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正以立身 奇以治学

文/连锦添

饶宗颐:正以立身 奇以治学

饶宗颐(资料图 图源网络)

汉学泰斗饶宗颐——香港特区政府大紫荆勋章获得者,曾与钱钟书并称“南饶北钱”,与季羡林并称“南饶北季”。这位国宝级的大师今年100岁了,年底,香江举办一系列庆祝活动。

饶公著作等身,仅《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14卷20大册,就逾千万字,分为史溯、甲骨、简帛学、经术、礼乐、宗教学、史学、敦煌学、目录学、文学、艺术等领域。他通晓多国语言,包括梵文、希伯来文,还熟知古代楔形文字、甲骨文、金文、简牍帛书等。在学术领域钻研80多年,他怎样做学问?香港为何能产生这样一位大家?其独特的治学研究方法,对后辈有什么启示?

大师不言,其气自华

冬日的香港,紫荆仍艳。

最近家人很少让饶公见客。近日经天地图书有限公司总编辑孙立川安排,饶公在两个女儿的搀扶下来到跑马地一家潮州餐厅,与记者和几位文化界朋友午餐。当他颤颤巍巍进门时,眼神与恭候的每一位先有交集,才移步向桌。清瘦的饶公,这些天有点感冒,说不了许多话,但握手依然很有力。他听力不好,女儿饶清芬拿着带话筒的助听器,向他转述。赠书签名时,运笔飞快。

两个女儿照顾父亲无微不至,从家里带来清淡的鸡汤、蒸肉饼,用保温瓶装好。女儿把挑出刺的石斑鱼夹到父亲盘子里,看到父亲调羹里的肉饼稍大了点,马上伸过自备的剪刀把它剪小。谈到吃,饶清芬女士说父亲爱吃地瓜,家里放了许多。饶公这一代人,过去没吃太多高档的东西,一生养成了粗茶淡饭的习惯,现在食品问题频发,添加剂五花八门,不胡吃海塞,反而有利于健康。

近年,饶公状况好时,还可在家打坐。他不上网,每天上午会看看报纸,只浏览标题。他记性很好,一次友人提起他60年前写的一首诗,饶公马上写下来,一字不差。老人以前喜欢到跑马场散步,后因难下几十级的台阶,只在楼下花园走走。每周三入夜,寓所对面的跑马场灯火通明,饶公就在家中,俯瞰骏马奔腾竞逐。

整个午餐期间,饶公只说了一个字,当孙立川展示新出版的泉州东西塔考古文献线装书时,他发出一声赞美:靓!大师不言,其气自华。其谦和的态度,他的家人、弟子所讲述的饶公的为人和学问,都令人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惬意、静水深流的思维律动。这,或许就是季羡林所说的饶公“涉及范围广,使人往往有汪洋无涯涘之感”吧。

耐得寂寞,还要出奇制胜

饶公曾以“辛苦待舂锄”来自况他的学术生涯,谦虚地把自己比作农耕夫。

他是粤东潮州的富家子弟,可以玩的东西很多,有的家庭可能会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但就在家道中落后,他逐渐成了一位学术研究跨词学、史学、书画、敦煌学、甲骨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含金石学)8个门类的大学者。

饶家的天啸楼曾有十万余卷藏书,他做学问用的是童子功。他曾说,做学问“开窍”很重要,如果有家学渊源,由长辈引入门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我的求知欲非常强烈,这种求知欲征服了我整个人,甚至是吞没了我自己。虽然搞学问非常辛苦,非常枯燥乏味,但我觉得是一种乐趣,乐在其中”。

父亲离世后,饶宗颐作为长子接管钱庄,18岁完成了父亲未竟的《潮州艺文志》。“我只能在两件事中做好一件,就是能够把父亲的学术延续下来,但是生意我就没办法管了,所以在我手上,家财慢慢地散了”。

1949年后,他在香港、新加坡、美国、印度等地任教或做研究。他的学问起始于乡邦之学,再到研究四裔交通及出土文物,壮年从中国史扩大至印度、西亚以至人类文明史,晚年又转向中国精神史的探求,书画也日益精进。

饶宗颐说,我主张用“忍”的功夫,忍要靠耐力去支持,能够忍受一切困难,才能作持久战。没有“安忍”,便不能精进;没有“澄心”,便不能凝神向学。

学术界很推崇饶公治学的“奇正论”。饶宗颐说,别人说我是奇人,只说对了一半。老子讲“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我则是“正以立身,奇以治学”。立身做人要正,但做学问要出奇制胜,做别人没想过、没做过的。

1982年,饶公提出了田野考古、文献记载和甲骨文考据相结合的研究夏文化“三重证据法”,后又力倡力行充分利用新出土文物,推动了当代国际汉学领域甲骨学、敦煌学、简帛学的创建和深化。

首次辑《全明词》、首次研究敦煌白画……华东师范大学胡晓明教授曾概括了饶公在学术研究上的50个“第一”,从中可窥见这位百科全书型学者的成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