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纪念太虚大师 一代高僧创建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

大德名山武汉佛教协会武汉佛教协会2017-03-07 10:59
0评论 收藏

武昌佛学院纪念太虚大师(资料图)

武昌佛学院纪念太虚大师(资料图)

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隆重举办系列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从近现代历史看,太虚大师作为划时代的非凡高僧之一,他在武汉的一系列卓越爱国行动与弘法历程,一度将武汉推至佛教文化全国中心地位,使武汉成为蕴育中国化大乘佛法新希望的摇篮之城,一时间蜚声中外,在教内教外形成了深远影响,至今绵延不息。太虚大师在武汉的功业,是值得在今时今日继续光大的宝贵精神遗产。

武昌佛学院是太虚大师于1922年创办的第一所最为正规、最具影响的现代佛学高等学府,在海内外享有佛教教育“黄埔”之誉,为佛教界培养了大批灿若星辰的佛门龙象,对中国近现代佛教的振兴具有重大影响。今天,仍延续着武昌佛学院办学传统的,是坐落于武汉莲溪寺的武昌佛学院尼众部。

武昌佛学院尼众部是近代中国第一所佛教尼众教育机构,成立于1924年。20世纪上半叶,面对汉传佛教的时代转折与风起云涌的思想潮流,太虚大师深契佛心,立足佛制,观照女众身心特点与时代特殊因缘,于僧伽教育之大计中,对尼众僧团寄予特殊慈悲,特别加持尼众僧团的教育与成长,组建了以武昌佛学院女众部为核心的系列尼众教育机构,开启了近现代汉传佛教尼众教育之崭新格局。

值此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研究武昌佛学院历史传承之际,太虚大师的尼众教育事业及武昌佛学院尼众部值得特书一笔。谨辑尼众卷,集中展现一代新僧弘法爱道的道风德范与坚韧志愿,愿继承太虚大师理想,传承正信事业!

一、深应佛心,立足佛制:太虚大师对尼众的特殊悲心

近现代的武汉佛教,女众发展地位特殊,所发挥的作用特殊,尤以尼众僧团在长期的女众教化与不少关键性历史转折点上,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研究武昌佛学院历史传承之际,武昌佛学院尼众部是值得特别关注的一个重要部分。

迄自民国,延续至今,缘起于武昌佛学院女众部的现代武汉尼众僧团,是武汉佛教的一支特殊力量。虽降诞于现代风气渐开的民国时代,实则遥受佛陀殊胜悲心的久远加持,延续汉传佛教尼众修行的完整传统,亲承太虚大师深应佛心、再兴圣教的特殊观照。

尼众僧团,应爱道贤女之诚愿、阿难尊者之礼请、佛陀慈心之开许而生,与比丘僧团共同住世娑婆,住持佛法,成为向法求道广大女众的信仰依托与修行楷模。佛陀在世时,深切观照女众身心与业力的特殊之处,教诫以八敬之法,制定出家三众(比丘尼、沙弥尼、式叉摩那)之独特戒律,而成为尼众僧团传承久远、修行无歧的根本三学保障。

弘法爱道 一代新僧:武汉佛教界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系列五 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

太虚大师肖像(资料图)

佛陀涅槃后,随着佛法的南北传播,尼众僧团与戒律传承有幸在深具大乘气象的汉土完整落地、深厚扎根。据《高僧传》《出三藏记集》《比丘尼传》等记载,中国比丘尼如律受戒始于南朝。

公元433年,师子国(今斯里兰卡)铁萨罗比丘尼铁萨罗等来到建康(今南京),次年应景福寺尼慧果和净音之请,铁萨罗率十九位比丘尼在南林寺设坛传戒,请天竺僧人僧伽跋摩法师为传戒师,依佛制为300余汉地出家尼众受具足戒,创中国比丘尼如律受戒之始。从此中国有了如法如律的比丘尼僧团,也成诸传佛法中唯一圆满传承比丘尼僧制与戒制的团体。

相比于南传与藏传佛教,这是汉传佛教的幸事,亦是汉传佛教的责任。武昌佛学院老院长太虚大师一生,“志在整理僧伽制度,行在瑜伽菩萨戒本”,面对汉传佛教的时代转折与风起云涌的思想潮流,深观女众身心特点与时代特殊因缘,立足佛制,于僧伽教育之大计中,对尼众僧团寄予特殊慈悲,特别加持尼众僧团的教育与成长,开启了近现代汉传佛教尼众教育之先河。

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武昌佛学院女众院开现代尼众教育先导

近代中国第一所佛教尼众学院,正是始建于1924年的武昌佛学院女众院。

1923年,武昌佛学院成立。次年,太虚大师有感于“僧伽教育应普及到女众,乃与武汉居士创设女子佛学院,后改为女众院”(苇舫法师《武昌佛学女众院开学纪》,《海潮音》第14卷第10号)。女众院由太虚大师、李馥庭、李开侁、李德本、王森甫等居士共同倡办,设在昙华林附近的鼓架坡。

弘法爱道 一代新僧:武汉佛教界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系列五 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

武昌佛学院潮音茅蓬与太虚大师舍利塔(资料图)

武昌佛学院女众院在成立不到两年时间内,因时局动荡不得不停办。1928年时局稍定,由法舫法师与唐大圆居士等再度恢复招生开学。期间几经艰难,但仍坚持办学。

1931年,太虚法师筹建世界佛学苑,改武昌佛学院女众院为世界佛学苑女众院。

1935年,在方耀庭夫人的大力支持下,成立女众院董事会,太虚法师、大醒法师与王森甫居士等大德贤达亲临指导,女众院逐渐发展成当时全国尼众教育的重镇。

武昌佛学院女众部的成立,遵循佛制,于僧格、人格及佛法修行的平等性上,给予尼众全面的鼓励与殷切的希望。在1933年女众院开学典礼上,太虚大师教诫全体学众,当以信心为根本修学佛法,由解行相应而能真正行弘法利生之事业。大师云:

“佛法极高深,极广大,……不是泛泛的可以成就的。最低限度要有兼顾的信心,由有兼顾的信心,去切实的奉行,而成为信根力……以自己有坚固的信心,切实解行;且能转教他人故。此信力须长时的修养,非是一时可以成办的;所以在佛法中一面依经论去研究,一面要去行持。但此种研究,是建筑在信心上;谓佛陀所有一切教训,皆能依照了解,切实奉行,信佛所说因果业报皆真实不虚。然信解更须实行,如怎样持戒,怎样修禅,乃至怎样礼拜等。由了解之后,即切实的依之去行,凡一切行住坐卧,皆能与信解相应,渐能体验实到佛说的法皆是真实的,然后始成为真正之信力,而无丝毫之疑念;是即解行相应,古人所谓“知到行到”,知行合一,如此方为真正之信根成就,而可发生信力,以转化他人。故在佛法中最低限度,须成就信心,然后能谈到弘法利生。”

大醒法师亦在典礼上寄予厚望,鼓励在院学生成为全国佛教女众之楷模:

“在院的学生,应邀发大心,恒远心,求法不倦,因为四众弟子,都应修学佛法。现在世界极乱,国土秽浊不安,一般女子日趋奢侈沉迷,希望本院女生,无论出家在家,将来学有成就,作弘法利生的事业,并且本院如能有成绩,能造成相当人材,则可能同佛学院一样地影响到各省各地,到处都设女学员,使女众都有求法的机会。今天我来参加开学典礼,我把我以前做学僧的求法不忘弘法的一句话,拿来贡献你们,惟愿你们,各各皆称为中国佛教女众中的示范。”

女众院的主持者德映法师是民国初年尼众的杰出代表。法师早年留学日本,后剃度出家,德才出众,被太虚法师等委以女众院教务主任之重任,为女众院的成功开办与健康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德映法师培养了以恒宝、超筌、定成法师为代表的比丘尼僧,未来皆成尼众教育的栋梁之才。如恒宝法师,创办菩提精舍,创编《佛教女众专刊》,发表佛学著述,培养尼众僧才,是为中国佛教尼众中的大德。

弘法爱道 一代新僧:武汉佛教界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系列五 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

慈学老法师与太虚大师像合影(资料图)

武昌佛学院女众院于1938年因武汉会战沦陷而停办。1945年日本投降,直到1946年3月,太虚大师重回武汉,重振武昌佛学院。秋季,男众部恢复开学,太虚大师指示佛学苑院董会,在汉口栖隐寺设立武昌佛学院女众部。经过半年筹备,“栖隐尼众学院”于1947年春季开学,然而太虚大师已经圆寂。由武昌佛学院男众部的仪模法师、少哲法师、心安(本乐)法师等担任教授佛学,慈学比丘尼及如理比丘尼亦分别担任教学与监学。栖隐尼众佛学院开办了三年,延续了太虚大师和德融法师在世时的基本办学理念,教授佛学基础知识,学生僧俗兼收,学员中有胜持、传根、心善、圣智等法师。

武昌佛学院女众院的建立,开民国时期武汉地区乃至全国尼众现代教育之先导,亦是当时全国尼众教育之最高学府。在动荡时局与艰难办学条件下,女众院的坚持办学,为武汉尼众提供了获得全面僧教育的宝贵契机,为尼众教育奠定了道风与办学的稳实基础,打开了尼众僧团建设的全新格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