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摘要]路遇金锭而不拾遗,贪心祛也;途逢猛虎而不惧,怖畏绝也;天女裸裎相见而不乱方寸,淫痴殁也;赵朗诟讦而不怒,反施以仁手,嗔怒化也。

文/庋耻斋

方遇献金平路上

又逢猛虎踞当阳

玉女浴道旁

除却凡心几多事

一念慕帝乡

贪嗔痴爱憎怖妄

尽皆涤荡

我自幽幽坐

由他忙

紫府暗试张陵道心

永平十六年三月,天高气爽,鸣鸟喈喈。张陵闲来无事,见家中米粮不多,便带了麻袋下山采买。行至虎跑径,便见路上黄澄澄三块金铤,张陵走过竟如无视一般,自管自去。

到了赑屃驮碑处,却见有一斑斓猛虎横卧道中,挡住了去路。张陵也不慌乱,道:“灵兽不当拦路,若遇无知乡愚恐害你性命。山高林深,方是你藏身之处,还请去罢。”那虎起身晃了晃脑袋,让了道路,往林中去了。

下得山来,却见山脚多了一处水塘,竹林掩映之中不时有少女嬉笑之声传出,张陵目不斜视,径直往前。忽闻有女子道:“有劳先生,小女子在此沐浴不想被人窃去衣衫。不知先生可否借我衣衫遮蔽。”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眉若新月发如黛,一双杏眼水汪汪(资料图)

张陵转身,却见一妙龄女子站在身后,浑身上下只穿了个肚兜。只见她:粉红唇,半翕张;吐气如兰体酥香。眉若新月发如黛,一双杏眼水汪汪。肤似雪,体修长;十指尖尖葱模样。浑身晶莹水湿透,却无郎君身边傍。粉嫩足,踏地上;好似丹青描就样。谁个扰乱广寒宫,逼得嫦娥从天降。

张陵也不说话,脱下长衫双手递与女子,复又转身去了。那女子在身后笑道:“张辅汉果非常人!”

张陵闻听叫他名字,便站定问道:“不知姑娘何方神圣?若有轻亵,还望恕罪。”

这时又从竹林中走出一人,哈哈大笑,张陵一看,却是那白元真人。

白元道:“此乃天阙玉女,奉玄都旨意在此候你呢。”

张陵见是白元,忙上前见礼。

白元道:“道遗黄金,路伏猛虎,无一不是紫府主意,是来试你道心。”

张陵听得,心中暗想:幸我道心坚固,若有差池必定被坏了去。

白元道:“辅汉啊,大老爷有旨呢!传你速去紫府,不得有误。”

张陵道:“弟子领旨。”

白元道:“你这米粮就不要买了,这事我替你做了罢。你快去紫府,老爷候着呢。”

张陵把麻袋交予白元,又对玉女施了一礼,就要动身。玉女道:“先生且住。先将衣衫穿好,莫失了礼节才是。”

张陵一看,那玉女不知何时身上已着好霓裳,一手递过张陵长衫,张陵接过衣服,道了谢,穿好。便手挽灵诀,念动咒语,使那缩地成寸之术霎时间到了玄都洞口。按所学之法踏罡步斗,念咒焚符,一条道分明现在眼前,张陵沿着道路便往里去。往来数次已经熟悉,不一时便到了紫府。

张陵拜见道祖

张陵在门口不敢擅入,见青莲从内出来,张陵道:“烦请仙童通秉一声,张陵求见。”

青莲道:“先生少待。”

过了片刻,青莲出来道:“老爷请先生进去呢。”

张陵道了谢,跟着青莲来到后厅,在庭前站定,匍匐顶礼,口称:“弟子愿道祖圣寿无疆。”

老子在厅内道:“免了罢。”

张陵起身入内,又是顶礼。老子道:“你且坐了。”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足踏云履抟锦绣,不沾红尘半点灰(资料图)

张陵三拜九叩毕在一旁坐下,抬头一看,见老子今日装束不同往昔,只见他:身穿鹤氅金线绣,朵朵白云银丝织。郁罗霄台五龙卫,暗缂白象与青狮。宝塔冠,芙蓉堆;镌龙刻麟细入微。肩担日月悬两仪,绦缀朱雀玄武龟。足踏云履抟锦绣,不沾红尘半点灰。欲问仙家哪一位?道德天尊紫府归。

张陵见此庄严法相,敬佩由衷,暗自赞叹。此时从外跳进一只吊睛白额大虎来,张陵一看,却是先前所见那只,还未说话,老子道:“唔!你这小猫甚是调皮,还想唬他不成?”

那虎爬在老子几案前打了个滚,现了原身,却是老子养的那只黑猫。那猫跳到老子怀里,老子摸了摸它,道:“你且一旁耍子去。”

猫儿闻言,摇头晃脑往后院去了。

老子道:“张陵,数年修行功进神速,可嘉可勉。路遇金锭而不拾遗,贪心祛也;途逢猛虎而不惧,怖畏绝也;天女裸裎相见而不乱方寸,淫痴殁也;赵朗诟讦而不怒,反施以仁手,嗔怒化也。如今我授你《正一盟威之道》,以为道资。”说罢站起身来,捧起几上一部经书,双手赠予张陵。

张陵膝行至前,俯伏在地,双手高举接过经书。叩首谢恩。

老子又道:“天社虽好,但往来者众,难免扰心。你当另寻清静之所,凝神专志,依法修持而通微奥。待功成之日自然有人会你。”

张陵道:“弟子谨遵法旨。”

老子道:“如今你也是不惑之岁,宜当有个子嗣以承道统才是。你且去罢,切勿忘怀。”

交代完后,老子命青莲送张陵出紫府,张陵叩头辞驾。

到了门口,忽闻马嘶,张陵道:“此洞天未闻有马,何来嘶鸣?”

青莲道:“先生有所不知,这匹乌骓原是天马,曾奉玉虚之命助项羽灭暴秦,其后项羽失德,殁于乌江,此马弃之而来。老爷命刘真人饲养,后光武出世,再兴汉室,重修仁德,老爷又将此马赠予刘秀。待光武帝薨,此马便又回了此处。如今在后山养着呢。”

张陵道:“良驹择主,诚是也!”

辞别了青莲,张陵出了玄都洞,返回茅庵。那白元真人正坐庵中饮茶。见张陵进来,道:“辅汉此去必有所得。玄都大老爷该是又赠宝贝。”

张陵上前见礼,道:“老师说笑了。”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那白元真人正坐庵中饮茶(资料图)

白元道:“这米贫道只与你买了三日之量,贫道掐指算来三日后你也当离开天社。你说是与不是?”

张陵道:“老师神机莫测,哪有错算。”

白元从怀中摸出白玉一方递与张陵,道:“此玉所刻乃《圆通宝卷》,昔日我得真道全赖于此。此乃仙家重宝,不可轻视。今赠予辅汉,用心研读才是。”

张陵闻言,双膝跪倒,举双手接过,道:“谢老师大恩。”

白元道:“后日我便不来送你,你收拾妥当便悄悄离去,且莫声张。”

张陵道:“弟子知道。”

白元道:“贫道功德圆满,也该逍遥几日了。我且去也!”

说罢便腾空而去了。

第三日,张陵与夫人收拾妥当,便要远行。孙氏道:“不知夫君欲往何处?”

张陵道:“我父成道之时言道上天敕封他为桐柏真人,我欲先往桐柏山去探望,然后再做打算。”

孙氏道:“任凭夫君安排,妾身跟从便是。”

张陵一把火焚了茅庵。驾起纵地金光术带着夫人往桐柏山而去。(编辑:忆慈)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选编自《神隐天社》,北方文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文:庋耻斋,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神隐天社|【第六十回】受盟威桐柏探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