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吃素 就是爱自己

冯小刚:吃素 就是爱自己

冯小刚导演

文: 冯小刚

有人说,幸福的三要素是有事做,有人爱,有希望。其实我觉得,一切幸福只基于一件事:爱自己。爱自己的关键就是有个棒棒的身体,而养出一个棒棒的身体很简单—吃素食。

10岁就开始吃素

现在一提到“吃素”,马上就会有人拿出一些很时髦的说辞,比如说吃素环保,有利于减少畜牧业对全球变暖产生的影响,还有人拿出“信仰”当挡箭牌,似乎吃素了就和信佛一样,是高人一等的表现,但其实我吃素纯粹是“意外事故”的产物。

那年我10岁,因为过春节,家里难得弄了些好吃的,这其中就有一碗红烧肉。那个时候,过年能吃到肉是很值得兴奋的事,一兴奋我就多吃了,结果吃到一块肥肉时,一下被油“滋”到了,一股恶心的猪肉腥味塞满咽喉后,原先的美好感觉瞬间逆转……

那之后我就再也不爱吃肉了,无论肥瘦,无论是否属于“长身体阶段”。最初亲人朋友都还好意相劝,后来干脆不提了,毕竟只是不吃肉而已,谈不上过于偏食。

1985年我调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正式开始拍电影。拍电影是件费脑子费精神的事儿,很快我就学会了抽烟,只要困了乏了,想也不用多想就会掏出一根,在拍《编辑部的故事》时,更是一包接着一包地抽。抽到后来王朔都觉得恐怖,片子完工后他和马未都两人直接将我架到了医院。结果体检完,医生轻松地拍了拍我的肩:“你这肺完全不像是抽烟人的肺。”我马上顺竿儿爬,笑嘻嘻地调侃了句:“我吃素呢,您呐。”话一说完,那个头发灰白的老头儿笑了:“吃素好,素食比肉食容易消化,能更好地排出体内的毒素。你看那些得道高僧,哪个不是吃素的!”

身体的直接受益和后来一天天的“见多识广”,使“吃素”这事儿被自然而然地延续了下来,而且到最后就基本上是“吃大素”了。

我去医院体检,医生说你这肺完全不像是抽烟人的肺,说是可能和长期吃素有关系。唯一不太好的是缺钙,让我多晒太阳。

素食后遇到的难题是徐帆

感觉吃素是个难题,是在和徐帆结婚之后。

徐老师(徐帆)是武汉人,武汉人饮食偏辛辣,而且她是标准的肉食动物。但天天被我耳濡目染,徐老师对吃素也产生了兴趣。吃素分为两种,一种是小素,就是不吃陆地上的动物,但吃水族;另一种叫大素,即一切肉类都不吃。对于从10岁就开始吃小素的我来说,不管吃哪种素根本不算是问题,但难题就出在徐老师身上。一般来说,女性在40岁之前最好不要长期吃素,过度素食会导致脂肪缺少,从而影响生育及生理健康。

出于这种考虑,我对徐老师也要吃素提出了异议,但徐老师的意志很坚决,理由是作为演员保持身材是一种责任。想想也是,只好答应了她。

吃素的方法有几种,一种是锅边素,就是吃和肉一起炒的素菜,但不吃各种肉类;一种是吃花素,即一个月里有几天吃纯素;第三种就是吃长素,即长年累月不吃所有肉类。第一阶段,我让徐老师吃花素。每个月先是有一天,后来有两天,然后逐步增加吃素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徐老师很愉快地习惯了这种饮食模式,身体状态也明显变好。

眼见情况很好,我便同意徐老师开始吃锅边素。锅边素一方面比较符合她的年龄状态,另一方面不给不吃素食的人添太多麻烦-一起聚餐,大家点什么我能跟着吃什么,完全不用另外安排。

冯小刚:吃素 就是爱自己

五色均衡 营养全面

把握五色均衡营养全面

不敢吃素的人都会有一个担心:“吃素,营养呢?够吗?”

我的经验是吃素只需把握五色均衡就能基本保证营养全面。所谓五色均衡即每日食物比例要按红、黄、绿、白、黑搭配,便能满足每日营养所需。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你每天的食物要是弄成了“葫芦娃七兄弟”,营养什么的问题就可以不必担心了。

不过,我家的营养师是徐老师,而徐老师的独家秘方是:最重要的是中餐,而且一日不是三餐而是五餐,即在三餐之外增加上午10点多和下午三四点的两次“点心餐”。徐老师的观念是,点心很重要,它能在“青黄不接”的时间段补充能量,让你松弛下来,享受一下人生。

聚餐和谐最重要

当然,需要调和的不仅仅是营养均衡,更多的时候是协调与非素食主义者的“聚餐”。比如在徐老师没有吃素前,她最不喜欢我去探她的班,因为我吃素,很多大伙爱吃的好菜我根本不吃,勉强吃了也像吃药般表情痛苦,她就怕到吃饭时人家嫌我挑剔、不好对付。

其实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有时候出去参加宴会,你要是什么都不吃,别人会有想法,要不来点鲍鱼?那来点鱼翅?这会让别人觉得很麻烦。所以每每碰到聚餐,我只能将就吃点,或者完事后去路边馆子炒两个菜爽爽快快补吃一回。

因为总是碰到这种无可奈何的时候,所以我很理解非素食主义者面对一桌“毫无油荤”的素食时的痛苦。所以碰到我请客,满眼肯定是各种珍馐美味。看到那些吃货一个个满嘴流油的样子,心里其实还挺高兴。

此是为—和谐。

最怕友人款待粤菜

吃粤菜的特点是,开饭前先请来宾围着鱼缸笼子一通端详,分别指出自己心仪的活物,接着就有一批生猛海鲜英勇就义。处决的方式也是十分残忍,龙虾通常是被活着凌迟,肉都吃完了,头上的须子还疼得直打哆嗦。蛇一般会当众剪掉脑袋,挤出血和胆献给主宾。

虾的下场有几种:赶上喜欢白灼的算它们上辈子积了德;但大多数会被扔到烧红了的石头上煎熬,美其名曰“桑拿虾”;更有惨无人道的是活着用酒麻翻,生吞活咽,席间常能听到“丝丝”的叫声,那是活虾发出的呻吟。

原来我一直认为汉族善良儒雅,粤菜的风靡令我发现,这个民族也很残忍,对弱小动物犯下的罪行也是惨绝人寰、令人发指。菩萨若是为此惩罚汉族,我申请对我网开一面,因为我不吃肉,也不怎么吃海鲜,尤其是不吃活物。

凡属这类饭局,我能推则推,能不去就不去。实在是盛情难却的,就先在家吃饱了再去赴宴。席间我也是能躲就躲,能闪就闪,躲闪不过,又不想让别人扫兴,就象征性地夹两筷子放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跟着瞎比画,别人一让我吃菜,我就端酒杯,掩护自己蒙混过关。

近来因为心脏不好,酒也不能喝了,赶上粤菜的局,就只能拿话搪塞,让我吃菜,我就讲笑话飞段子,分散别人的注意力。弄得我每次赴宴之前必得搜肠刮肚冥思苦想,说姚明现在值多少钱,说好莱坞的各种逸事,连传谣带造谣,凡是能引开别人注意力的手段全都施展出来。

这种时候最怕有心人,一眼识破我的伎俩,出于好心一再追问:鲍鱼不吃,吃鱼翅吗?鱼翅不吃,吃蟹吗?蟹不吃,吃虾吗?虾不吃,吃乳猪吗?乳猪不吃,吃蛇吗?蛇不吃,吃扇贝吗?扇贝不吃,吃白鳝吗?鳝不吃,吃牛柳吗?你到底能吃什么?你怎么那么事儿妈呀?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逢此情景,我只能实话实说:你们要是真疼我,就给我点一道西红柿炒鸡蛋,口重点,别放太多的糖就行。要是你们心里还过意不去,觉得亏了我的嘴,就干脆把那些奇珍异馔折成现钱直接给我也行。我太太徐帆如果在座,她会挑几个蒜瓣、葱段,舀两杓酱油汤,放在米饭里拌吧拌吧递给我,同时对大家说:你们吃你们的,别理他,他这人特别拧巴。

一碗苏州奥灶面足矣!

谭伟民透露,《私人订制》 在苏取景时,冯小刚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早上7点就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吃饭时,原以为累了一天的冯导会一顿“胡吃海喝”,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呀。冯导可好,任凭身边的工作人员吃啥,他依旧坚挺着自己“只吃素食”的原则,一碗极具苏州特色的奥灶面加上零星蔬菜,便成了他的一天下来的晚饭。

不过有趣的是,冯小刚对苏州的奥灶面可谓情有独钟,顿顿吃不算,还将汤汁吸了个底朝天。临走时,还抹了抹嘴,“呀!好吃”。

姜文的评价

姜文说:“冯小刚有个优点,他吃素。但他请客全是珍馐美味,这点值得学习。他不以自己的喜好来请客,跟你在一起,也许你吃荤,他为了和谐,他也吃点荤,但实际上他是吃素的。”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佛学微信公众号。

没事总想找个人说话吐槽 该怎么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佛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佛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佛学”,获取更多佛学资讯。
[责任编辑:airyz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