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卯云门同戒两大德:白光长老 净慧长老

[导读]2016年10月26日,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白光长老在天津药王古寺安祥示寂。白光长老与净慧老和尚同受具于虚公座下,二位老人有着数十年亦师亦友的深厚法谊,谨以此一篇小文以志纪念。

纪念丨辛卯云门同戒两大德:白光长老 净慧长老

白光长老德相(资料图)

文:明朗

近来读到净慧老和尚一首写于1979年6月的《读老友白光法师来信感书》,老和尚注曰:“余与白光法师同于1951年在云门虚公座下受具足戒。白师约长余十岁,文章道业皆居余上,数十年亦师亦友,情同手足”(见《经窗禅韵》第91页)。2011年8月28日虚云老和尚诞辰日,在黄梅老祖寺举行的虚老发舍利塔安奉仪式上,净慧老和尚再次讲到六十年前云门受戒的往事:“本人在那一堂戒期当中是沙弥尾,沙弥头就是现在住在普陀山的白光法师。那堂戒究竟还留下了几位戒兄弟我不知道,但是沙弥头和沙弥尾还健在。”净慧老和尚饱含深情的题注和回忆,让我们对白光老法师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同为虚云老和尚戒子,白光老法师和净慧老和尚有着许多相似的人生轨迹。譬如,二老都有着悲苦的童年。白光老法师未满周岁,母亲即病逝,由祖父抚养成人;净慧老和尚亦因家境贫寒,不到一岁半即辗转鬻于僧寺、尼庵。也许苦难的童年正是无上的福田,早早给二老种下了觉悟“无常”的慧根,让二老在青少年时期就走上了出家修道的人生旅程。白光老法师1945年十九岁考入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于1950年在湖南衡山狮子岩披剃出家;净慧老和尚在寺院里长大,日日听闻佛法,十四岁在武昌卓刀泉(亦称御泉寺)礼师得度为沙弥。

法不孤起,因缘难思。1951年辛卯夏六月,二老又同在广东乳源云门寺虚云老和尚座下受具足戒。白光老法师生于1926年,为同戒沙弥头;净慧老和尚比白光老法师小七岁,为同戒沙弥尾。戒毕,白光老法师于当年冬前往陕西终南山,九年茅棚,夜不倒单,恪勤笃志,参禅潜修;净慧老和尚则留侍虚云老和尚身边,朝修暮学,日夜精进,遂成一人承续虚老五宗法脉的嗣法弟子,直至1956年入中国佛学院深造,曾任过班主席,并成为中国佛学院首批研究生。几十年后,白光老法师依然记忆犹新:“(净慧老和尚)是用功人,肯学习。他出家早,(出家前)没有上过学……他上中国佛学院读书,听说学习成绩好,还读了研究生。”(见哈尔滨出版社《白光长老小传》第114页)

僧伽大丈夫,修道多磨难。白光老法师1960年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入狱,蒙冤“劳改”十九年;净慧老和尚1963年被错划为右派,监督劳动十五年。然镜破不露光,兰谢不改香。从二老平反后的唱和中,我们可窥其笃志向佛、道念坚固之心迹。白光老法师诗赠净慧老和尚《见忆》:“二十七年苦未逢,东风吹上马蹄红。一缕秋丝连复断,满腔春水浅还浓。千山木落心情急,半榻残烟伙侣空。低头忍踏溪边月,是否明辉两照中?”净慧老和尚则步白光老法师原韵回赠曰:“飘然岭外忆初逢,犹觉年华似火红。二十七年人缈缈,半生知己意浓浓。共怜萍泊身多难,莫讶迁流业不空。看取婵娟天际月,明辉从此满寰中。”

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诗中所说二十七年,系指二老于1951年同戒相识,自白光老法师冬赴终南隐居修禅,与净慧老和尚云门一别,至1979年,正好是整整二十七年。白光老法师的冤案得到平反,净慧老和尚摘去“右派”帽子,二老重获自由,所以彼此才会有“东风吹上马蹄红”和“犹觉年华似火红”的欣喜。对过去的苦难遭遇,二老并未流露出丝毫的悲观情绪,反而认为迎来了佛教事业新的春天,唱和出“满腔春水浅还浓”与“明辉从此满寰中”的心声。

纪念丨辛卯云门同戒两大德:白光长老 净慧长老

净慧长老德相(柏林禅寺)

其后,二老又有了同回中国佛教协会工作的殊胜因缘。白光老法师1980年在净慧老和尚积极推荐和协助下调到中国佛学院工作,历任教务室副主任、副教务长兼教务室主任,主讲唯识、禅宗、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亦教书法,任教十六年,大开甘露门,桃李满天下。老法师自谦“瓶钵生涯”,弟子们则誉其“育人高僧”。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传印长老回忆老法师在中国佛学院的工作时,满怀深情地讲到:“白光老法师不仅在恢复佛学院初期,于百废待举、创业艰难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在中、后期,同样做出大的贡献。历届学僧忘不了他,就是学院健在的领导、同事,以及法师、教师们,同样敬重他,忘不了他……”(见《白光长老小传》第40页)。

白光老法师教过的学僧,现任普陀山佛学院研究生导师、温州妙果寺住持的达照法师,在其随笔《丁香园》中一段满怀感激和敬意的描述,对老法师坎坷艰难、和善慈悲、弘法育人、勤修精进的一生作了形象的概括,更让我们直观地仰望白光老法师的神采与风骨:“这位年届古稀、才高八斗的老人家,曾经是深山老林的苦行僧、参遍南北的禅和子;在俗家时即受过高等教育,入佛门后又历经饱参硕学。他脚下一双旧单鞋,身穿棕色伽蓝褂;脸上苍白洁净,满露风霜痕迹;头发稀疏花白,半透学者风雅。其为人:舍却尘劳澹泊以处,无为物累宁静而安;一粥一饭,随众随缘;穿戴朴素,行履平常;待学生如赤子,遇朋辈若芝兰;养花草如宾客,视鸟雀若心肝;勘破名关利锁,博得僧俗赞叹!其治学:博通古今,学贯内外;唐诗宋词,吟咏书法,汉碑晋帖,隶篆行草;沙门之列无能胜者,世学佛学莫不综穷!极高妙而反为寻常日用,最广阔却依旧点滴做起。高山仰止,一代僧家!”(见《白光长老小传》第94页)白光老法师于1996年应原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妙善老和尚(1909-2000)礼请,常住普陀山养病,并出任普陀山佛学院副院长至今。

净慧老和尚1979年摘去“右派”帽子后,重返北京参与中国佛协的各项恢复工作,1981年起参与创办并主编《法音》杂志长达二十年。1988年受命筹建河北省佛教协会,被推选为会长。1992年主持赵州祖庭柏林禅寺重建中兴。1993年当选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并于1998年起连续当选两届全国政协委员。2003年10月应邀回到湖北,驻锡黄梅四祖寺、当阳玉泉寺。数十年来,净慧老和尚复兴祖庭,安僧办道,力倡生活禅,遍播菩提种,以弘法为家务,以度生作事业。老和尚创办《禅》刊,开办河北禅学研究所,举办生活禅夏令营,主办禅文化论坛,大力弘扬禅文化;创建河北佛学院,着力培养青年僧才;并主持修建河北邢台玉泉寺、大开元寺,湖北当阳玉泉寺、度门寺,黄梅老祖寺、芦花庵等道场十多处,其功其德,有目共睹。

尤可大书特书的是,为了顺应历史的呼唤,以求得佛教的全面振兴,净慧老和尚圆融贯彻祖师禅的精神和人间佛教的思想,于1991年契理契机地创立了生活禅,倡导“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宗旨和“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的理念,主张将修行和生活打成一片,“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以“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二十年来,生活禅理念的推广和普及,有力地促进了佛教的生活化、大众化、现代化,得到了佛教界、学术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认为生活禅融般若思想、大乘精神、中道智慧、止观法门、顿悟理念为一体,是祖师禅乃至全部佛法在现代社会的灵活运用,是传统佛教与时俱进的成功实践,是具体落实人间佛教的不二法门,是当代人间佛教的社会路向。

二老同为宗通、说通,明佛心宗、行解相应的当代高僧,白光老法师倾心于僧才的教育和培养,言传身教,甘做人梯,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净慧老和尚致力于佛法的弘扬和传播,讲经释典,著作等身,弘禅传灯,宣流法音。正因有着像白光老法师、净慧老和尚这样一些矢志向佛、孜孜求道、诲人不倦的大德们的坚守和弘化,中国的佛教事业才得以传承不衰、发扬光大、蒸蒸日上。

翰墨结缘,花鸟菩提。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菩萨曾说过:“诗书作筏,弘法度生,最多方便。”白光老法师工书,字禅一味,别成一体,不愧为当代佛门一大书家,教界曾广有中国书法家协会邀其入会而遭婉拒的传闻;净慧老和尚善诗,南怀瑾先生赞其“诗才清越,隽出常流”。白光老法师晚年亦曾回忆说:“(净慧老和尚)进步大,肯用功,古诗写得好。”(见《白光长老小传》第122页)且以前述净慧老和尚三十二年前写给白光老法师的赠诗为本文作结,以表达我们对二老的恭敬和祝福。净慧老和尚诗曰:

石火光中廿七春,不须回首问前因。

明时应喜青山在,策马齐奔万里程!

本文选自《黄梅禅》2011年第5期,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佛学微信公众号。

多少人朝思暮想的平兴寺受戒 带你一探究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佛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佛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佛学”,获取更多佛学资讯。
[责任编辑:walterg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