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净土十二祖彻悟大师往生纪念日 追忆彻悟大师行历及其思想

净土十二祖彻悟大师往生纪念日:追忆大师行历及其思想

彻悟大师法像(图源:网络)

文:温金玉(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教授)

在北京怀柔区红螺山上有一处净土道场,即红螺寺,这里走出了中国净土宗的两位祖师,即彻悟与印光大师。彻悟大师深通教义,悟彻宗乘。晚年归心净土,自行化他。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为主。其所发挥,被印光大师誉为近代所罕见。所提出的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十六字成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一生研习慈贤而宏台教,住持禅刹而扇莲风,以禅悟境界及修持净土法门的成就,成为名盛一时、影响后人的一代净土祖师。

一、彻悟大师行历

彻悟大师(1741-1810年),河北丰润人(今唐山市丰润区),讳际醒,一字讷堂,又号梦东,被后世推为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

据〈彻悟大师行略〉载,师俗姓马,父讳万璋,母高氏。生于清乾隆六年(1741年)十月十四日。幼即聪慧,经史典籍,无不博览。二十二岁时因病患,深感生命无常,而发出世志。病愈即至房山县,投三圣庵荣池老和尚剃发,第二年,由岫云寺恒实律师处受具足戒。

后至诸方参学,曾听香界寺隆一法师讲《圆觉经》,晨夕研诘,精求奥义,全经旨要,了然于胸。又依增寿寺慧岸法师听讲法相宗,深得妙要。后于心华寺遍空法师座下,听讲《法华经》《首楞严经》《金刚经》等大乘经典,圆解顿开,对于性相二宗,以及三观十乘的奥义,了无滞碍。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冬,参广通寺粹如纯翁,明向上事,师资道合,嗣法为临济三十六世,磬山七世。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粹翁迁万寿寺后,他接续广通寺住持,率众参禅,警策勉励后学,孜孜不倦。十四年如一日,声驰南北,宗风大振。广通寺是京城“外八刹”之一,原名法王寺,至元年间本刹住持贵吉祥所建,明代更名广通寺。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清康熙五十一年(1721年)和雍正十二年(1734年)多次重修。寺坐北朝南,有殿五进。寺内原有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敕赐广通寺重修碑记〉碑、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敕建广通寺碑记〉碑、雍正十二年 (1734年)御制广通禅寺碑,皆毁损。旧址是在现在西直门外广通苑住宅小区内。据说1988年这里尚有20多间房屋,1999年已消失殆尽。改建小区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旧物的,开放商将康熙的“敕建广通寺额”和雍正时的御制碑立于原寺的松树间,算是让我们能看到昔日的一点遗迹。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又迁觉生寺,于此住持八年。“百废尽举,于净业堂外,别立三堂:曰涅盘,曰安养,曰学士,俾老病者有所依托。”觉生寺即大钟寺,也是京城外八刹之一,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是历史上皇帝祈雨的场所。因寺内珍藏一口明永乐年间铸造的大钟而得名。大钟寺现在位于北三环北侧,又称中国古钟博物馆,寺院格局保存完好。

对于彻悟法师的皈心净土,〈行略〉中介绍说:“每忆永明延寿禅师,乃禅门宗匠,尚归心净土,日课十万弥陀,期生安养。况今末代,尤宜遵承。遂栖心净土,主张莲宗。”修行中每忆永明延寿大师,禅门宗匠,尚心归净土,日课十万佛号,期生安养。遂栖心净土,一心皈命。这可看作是他由禅修而转向净土的缘由。“继思念佛一门,文殊、普贤等诸大菩萨,马鸣、龙树等诸大祖师,智者、永明、楚石、莲池等诸大善知识,皆羡归心。我何人斯,敢不皈命。”印光大师曾评说:“遍通经史,冀为世导,一病方知不可靠,研穷各宗奥,均难证到,专主净土教。”由此,便一意归心西方净土,专修专弘念佛法门。彻悟大师为禅净双修之人,于宗门乃开悟之人,〈行略〉赞曰:“师于禅净宗旨,皆深造其奥。律己甚严,望人甚切。开导说法,如瓶泻云兴。与众精修,莲风大扇,遐迩仰化,道俗归心,当时法门为第一人。” 其〈念佛偈〉自况:“自怜自作太平僧,了生脱死却未曾,但愿名标莲芷里,不须高列上传灯。”日本学者望月信亨在《中国净土教理史》一书中指出:“嘉庆以后,佛教虽渐趋衰运,然弥陀信仰流行于道俗之间,着书宣扬净土或结社精修净业者为数不少。”其中彻悟大师即为当时弘宣净土最知名者。“常演如来救苦摄乐之恩,追随者日多,遂成一大丛林。” 可知,在清代净土宗史上彻悟法师的引领地位。

嘉庆五年(1800年),大师退居红螺山资福寺,欲终老于兹。四众弟子追随者甚众,大师为法为人,从无厌倦,便集众学修,一饮一食,与众共之。担柴运水,泥壁补屋,资福寺遂成一念佛道场,声名远播,香火日盛。菩萨戒弟子徐显瑞言:“有清中叶,梦东老人继莲池、蕅益而起,宏阐净土法门于京北之红螺山,迄今百有余年。海内称净土门庭,首推红螺焉。” 从此,红螺山资福寺成为著名的净土祖庭、念佛道场。

净土十二祖彻悟大师往生纪念日:追忆大师行历及其思想

红螺寺(网络图)

大师居红螺山十年,至嘉庆十五年(1810年)二月,到万寿寺扫粹如纯翁祖塔,辞别山外诸护法云:“幻缘不久,人世非常,虚生可惜,各宜努力念佛,他年净土好相见也。”三月回到红螺山,即命弟子预办荼毗事。交接住持位,告诫众人:“念佛法门,三根普被,无机不收,吾数年来,与众苦心建此道场,本为接待方来,同修净业。凡吾所立规模,永宜遵守,不得改弦易辙,庶不负老僧与众一片苦心也。”圆寂前半月,大师觉身有微疾,即命大众助念佛号,见虚空中幢幡无数,自西方而来。大师告众人说:“净土相现,吾将西归矣。”众弟子恳劝大师住世。大师回答:“百年如寄,终有所归,吾得臻圣境,汝等当为师幸,何苦留耶?”十二月十六日,大师指令设涅盘斋。十七日申刻,大师告众人说:“吾昨已见文殊、观音、势至三大士,今复蒙佛亲垂接引,吾今去矣。”大众称念佛号,声声不绝。大师面西端坐,合掌说:“称一声洪名,见一分相好。”遂手结弥陀印,安详而逝,实现了“一寸时光,一寸命光。速出生死之关,共证安乐之境”的理想。众人闻到异香浮空,芬芳盈室。供养七日后,大师面貌如生,慈和丰满,头发由白变黑,光泽异常。二七入龛,三七荼毗,获舍利百余粒。门徒弟子请灵骨葬于普同塔内。据报道,1993年4月2日,怀柔县文物管理所清理、发掘塔院普同堂地宫时,发现了彻悟祖师舍利塔。舍利塔铭刻“传临济正宗三十六世上彻下悟醒公老和尚塔”。塔内有一小石函,函内存有际醒祖师舍利子。经进一步清理,找到了十三颗舍利和三颗牙齿。从此,祖师舍利子重现于世人面前,供人们瞻仰。

大师世寿七十,僧腊四十九年,法腊四十有三。“讷堂老人一生苦心,为法真诚,诲人不倦。” 被奉为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梦东禅师遗集》流传至今。印光大师曾评说遗着“《彻悟语录》,洵为净宗最要开示,倘在蕅益老人前,决定选入《净土十要》。” 对其言教推崇备至。

净土十二祖彻悟大师往生纪念日:追忆大师行历及其思想

彻悟大师法像(图源:网络)

二、彻悟大师的思想

佛教传入中国,已有二千余年之历史,其中八宗并弘,禅净共扬,法音弘宣,蔚然成风。而净土念佛一门,于诸门派中丰标独步,永隆不替,以其三根普被,利纯全收之悲心,具“仗他力”、“易行道”、“异方便”之特色,接引学人,普化民众,成为中国佛教中最具平民性,最具普及性的宗派。净土法门之普及,固有其时节因缘,但与历代净土祖师筚路蓝缕的倾心弘扬是分不开的,特别是他们对净土教义之诠释,唤起学人深信、切愿而践行。所以,净土一门能确立百世不拔之基,多赖历代净土圣贤弘传之力。彻悟大师所遗著作,即是净业门中令未信者信、已信者令增长的明灯,读来自有“千门俱启”、“摄心归净”的摄受力与大法喜。关于其思想,学者马平认为,彻悟“作为净土宗的第十二代祖师,对净土宗在佛法中的地位,给予了高度评价,而且对净土宗的基础理论、修行纲领等,也各有论述。” 这样的分类,大致反映了彻悟思想的特色。

1.一切行门 以净心为要

彻悟大师在《法语·示众》中说:

一切法门,以明心为要。一切行门,以净心为要。然则明心之要,无如念佛。『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此,念佛非明心之要乎?复次,净心之要,亦无如念佛。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清珠下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如此,念佛非净心之要乎?一句佛号,俱摄悟修两门之要。举悟则信在其中,举修则证在其中。信解修证俱摄,大小诸乘一切诸经之要罄无不尽。然则一句弥陀,非至要之道乎?

在这里,无论是法门的明心,还是行门的净心,皆以念佛为要。如此便将净土行门,推为一切修行之关键,是佛法信解行证之所归。

修行就是修心,而修心在于净心,那净心的关键,就在于无间断、无杂染的念佛。所以对于起心动念,甚是关切:

吾人现前一念之心,全真成妄,全妄成真。终日不变,终日随缘。夫不随佛界之缘而念佛界,便念九界。不念三乘,便念六凡。不念人天,便念三途。不念鬼畜,便念地狱。以凡在有心,不能无念。以无念心体,唯佛独证。自等觉已还,皆悉有念。凡起一念,必落十界,更无有念出十界外。以十法界,更无外故。每起一念,为一受生之缘。果知此理,而不念佛者,未之有也。

心心念念于什么,自己的言行就会依从于什么,生命所呈现出的状态就是什么。从来不知道满足之人所现的必然是饿鬼相,这与六祖慧能所言“慈悲即观音”具同理。“一念净,即佛界缘起。一念染,即九界生因。凡动一念,即十界种子,可不珍重乎。”

他认为,往往无知之辈,谓宗门中人,不宜念佛。此不唯不知念佛,岂真知宗哉。不唯宗教两门如是,即普天之下,士农工商,诸子百家,纵不欲念佛,不知佛者,亦不能出于念佛法门之外。所谓:“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夹路桃花风雨后,马蹄无地避残红。” 佛并不因你的不信不念,而不存在。你念,佛在;你不念,佛自在。一句弥陀,得大自在。转变圣凡,融通世界。“说着莲邦雨泪垂,阎浮苦趣实堪悲,世间出世思维遍,不念弥陀更念谁。”

2.十信为纲 八事为行

彻悟大师的著作,深度诠释净土大义,以信、愿、持名为净业之要谛,又载录念佛百首,立十种信心。大师将真信具体列为十种:一信生必有死(普天之下,从古至今,曾无一人逃得);二信人命无常(出息虽存,入息难保,一息不来,即为后世);三信轮回路险(一念之差,便堕恶趣,得人身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四信苦趣时长(三途一报五千劫,再出头来是几何);五信佛语不虚(此日月轮,可令坠落;妙高山王,可使倾动,诸佛所言,无有异也);六信实有净土(如今娑婆无异,的的是有);七信愿生即生(已今当愿,已今当生;经有明文,岂欺我哉);八信生即不退(境胜缘强,退心不起);九信一生成佛(寿命无量,何事不办);十信法本唯心(唯心有具造二义,如上诸法,皆我心具,皆我心造)。修净业者,能具以上十种信心,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操胜券。

彻悟大师所言“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十六个字法语,最为印光大师推崇,“梦东云: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此十六字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此一段开示,精切之极,当熟读之。而梦东语录,通皆词理周到,的为净宗指南。” 此十六字诚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修净业之轨则。此十六字被演绎而成的净宗修持八大要领,即念佛人须具十信,须行八事:“一真为生死,发菩提心,是学道通途。二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为净土正宗。三以摄心专注而念,为下手方便。四以折伏现行烦恼,为修心要务。五以坚持四重戒法,为入道根本。六以种种苦行,为修道助缘。七以一心不乱,为净行归宿。八以种种灵瑞,为往生证验。此八种事,各宜痛讲。修净业者,不可不知也。” 这是必具的见地与品行。大师在后来的开示中特别强调“此八种事,各宜痛讲,修净业者,不可不知。”

众生轮回六道,为苦乐所障,无暇向道。“可以整心虑,趋菩提,唯人道为能耳。但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得人身者,如爪上土,人身岂易得乎?” 人身难得今已得,珍惜人身之修道因缘。“闻佛法已难,况闻弥陀名号、净土法门尤难。”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闻之而又不信,岂不可惜?信又不愿,犹不信也。愿而无行,犹弗愿也。行而不猛,犹弗行也。“行之所以不猛,由愿不切。愿之所以不切,由信不真。总之生真信难。信果真矣,愿自能切。愿果切矣,行自能猛。真切信愿,加以勇猛力行,决定得生净土,决定得见弥陀,决定证三不退,决定一生补佛。” 鼓励学人信愿行真切勇猛,净土必生。

众生之苦,在于无明。众生虽遭众苦,“不知仰求于佛,不知忆念于佛,但唯逐境生心,循情造业。旷大劫来,五逆十恶,种种重业,何所不造。三途八难,种种大苦,何所不受?言之可惭,思之可怖。设今更不念佛,依旧埋头造种种业,依旧从头受种种苦,可不愧乎?可不惧乎?” 但一言入耳,一念动心,皆可转变业力,皆能栽培善根。佛法的价值所在,就是给众生指示,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明灯,于贫穷者令得伏藏。但应如何依止,如何皈敬佛呢?

大师提出以四种心念佛,必得成就。“以求悟心念佛,念佛必切;以惭愧心念佛,念佛必切;以畏苦心念佛,念佛必切;以感恩心念佛,念佛必切。我不念佛,佛尚念我。我今恳切念佛,佛必转更念我矣。” 以我不念佛、佛尚念我的惭愧心来提升修行的感知力,以我今念佛,佛更念我的感恩心形成自觉念佛的内驱力。“念佛当生四种心,云何为四?一无始以来造业至此,当生惭愧心。二是闻此法门,当生忻庆心。三无始业障,此法难遭难遇,当生悲痛心。四佛如是慈悲,当生感激心。此四种心中有一,净业即能成就。念佛当长久,不可间断。” 念佛在于信心不退转,“念佛不难,难于坚久。果能坚持一念,如生铁铸成,浑钢打就。如一人与万人敌,千圣遮拦不住,万牛挽不回头。如是久之,必能感通相应。” 奇迹总是发生在相信的时刻。你祈求,便给予;你叩门,便开门;你寻觅,就见到。“一句弥陀,非难非易。九品莲华,一生心力。”心力是人间最大的力量,念力是人间最大的活力,愿力是天下最大的能量。

彻悟大师认为信心一法,为入道要门。曾举例言:昔王仲回问于杨无为曰:“念佛如何得不间断法?”杨曰:“一信之后,更不再疑。”王欣然而去。未久,杨梦仲回致谢,谓:“因蒙指示,得大利益,今已生净土矣。”杨后见仲回之子,问及仲回去时光景,及去之时节,正杨得梦之日。 “当念佛时,不可有别想,无有别想,即是止。当念佛时,须了了分明,能了了分明,即是观。一念中止观具足,非别有止观。止即定因,定即止果;观即慧因,慧即观果。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即寂而照。了了分明,一念不生,即照而寂。能如是者,净业必无不成。” 念佛一句,即是止观并重,定慧等持。

学佛人应时时持诵佛的名号,念念不忘佛的恩德。阿弥陀佛,愿力无尽。

圆修万行,力极功纯,严成净土,自致成佛,分身无量,接引众生,方便摄化,令生彼国。然则如为一人,众多亦然。如为众多,一人亦然。若以众多观之,佛则普为一切众生也。若以一人观之,佛则专为我一人也。称性大愿,为我发也。长劫大行,为我修也。四土为我严净也,三身为我圆满也。以致头头现身接引,处处显示瑞应,总皆为我也。我造业时,佛则警觉我。我受苦时,佛则拔济我。我皈命时,佛则摄受我。我修行时,佛则加被我。佛之所以种种为我者,不过欲我念佛也,欲我往生也,欲我永脱众苦,广受法乐也。欲我展转化度一切众生,直至一生补佛而后已也。

佛之出世就是为了救度众生,无众生则无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