后,王献之病重,弥留之际,他无法释怀的仍然是他与郗道茂那段短暂的爱情,那次无奈的分离,他悲情地留下了千古遗言:“不觉有馀事,惟忆与郗家离婚。”临死前的一声叹息,读来让人潸然泪下。

郗道茂,不要恨我贪恋富贵,不要怨我当初绝情,我相信,此刻,你就在九泉之下,含着泪,带着笑,迎接我。

劳燕分飞千古泪,鸳鸯离散万年悲

伤心桥下春波绿(资料图 图源网络)

伤心桥下春波绿

南宋陆游与表妹唐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陆游家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和唐家订下了婚约。20岁时,陆游终于与相爱已久的唐婉结婚,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唐婉婚后未孕,再加上陆游一味沉湎于情爱,将考取功名之事抛于脑后,最终引起了陆母的极大不满,她强令陆游用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陆游一次次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严厉责骂。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只好与唐婉忍痛分离,劳燕分飞。从此,陆游与唐婉天各一方,音信断绝。

30岁时,陆游只身来到沈氏园林游玩,在一座石桥上竟然与阔别10年的前妻唐婉不期而遇。唐婉在惊鸿一瞥之下,匆匆离去。陆游怅然很久,想起当年海誓山盟,如今却各自东西,一种无奈和悲凉顿时涌上心头,当即以当年与唐婉订婚之时的凤钗为题作了一首词,题写在园中的粉墙之上,这就是凄美哀婉、感伤千古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题罢,长叹一声,拭去眼角的泪水,出园而去。但他并不知道,这一走,竟是与唐婉的永别。

唐婉读了墙壁上的这首《钗头凤》后,往事不堪回首,却又历历在目,不禁感慨万端,悲从中来。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一病不起,离开了人世。

此后,陆游始终无法消除对唐婉的苦苦思念,他多次来到沈园,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回味那伤心桥上的凄楚相遇,哀伤那早已离世的初恋爱人,写下了许多怀旧的诗句: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八十五岁时,陆游在家人的搀扶下,迈着蹒跚的步履,最后一次来到绍兴沈园。望着曾经熟悉的景物,想着早已作古的唐婉,陆游禁不住老泪纵横,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一年后,陆游带着无尽的遗憾溘然长逝了,但他留下的这些刻骨铭心的诗词,却不停地诉说着他与唐婉的那段千古绝恋,永远,永远……

转自丨“历史大学堂”公众号(ID:oldmanno)

劳燕分飞千古泪,鸳鸯离散万年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