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大师兄们

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大师兄们

禅宗(资料图)

文:宗立法师

大家看到标题时不要误会,我们今天要说的不是大闹天宫的那位大师兄,而是禅宗门下那些默默提携、教导、帮助小师弟的大师兄们。

在禅宗门下,有这样一些大师兄们:他们随师父参学多年,学有所成,或弘化一方,或辅助师父弘法。他们默默关心爱护后学的小师弟们,帮助他们茁壮成长。

谨以此文,向禅宗历史上那些大师兄们致意。

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大师兄们

青原行思禅师(资料图)

青原行思禅师:寻思去

提起人人景仰的大师兄,就不能不提及六祖大师座下的青原行思禅师。

据《景德传灯录》记载:如果不是衣钵传至六祖就不再往下传的话,那行思大师就是禅宗七祖了。

原文是:六祖大师对行思大师说:“从上衣法双行师资递授。衣以表信,法乃印心。吾今得人,何患不信?吾受衣以来遭此多难,况乎后代争竞必多。衣即留镇山门,汝当分化一方无令断绝。”

也就是说,六祖大师感慨自己得到法衣之后,引起同门的争竞之心,不想弟子再重蹈覆辙,而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曹溪法水流遍天下,禅宗以心印心,所以也不需要衣钵取信于人了。

六祖大师临将入灭的时候,有一位名希迁的沙弥来到了曹溪。

他询问六祖大师道:“大师百年之后,希迁还能依止谁呢?”

六祖大师对他说:“寻思去。”

希迁禅师很听话,六祖大师圆寂之后,他每天都端坐在寂静处打坐。

时间长了,首座大师问他道:“六祖大师已逝,你终日在这里空坐到底是为啥?为何不遵守六祖大师的遗嘱呢?”

希迁禅师被首座和尚劈头一问,顿觉莫名其妙。

于是他回答道:“回首座的话,弟子正是在秉承六祖大师的遗教,在寻思啊!”

首座和尚满脸地无奈:“唉!你来得晚,所以不知道啊!

你有一位大师兄法名行思,早早就出去弘化一方了,现在吉州。

你开悟的因缘在他那里。

六祖大师对你说的清清楚楚,是你自己糊涂啊!”

希迁禅师一听才知道自己错解了六祖大师的话,于是急忙前往六祖大师的塔前拜辞,然后直奔吉州行思大师兄处而去。

行思大师兄对他百般细心教导。

他终于在大师兄门下开悟。

在他得到认可的那天时,他的大师兄开心地说道:“众角虽多一麟足矣!”

言下之意是,门下弟子虽然多,但是自己的这个小师弟是其中的佼佼者!

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大师兄们

沩山灵祐禅师(资料图)

沩山灵祐禅师:不说破

香严智闲禅师先是在百丈禅师门下参学,后来机缘不契,因此离开了。

后来他又到百丈禅师的弟子沩山禅师门下参学。

沩山禅师见到他后,于是问道:“小师弟啊,我听说你在百丈先师面前的时候,可以说是问一答十,问十答百,很是了得……”

说到这里,沩山禅师看了看,面带得意之色的香严禅师,继续说道:“虽然这是你聪明伶俐之处,但是这到底也是用凡夫的心意识去理解生死根本。

你不要不服气。我试问你一句:父母未生之时如何?你能回答上来吗?”

香严禅师被沩山禅师这么一问,顿觉云里雾里,茫茫然一片。

他迷迷糊糊,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作礼告辞离开方丈的。

他回到寮房之后,将自己平时看过的文字,从头翻阅了一遍,想要找一句话来回答自己大师兄的话,却发现竟然找不到!

他不由得叹息一声道:“画饼毕竟还是不能充饥,单单从文字上还是追寻不到出离生死的答案啊!”

于是他苦苦哀求沩山禅师告诉他答案。

沩山禅师看着自己的小师弟,叹息了一声,诚恳地对他说道:“小师弟啊!我不是不肯告诉你。

如果我现在把答案告诉你了,你以后一定会骂我现在多事的。

因为我对你所说的,始终是我所领悟的,终归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只有你自己领悟了,才是你自家的珍宝啊!”

香严禅师如遭雷震,心灰意冷,回到寮房之后,将自己平生所看的文字一把火烧光,然后说道:“看来我是钝根之人,无法体会佛义了,此生我不再学习佛法,做个苦行的粥饭僧,省的天天费心劳力去学习佛法。”

于是他含泪拜别了自己的大师兄,四处行脚去了。

后来,他行脚到了南阳慧忠国师的遗迹,感觉自己和这里投缘,于是就结庐住了下来。

这一天,他正在除草的时候,捡到了一块瓦片。

他捡起瓦片随意地抛开,刚好瓦片击中了旁边的翠竹,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他突然省悟了,感觉整个天地都不同了。

于是他立马回到草庐中,沐浴更衣,焚香遥拜大师兄。

他感慨地说道:“大师兄真是太慈悲了,如同我的再生父母啊!如果当初他为我说破,我又怎么会有今天开悟的机会呢?”

然后他做了一首开悟偈道: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治。

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睦州道明禅师:推临济

大名鼎鼎的临济义玄禅师,也有一段被大师兄提携的过往。

义玄禅师在黄檗禅师门下参学的时候,用功专一,远胜同辈。

首座大师兄见了之后,忍不住感慨道:“像他这样努力用功的后生不多了!我得帮他一把。”

于是他找了一个机会,问义玄禅师道:“不知你在大和尚座下参学多长时间了呢?”

义玄禅师恭敬地回答道:“回首座的话,后学在此学习三年了。”

首座大师兄点点头后说道:“那你可曾入室参问过?”

义玄禅师腼腆地说道:“后学惭愧,不曾向大和尚参问过,也不知道应该问什么?”

首座大师兄给他出主意道:“你为何不去问问大和尚,如何是佛法的大意?大和尚慈悲,一定会指导于你的。”

于是,义玄禅师就很听话地去问了。

谁知道,他问话的语音未落,就被黄檗禅师打了出来。

他告辞回来之后,首座大师兄关心地问他:“可有所得?”

他委屈地说:“我话音还没落,就被大和尚打了出来,我不懂!”

首座大师兄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对他说道:“你再去问问看。”

这次,义玄禅师又很乖地去问了。

结果又被打了回来,如是三次发问,三次被打。

义玄禅师快哭了,心想:难道是我人品太差,为何一直被打!也许是我开悟的机缘不在大和尚这里?罢了,我还是离开吧!但是首座大师兄对我不错,我就算离开也要先告诉他才对啊!

于是他对首座大师兄说:“幸蒙首座慈悲,让后学去向大和尚参问,但是后学三次发问,三次被打。后学业障深重,不能领会大和尚的用意,后学的机缘也许不在这里,所以后学特来辞行。”

首座大师兄的眉头深皱,想了想之后,对他说:“如果你要离开的话,一定要向大和尚辞行。”

义玄禅师应了下来,恭敬礼谢而去。

首座大师兄立马来到黄檗禅师面前说道:“大和尚,想必您也知道,前来三次问话的那后生,非常如法。可惜机缘不到。如果他来辞行的话,请您务必拉他一把,接引于他。好让他日后成为参天大树,为天下人遮荫纳凉啊!”

(大师兄,我欣赏你!就是你的一句话,成就了近千年的临济宗法脉传承啊!)

黄檗禅师一笑,点头答应了。

不多会,义玄禅师就前来辞行了。

黄檗禅师直接对他说:“你离开之后,也不用去其他地方兜兜转转,只要去高安滩头找大愚禅师即可,他会为你说破的!”

后来临济禅师得到大愚禅师的指点,有所领悟,也知道了黄檗禅师的良苦用心,于是又重新黄檗禅师处参学,得到了黄檗禅师的认可。

后来开创了临济宗。

首座大师兄可谓是功不可没啊。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佛学微信公众号。

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大师兄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佛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佛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佛学”,获取更多佛学资讯。
[责任编辑:airyz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