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灵佑禅师一脚“踢”出个沩仰宗

灵佑禅师一脚“踢”出个沩仰宗

沩山踢瓶(资料图)

文:传喜法师

过去我们佛门有位灵佑禅师,参学于百丈大师,后来在百丈座下开悟,在大寮里任典座。

有一位司马头陀,懂天文、地理、阴阳、术数。

一天,他来到百丈大师这里说:湖南有个大沩山,是个风水宝地,将会成为一个能容纳1500人的大道场。他问百丈大师,派谁去开发这个道场?

百丈问:老僧我能去吗?

头陀说:沩山是肉山,和尚是骨人,你去不合适。即使你去了,徒弟也不会超过1000人。

百丈大师就问:你看华林首座能去吗?

头陀看了说:此人不合适。

百丈又问灵佑可去得?

头陀一看就说:这人是沩山的主人啊!

然后,方丈和尚一宣布,华林首座不服气了,就找百丈说:我身为首座都不能去,灵佑凭什么可以去?

百丈说:你如果能在大众前说出一句绝妙的转语,你就可以去。

于是百丈指着地上的净瓶问:不得称作净瓶时,你叫它什么?

首座说:不可唤作木揬吧?

百丈没首肯,转身又问灵佑。灵佑什么也没说,上前一脚踢倒净瓶走了出去。

百丈笑着说:首座输了。

这样就选定了灵佑禅师。

灵佑就说:沩山荒山野地,我一个人去开道场,怎么行啊?我要带走一个人。

百丈说:你看寺庙里谁行,你随便点。

灵佑就点了在禅堂里整天打坐,一坐20年,啥事也不干的那个懒安。

方丈和尚傻眼了:他啥都不干,油瓶倒了也不扶,你叫他去帮你兴道场?

佛门里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那个懒安禅师到了沩山,一改常态,自告奋勇当典座,日夜帮他忙前忙后。

后人说:灵佑一脚“踢”出个沩仰宗。

修行人就是这样,心在道上、长养道的时候,就要借事练心。因为道场本就是锻炼人、破我执的地方。

你如果真的有什么特殊境界,那也要看的。

禅堂里,大家跑香时,也有几个老参在那儿坐着不动。其他人如果这样,香板早就打上来了。

禅堂里一声引磬开静,二声引磬下座,三声引罄就跑起来了,行动完全听引磬指挥。

但也有个别老参,往那一坐,一两天都不动,大家也不去打扰他。其他人必须得随众,也想那样子,不行的。

你说:为什么他行我不行?,

这就像云居山的那位知客师父讲的:道场里不讲理的。

若讲理,就变争论了。

道场里就是服从,你愿意服从就待在这儿;否则,天下大的是,你愿去哪去哪儿。

佛教里有句话叫“听招呼”,这个“招呼”在寺庙里大多不用嘴。

禅堂里“止语”,一切行动都听法器“招呼”,“梆子、钟、板一响”,几钟几板都有不同含义。

斋堂里“止语”,行堂有动作语言,也不需要开口。

行堂的到你面前,你要吃这个,就把碗推至桌边;要吃“干的”,把筷子竖直;要“稀的”,就把筷子平移至碗口;添多添少,用筷子在碗里示意给行堂的;不需要,就不要推碗。

在寺庙里住久了,渐渐会觉得越来越亲切,越来越深入,修行的境界也会越来越高。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佛学微信公众号。

命运不是不可改变 关键是看你怎么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