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神隐天社|【第六十一回】隐北邙三诏不仕

[摘要]横跨豫鄂,势接苍穹。层峦叠嶂千般秀,诸峰斗奇万象新。涌泉成瀑而育淮水;聚云成海以隐骄阳。禹王治水锁蛟,庚辰塞井降妖。王子乔隐天台观修真,鬼谷子驻凌云峰成道。

文/庋耻斋

世间风云怎堪愁

更向物外觅风流

闲跨黄鹤紫虚去

谁个还恋王与侯

桐柏山得见“老爷”

天社山道人见轩皇台火起,赶忙呼群结队拧盆提桶赶去救援。到了山顶,那茅庵已成灰烬。众人赶快四处搜寻,却未见张陵夫妇,又有道众拨开余恢,也寻不得骨殖。赵朗道:“你等莫再寻了,仙师岂会遭此厄难?定是另寻洞天修行去了。”

一个道人泣道:“我等无缘,仙师弃我等去了。”

赵朗道:“休得悲戚!仙师此去定有缘由,日后若是有缘,定当再会。我等暂且回观去罢。”

说罢领着一干道人回了太清宫。

再说张陵夫妇,驾着金光法半日不到便到了桐柏山前,张陵携夫人停下金光,极目远眺。但见这山:横跨豫鄂,势接苍穹。层峦叠嶂千般秀,诸峰斗奇万象新。涌泉成瀑而育淮水;聚云成海以隐骄阳。禹王治水锁蛟,庚辰塞井降妖。王子乔隐天台观修真,鬼谷子驻凌云峰成道。水杉、铁杉、香果杉密布山谷,黑豹、雪豹、金钱豹纵横长啸。周灵王曾凿盘古井,秦始皇又建淮渎庙。飞云顶龙潭不竭,鸳鸯池清浊明辨。巫支祁无迹可寻,隋侯珠秘藏深涧。虽非天外神仙府,却是卅六小洞天。

神隐天社|【第六十一回】隐北邙三诏不仕

周灵王曾凿盘古井,秦始皇又建淮渎庙(资料图)

张陵夫妇一路行去,看不完山间美景。正在行走,迎面来了个小童,走到二人面前,抄起双手抬头望着张陵道:“你便是张陵吧?”

张陵道:“正是。”

小童道:“我家老爷叫我来接你们呢,速随我去吧。”

张陵道:“你家老爷尊讳?”

小童道:“你莫扭捏,人家在山上玩得正好,哪想你二位来了,老爷吩咐赶忙来接。你去了便知是谁,莫要误我玩耍。”

孙氏拉了拉张陵衣袖,悄悄道:“夫君在此处又无故交,除了公爹老爷还有哪个老爷?”

张陵拍拍额头道:“呵呵,真是糊涂。”

那小童蹦蹦跳跳在前带路,张陵夫妇在后快步跟随,走到一处,只见溪流潺潺、野桃满山,正值三月桃花盛开,如霞似火一般,桃林深处有一个山洞,洞口有题刻,乃是“桃花洞”三字。小童领了二人进了洞,口中大呼:“老爷,人已带到,我自去玩耍了。”

洞中有人应道:“你这精怪,成天就知玩耍!去罢,去罢。莫叫人在脑后系了红绳,挖了你的草木行海。”

小童道:“知道啦。”

说罢扔下张陵夫妇,跑出洞去了。

张陵见从洞深处来了一人,仔细一看,果真是父亲!忙与孙氏上前请安。三人又互道冷暖。桐柏真人张大顺道:“如今你夫妇二人欲往何处?”

张陵道:“只愿寻个清静所在。”

桐柏真人道:“此去不远有北邙山,其山俊秀而少有人烟。可谓修真福地。何不往居彼处?”

张陵道:“甚好。”

真人又留张陵夫妇小住了数日,方才送别。临别之时,张真人从怀里取出一本书递与张陵,张陵接过一看,却是《黄帝九鼎丹经》。大顺道:“前日有碧瑶元君来此,命为父将此经交付与你。”

张陵道:“此书不是早已失其所踪,元君又从何得来?为何不直接交与张陵,还烦劳父亲转交是何缘故?”

真人道:“此书自轩辕黄帝得道飞升便被玄都收藏,后赐予碧瑶元君,如今方才传予你。元君把书交予我是因天社山人多眼杂,恐遭觊觎才出此下策。”

张陵道:“元君仔细。”

张陵夫妇隐居北邙

夫妇二人辞别父亲,驾起纵地金光术转瞬即到了北邙山。只见北邙怎生模样:黄河南岸,势接崤山。望伊洛之水,伫翠云之峰。玄元庙“山河扶绣户”;下清宫“日月近雕梁”。牡丹如霞待仙客,青松若云葬阳王。虽无五岳之险峻,却有黄河之悠长。四峰并峙以成河道,浊浪激扬而起玄风。隐隐约约薄雾下,悠悠扬扬绿林中。未见得渔樵出入,除鸟兽满林皆空。

夫妇二人登临翠云峰,便在峰顶一处平坦之地搭建庵蓬住了下来。孙氏依旧操持家务,张陵也只管用心研读,专志一心。建初三年,孙氏生了个男孩,夫妇俩倍感欣喜。张陵为孩子取名衡。从张衡诞生之日始,张陵便绝了饮食,开始修持炼形合气辟谷少寝之道。

神隐天社|【第六十一回】隐北邙三诏不仕

隐隐约约薄雾下,悠悠扬扬绿林中(资料图)

虽说是张陵夫妇隐居北邙并不与外人往来,却难免偶有樵夫牧者相遇。盛德难藏,久而久之便传到了朝堂之上。建初五年,章帝下诏,举张陵为贤良方正。张陵婉拒不受。一月后,又下诏征张陵为博士。张陵仍然婉辞。章帝于是再下诏书,封张陵为冀县侯,张陵依旧推辞。送走传旨官员,孙氏对张陵道:“夫君,此处已非净土,皇帝惜贤必求之不缀。何不另寻他处隐逸?”

张陵道:“夫人此言极是,我亦作此计。”

两人正说着话,又听得屋外车马喧哗。张陵太息一声忙走出屋外,却见一乘马车停在当前,四匹雪白骏马,拉着一架华丽车辇,一众随从持节扬幡。张陵正想,此处车马如何上来?那车帘一掀,下来个人,口称:“张陵接旨!”

张陵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白元!心知玄都法旨降临,慌忙匍匐在地,口称:接旨。白元身穿无缝天衣,头顶芙蓉冠,脚踏云履,没了往日诙谐面孔,一本正经甚是威严。白元清了清嗓子道:“今奉太上道祖敕:张陵虔心向道,勤勉修持,舍功名,绝妄想,忘乎荣辱。施药石,济世民,乐乎天真。道果有成,以兹嘉荣。今封张陵为正一辅元体道大法天师,赐三五斩邪雌雄剑、平顶冠、八卦衣、方裙、朱履,即刻赴紫府。”

张陵俯伏在地,叩拜谢恩。白元将衣冠与他穿戴了,佩上雌雄剑,那个威武!白元唤出孙氏,见牵着个两三岁的小孩,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白元道:“这便是小公子吧?”

孙氏道了万福:“给老师见礼了,正是犬子张衡。”又牵过张衡给白元行礼。

白元抱过张衡,呵呵笑道:“这下便好,道统有续了。天师夫人,速速收拾一下罢,与我同去天社山罢。”

张陵夫妇草草收拾了衣服,把经书带齐,白元真人抱了张衡,叫夫妇二人登上车辇,放下车帘,吩咐道:“起驾回山。”众随从一声吆喝,击打乐器,马车腾空而起往天社山而去。(编辑:忆慈)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选编自《神隐天社》,北方文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文:庋耻斋,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欢迎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腾讯道学投稿作者,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辽宁省人大常委代表团莅临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

    2018-06-14 09:44:44

    2018年6月12日上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康捷一行来到茅山乾元观考察调研茅山道教文化旅游发展情况,常州市相关领导陪同考察。乾元观主持尹信慧道长热情接待来访人员,积极介绍相关情况。

  • 每遇节庆倍思贤:端午日悼屈原,我们在追思什么?

    2018-06-13 10:58:30

    屈原倡导举贤授能,富国强兵但却被贬斥流放,但他依旧忠心不改,以身殉国,成为忠义的代表,受到后世的尊奉。正是这种风骨、功行使得屈原受到后世的敬仰和纪念,而这也正是道教信仰的核心所在。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沉浮与共

    2018-06-13 10:18:06

    天师道在宋元时代备受朝廷重视,龙虎山道教因之兴盛,逐渐统领三山符箓。元代,龙虎山高道辈出,既有张留孙自成一家,也有留居龙虎山者。明代,天师世家一度超越孔氏,但明中期后逐渐没落。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道教的挑战与嬗变

    2018-06-12 17:02:49

    明清两代的道教发展可以分为两部分:就正统道教而言,上清、灵宝两派归入正一但保持系统,全真道教则有清代王常月祖师中兴、崂山派建立;同时,政府鼓励民间宗教发展对正统道教形成冲击和影响。

  • 大明张天师评传丨身份的隐忧

    2018-06-12 16:27:38

    本文认为,朱元璋革天师道教主的天师名号而改称大真人的行为仅仅是出于政治考量,而无关其于道教的重视。自洪武至嘉靖,历代君王都对道士优宠有加,重视神仙方术,同时还尤重正一,胜于全真。

  • 道教传播:“邯郸学步”与“闭门造车”

    2018-06-12 15:52:24

    道教的一切教化必须适应固有的文化和其时的表现,绝不能垄断、骄矜,强不齐以为齐;这些更从来没有说过道教要考以术立教,以法拓土,更不能以祖师的名义欺凌同侪。

  • 又是一年端午节,说说道文化对节日风俗的影响

    2018-06-12 15:28:03

    每年到五月初五日,全国各地均有过端午节的传统。本文条分缕析,论述了道文化对端午节的影响。这些影响既表现在道医文化对“兰汤沐浴”等习俗的影响,也表现在道教重思想对“五毒月”的防范。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