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神隐天社|【第六十三回】洗余氛移泉鹤鸣

[摘要]天昏昏,地暗暗;二十八宿皆不见。此风刮上南天门,吹歪玉皇凌霄殿。昆仑山顶群神惊,搅了王母蟠桃宴。怒号震聋顺风耳,黄沙迷了千里眼。

文/庋耻斋

一泓甘露本天成

为拯黎庶移鹤鸣

振起玄宫霹雳手

扫荡妖氛天地明

张陵收徒

天师灭了六魔回到天社山。先去紫府复了命,再去了太清宫探望妻子。赵朗见张陵归来,好不亲热。忙前忙后收拾丹房准备饮食。天师道:“道兄莫要劳心,我早已绝了五谷,而今不再餐饮。”

赵朗道:“无妨,无妨,饮些稠粳酒总是好的。”

于是明徒弟备好斋饭,又请来夫人、公子一道进餐。

天师席间只饮酒,而不吃饭菜。数斗不醉。

赵朗道:“贫道有一事还劳烦天师。”

天师道:“道兄但说无妨。”

神隐天社|【第六十三回】洗余氛移泉鹤鸣

那塔干净整洁绝无尘土(资料图)

赵朗道:“贫道先前幸蒙天师教化,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数年而来惟在神前忏悔,祈愿洗荡罪衍。常常抚恤孤寡,救济贫穷。每日四时又按天师所授心法吐纳导引,前日有使者降驾,告我阳寿将尽,当为新平土神。不日即将赴任。”

天师道:“那可得恭喜道兄了。来贫道敬道兄一杯。”

孙氏道:“确是值得恭贺。妾身也敬道长。”

赵朗举杯道:“贫道敬二位。”

喝了酒,赵朗道:“贫道蒙老真人垂青,承继法职,叨为住持,也未为太清宫做些事情。说来也甚是惭愧。去年来一后生求仙学道,贫道看其骨骼奇异,智慧非常,自知才能不济,不敢误人。故而暂留本观,平日里叫他看经读书,看守护国佑民灵应宝塔。偶尔贫道去看,那塔干净整洁绝无尘土。这年余来勤勤恳恳也无懈怠。贫道看他是可造之材、神仙种子,欲想托付天师,不知天师意下如何?”

天师道:“嗯,既是神仙种子,岂可任其毁败?道兄所托,张陵应允。”

赵朗道:“天师少待。”

起身出门,不多时带了位少年,见了天师,赵朗命少年磕头,那人倒身便拜,口称:“弟子王长拜见天师。”

天师见王长目若朗星,鼻如悬胆,一身骨骼甚是清奇。心下也是喜欢,便叫他坐下。王长道:“师长在,安有弟子坐?”

说罢侍立一旁。

赵朗道:“天师看此子如何?”

天师道:“诚为修真好苗。”

赵朗道:“那便收了这徒弟罢。”

王长闻言,也不待天师答话就跪下磕头,道:“弟子拜见恩师。”

天师呵呵笑道:“哪有如此强寻师父的?也罢,我便收了你这徒弟吧。”

王长又给师娘孙氏,师兄张衡见礼。赵朗又叫弟子将王长屋里物事搬到张陵旁边丹房,叫王长搬过去也好日常听教。

建初六年二月庚寅,赵朗仙化。

赵朗去后,一干道众日日去找张陵求学。天师不堪其扰,三月携带家眷去了临安,安排好孙氏、张衡。天师便领着王长离开临安去了云台山。

扫荡妖氛天地明

在云台山住了数年,转眼已是元和初年。这日天师正为王长讲道,忽闻天乐响起,知有仙真降临,忙整肃衣冠与王长出外迎接。只见碧瑶元君拿着老子混元扇自天冉冉而降。天师行礼道:“何事亲劳元君亲临?张陵未曾迎迓还望恕罪。”

元君道:“你到在这里逍遥快活,自己惹的祸不去理论!”

天师道:“不知元君所说何事?”

元君道:“前日你斩了那六大魔王,其余戾气聚结不散,杀气秽空。如今迷障鹤鸣一带,令生灵患病。这可是天师你所做功德,还是须你亲自解释才是。”

天师道:“不想那魔王死而不僵,犹在作怪。我这便随元君前去处置。”

于是带了王长,驾起云头与碧瑶元君一道去了鹤鸣山。

未到鹤鸣,远远便看到灰朦朦一片雾瘴罩在方圆百里地方。一股旋风卷着那瘴气如柱子一般直冲霄汉,黑气阻住天师云头。那风猛烈,颠得王长差点落下云端!幸被碧瑶一把抓住,直吓得王长冷汗湿衫,叫道:“好险!好险!”怎见得那风险恶?只看得:天昏昏,地暗暗;二十八宿皆不见。此风刮上南天门,吹歪玉皇凌霄殿。昆仑山顶群神惊,搅了王母蟠桃宴。怒号震聋顺风耳,黄沙迷了千里眼。寿星忙寻梅花鹿,玄武四处找宝剑。月宫吴刚扶桂树,乱绕月老手中线。天聋地哑手乱指,掀翻文昌御书案。天王忙护手中塔,神将个个扶壁站。金童锦衣卷一团,玉女发髻都散乱。洞天福地寻不得,十洲三岛离水面。十殿阎魔觅朱笔,水晶龙宫都震颤。碧瑶元君见状忙摇动紫府所赐混元扇,迎着那风扇了三扇。那妖风如同被利刃所断一般,呼啦一声,黑气落下尘埃,只剩下一个小风头在地面转动。天师叹息一声,手挽灵诀,口念咒语,随手发雷震碎重重迷雾。那雾瘴遇到电光,便燃起熊熊烈火,未几就被炼为无形再无踪影。

神隐天社|【第六十三回】洗余氛移泉鹤鸣

天昏昏,地暗暗;二十八宿皆不见(资料图)

除去雾瘴,天师低头一看,好一座山:滔滔万载西岭雪,茵茵千年不老松。仙鹤衔丹书,三分红岩;龙泉透双涧,一穴相通。大坪隐天谷,妙高望留仙。依青城而邻峨眉,接雾中而抵西川。六十四卦按象排,二十四洞依时现。取石而弈棋,养鹤以为伴。秋来群峦依旧绿,春至万壑分外艳。自古仙山多灵秀,今日还待张辅汉。碧瑶与天师领着王长降落云端,到四周查看,只见乡民因受毒瘴之害皮肤坏烂,遍体生疮苦不堪言。三人使缩地成寸之术八方打探,见方圆百里之内竟然无人能免,心中甚感悲戚。天师一时也没有了办法。

碧瑶思忖再三道:“天社山有甘露,可以治顽疾,却病痛,天师何不一往取之?”

天师一拍脑门道:“元君不提我到忘了!”

元君道:“你我速回天社取甘露。”

天师闻言即同元君驾起祥云,领着王长往天社山而去。到了天社之上,元君停住云头,道:“我去紫府还混元扇,余事就烦由天师处置吧。”

天师道:“遵命。”

但元君去了紫府,天师落下云头,与王长一道停在太清宫甘露泉旁。此时正值酉时,观里道人们都在殿上做功课,天师命王长站立一旁,拔出三五斩邪雌雄剑,步罡踏斗,念咒书符。念毕咒语,天师左手掐诀,右手执剑往泉一指,方开灵诀,喝道一声“敕”!一声响亮,那甘露泉荡然无存,灵泉所在之处只剩一个深坑。

王长道:“师父,那甘露泉去了何方?”

天师道:“你且随我来。”

说罢驾起云头领着王长往西而去。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选编自《神隐天社》,北方文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文:庋耻斋,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欢迎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腾讯道学投稿作者,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