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摘要]路遇金锭而不拾遗,贪心祛也;途逢猛虎而不惧,怖畏绝也;天女裸裎相见而不乱方寸,淫痴殁也;赵朗诟讦而不怒,反施以仁手,嗔怒化也。

文/庋耻斋

方遇献金平路上

又逢猛虎踞当阳

玉女浴道旁

除却凡心几多事

一念慕帝乡

贪嗔痴爱憎怖妄

尽皆涤荡

我自幽幽坐

由他忙

紫府暗试张陵道心

永平十六年三月,天高气爽,鸣鸟喈喈。张陵闲来无事,见家中米粮不多,便带了麻袋下山采买。行至虎跑径,便见路上黄澄澄三块金铤,张陵走过竟如无视一般,自管自去。

到了赑屃驮碑处,却见有一斑斓猛虎横卧道中,挡住了去路。张陵也不慌乱,道:“灵兽不当拦路,若遇无知乡愚恐害你性命。山高林深,方是你藏身之处,还请去罢。”那虎起身晃了晃脑袋,让了道路,往林中去了。

下得山来,却见山脚多了一处水塘,竹林掩映之中不时有少女嬉笑之声传出,张陵目不斜视,径直往前。忽闻有女子道:“有劳先生,小女子在此沐浴不想被人窃去衣衫。不知先生可否借我衣衫遮蔽。”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眉若新月发如黛,一双杏眼水汪汪(资料图)

张陵转身,却见一妙龄女子站在身后,浑身上下只穿了个肚兜。只见她:粉红唇,半翕张;吐气如兰体酥香。眉若新月发如黛,一双杏眼水汪汪。肤似雪,体修长;十指尖尖葱模样。浑身晶莹水湿透,却无郎君身边傍。粉嫩足,踏地上;好似丹青描就样。谁个扰乱广寒宫,逼得嫦娥从天降。

张陵也不说话,脱下长衫双手递与女子,复又转身去了。那女子在身后笑道:“张辅汉果非常人!”

张陵闻听叫他名字,便站定问道:“不知姑娘何方神圣?若有轻亵,还望恕罪。”

这时又从竹林中走出一人,哈哈大笑,张陵一看,却是那白元真人。

白元道:“此乃天阙玉女,奉玄都旨意在此候你呢。”

张陵见是白元,忙上前见礼。

白元道:“道遗黄金,路伏猛虎,无一不是紫府主意,是来试你道心。”

张陵听得,心中暗想:幸我道心坚固,若有差池必定被坏了去。

白元道:“辅汉啊,大老爷有旨呢!传你速去紫府,不得有误。”

张陵道:“弟子领旨。”

白元道:“你这米粮就不要买了,这事我替你做了罢。你快去紫府,老爷候着呢。”

张陵把麻袋交予白元,又对玉女施了一礼,就要动身。玉女道:“先生且住。先将衣衫穿好,莫失了礼节才是。”

张陵一看,那玉女不知何时身上已着好霓裳,一手递过张陵长衫,张陵接过衣服,道了谢,穿好。便手挽灵诀,念动咒语,使那缩地成寸之术霎时间到了玄都洞口。按所学之法踏罡步斗,念咒焚符,一条道分明现在眼前,张陵沿着道路便往里去。往来数次已经熟悉,不一时便到了紫府。

张陵拜见道祖

张陵在门口不敢擅入,见青莲从内出来,张陵道:“烦请仙童通秉一声,张陵求见。”

青莲道:“先生少待。”

过了片刻,青莲出来道:“老爷请先生进去呢。”

张陵道了谢,跟着青莲来到后厅,在庭前站定,匍匐顶礼,口称:“弟子愿道祖圣寿无疆。”

老子在厅内道:“免了罢。”

张陵起身入内,又是顶礼。老子道:“你且坐了。”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足踏云履抟锦绣,不沾红尘半点灰(资料图)

张陵三拜九叩毕在一旁坐下,抬头一看,见老子今日装束不同往昔,只见他:身穿鹤氅金线绣,朵朵白云银丝织。郁罗霄台五龙卫,暗缂白象与青狮。宝塔冠,芙蓉堆;镌龙刻麟细入微。肩担日月悬两仪,绦缀朱雀玄武龟。足踏云履抟锦绣,不沾红尘半点灰。欲问仙家哪一位?道德天尊紫府归。

张陵见此庄严法相,敬佩由衷,暗自赞叹。此时从外跳进一只吊睛白额大虎来,张陵一看,却是先前所见那只,还未说话,老子道:“唔!你这小猫甚是调皮,还想唬他不成?”

那虎爬在老子几案前打了个滚,现了原身,却是老子养的那只黑猫。那猫跳到老子怀里,老子摸了摸它,道:“你且一旁耍子去。”

猫儿闻言,摇头晃脑往后院去了。

老子道:“张陵,数年修行功进神速,可嘉可勉。路遇金锭而不拾遗,贪心祛也;途逢猛虎而不惧,怖畏绝也;天女裸裎相见而不乱方寸,淫痴殁也;赵朗诟讦而不怒,反施以仁手,嗔怒化也。如今我授你《正一盟威之道》,以为道资。”说罢站起身来,捧起几上一部经书,双手赠予张陵。

张陵膝行至前,俯伏在地,双手高举接过经书。叩首谢恩。

老子又道:“天社虽好,但往来者众,难免扰心。你当另寻清静之所,凝神专志,依法修持而通微奥。待功成之日自然有人会你。”

张陵道:“弟子谨遵法旨。”

老子道:“如今你也是不惑之岁,宜当有个子嗣以承道统才是。你且去罢,切勿忘怀。”

交代完后,老子命青莲送张陵出紫府,张陵叩头辞驾。

到了门口,忽闻马嘶,张陵道:“此洞天未闻有马,何来嘶鸣?”

青莲道:“先生有所不知,这匹乌骓原是天马,曾奉玉虚之命助项羽灭暴秦,其后项羽失德,殁于乌江,此马弃之而来。老爷命刘真人饲养,后光武出世,再兴汉室,重修仁德,老爷又将此马赠予刘秀。待光武帝薨,此马便又回了此处。如今在后山养着呢。”

张陵道:“良驹择主,诚是也!”

辞别了青莲,张陵出了玄都洞,返回茅庵。那白元真人正坐庵中饮茶。见张陵进来,道:“辅汉此去必有所得。玄都大老爷该是又赠宝贝。”

张陵上前见礼,道:“老师说笑了。”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那白元真人正坐庵中饮茶(资料图)

白元道:“这米贫道只与你买了三日之量,贫道掐指算来三日后你也当离开天社。你说是与不是?”

张陵道:“老师神机莫测,哪有错算。”

白元从怀中摸出白玉一方递与张陵,道:“此玉所刻乃《圆通宝卷》,昔日我得真道全赖于此。此乃仙家重宝,不可轻视。今赠予辅汉,用心研读才是。”

张陵闻言,双膝跪倒,举双手接过,道:“谢老师大恩。”

白元道:“后日我便不来送你,你收拾妥当便悄悄离去,且莫声张。”

张陵道:“弟子知道。”

白元道:“贫道功德圆满,也该逍遥几日了。我且去也!”

说罢便腾空而去了。

第三日,张陵与夫人收拾妥当,便要远行。孙氏道:“不知夫君欲往何处?”

张陵道:“我父成道之时言道上天敕封他为桐柏真人,我欲先往桐柏山去探望,然后再做打算。”

孙氏道:“任凭夫君安排,妾身跟从便是。”

张陵一把火焚了茅庵。驾起纵地金光术带着夫人往桐柏山而去。(编辑:忆慈)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选编自《神隐天社》,北方文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文:庋耻斋,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辽宁省人大常委代表团莅临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

    2018-06-14 09:44:44

    2018年6月12日上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康捷一行来到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茅山道教文化旅游发展情况,常州市相关领导陪同考察。乾元观主持尹信慧道长热情接待来访人员,积极介绍相关情况。

  • 每遇节庆倍思贤:端午日悼屈原,我们在追思什么?

    2018-06-13 10:58:30

    屈原倡导举贤授能,富国强兵但却被贬斥流放,但他依旧忠心不改,以身殉国,成为忠义的代表,受到后世的尊奉。正是这种风骨、功行使得屈原受到后世的敬仰和纪念,而这也正是道教信仰的核心所在。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沉浮与共

    2018-06-13 10:18:06

    天师道在宋元时代备受朝廷重视,龙虎山道教因之兴盛,逐渐统领三山符箓。元代,龙虎山高道辈出,既有张留孙自成一家,也有留居龙虎山者。明代,天师世家一度超越孔氏,但明中期后逐渐没落。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道教的挑战与嬗变

    2018-06-12 17:02:49

    明清两代的道教发展可以分为两部分:就正统道教而言,上清、灵宝两派归入正一但保持系统,全真道教则有清代王常月祖师中兴、崂山派建立;同时,政府鼓励民间宗教发展对正统道教形成冲击和影响。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身份的隐忧

    2018-06-12 16:27:38

    本文认为,朱元璋革天师道教主的天师名号而改称大真人的行为仅仅是出于政治考量,而无关其于道教的重视。自洪武至嘉靖,历代君王都对道士优宠有加,重视神仙方术,同时还尤重正一,胜于全真。

  • 道教传播:“邯郸学步”与“闭门造车”

    2018-06-12 15:52:24

    道教的一切教化必须适应固有的文化和其时的表现,绝不能垄断、骄矜,强不齐以为齐;这些更从来没有说过道教要考以术立教,以法拓土,更不能以祖师的名义欺凌同侪。

  • 又是一年端午节,说说道文化对节日风俗的影响

    2018-06-12 15:28:03

    每年到五月初五日,全国各地均有过端午节的传统。本文条分缕析,论述了道文化对端午节的影响。这些影响既表现在道医文化对“兰汤沐浴”等习俗的影响,也表现在道教重思想对“五毒月”的防范。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