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异闻故事汇】邪术害命,最终难逃天谴;道人仗义,大隐隐于民间

[摘要]只听最后“敕”的一声,木碗竟腾空而起,对着纸人直直的罩了下去,但木碗里的汤汁竟然一点都没有流出来,一下子就把纸人盖住了,刚开始木碗似乎还跳动了几下,像是有东西想要逃出来的样子。

文/解人颐

人生小别亦仓皇,何况长辞父母邦。无论何时何地,家都是一个人最温暖的港湾,不过现实往往无奈,为了生计,有人背井离乡,远离父母,为了梦想,也有人始终奔波在路途,不曾停歇,也许赢得了事业,赢得了金钱,不过偶尔回首顾望,故园景象依稀犹在梦中,父母双亲却又已多年未曾亲近。值得与否只有自己自心得知了。

诡异的伤口

说起这个故事,已经差不多有七十多年了,那个时候大批福建、广东的华人远离家乡,前往南洋一代打拼生活。其中有因此而发迹,成为巨商大贾,但是也有更多的人,终身徘徊于底层,老死于异乡。我们乡间的小庙之中,在我儿童时代,有一位福建道人居住,操着一口浓厚的福建口音,在我们乡里显得特别的突出。对于他的来历,大家都知之甚少,只知道是从南洋回来的。他和那个庙的当家是好朋友,在师承上好几代前也多少拉得到一些关系,据说是在一场斋醮法事上认识的,十分投缘。后来就成了好朋友,据说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笔银元,修缮殿堂。乃至于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能够顺利的支撑下去,都受惠于他许多。至于为什么会从南洋回来,当家和庙里的其他人都讳莫如深,绝口不提。直到许多年后,我才从一位老人的嘴里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邪术害命,最终难逃天谴;道人仗义,大隐隐于民间

福建道人算命很准(资料图)

原来福建道人,本姓裘,具体是福建哪里的人,谁也说不清。当年是跟着朋友一起去南洋的,在南洋后凭着自己铁口直断的本事,很快就打开了一片天地。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一天福建道人正在自己的客房里面坐着休息,楼下的打杂上来通报,说是有人来找他。这种平常问卦的人到也常常都有,所以福建道人也丝毫并不在意。不一会儿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干瘦老头,带着一副墨镜,双手指甲又尖又长,身后还带着两个年轻人和他一起。进来坐定后,双方寒暄敬茶等等,再次就一句带过。那人来是算命的,从桌上递过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男一女和一个孩子的出生八字。福建道人算命是用算盘,只见他在桌子上噼里啪啦的一阵拨弄,双手突然猛地一按,对着那干瘦老头说:“道兄,小弟来到贵地只不过是混一口饭,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何必拿一家已死之人的八字来考我呢”?这几句话说完,干瘦老头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对着福建道人,拱一拱手,“果然名不虚传,单凭八字就可以断人生死。佩服佩服!”

说完留下了三个人的卦金,就转身离开了。以前的时代和现在不同。跑江湖的三教九流,互相踢馆的事情不时也都会发生。福建道人也只当是普通事情一桩,倒也没放在心里。当天又有几个人来算命,也都平平无奇,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福建道人刚刚躺下休息,就听到窗外有窸窸窣窣的小声音,那个年代这种龙蛇混杂的小客栈,最不缺的可能就是老鼠和各类小虫子。福建道人听见当作没听见,继续自己睡觉,第二天醒来,发来自己的手指异常疼痛,抬起手一看,右手五个手指都被齐刷刷地割伤了。伤口不深也不浅,鲜血把床单都染红了,对于要靠手指打算盘来算命的福建道人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小的伤害。

好好的睡觉,平白无故怎么就会手指破了呢。看伤口还是利器所伤。福建道人心中虽然有些诧异,但是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一些,一定与昨天那个干瘦老头脱不了干系。于是福建道人在房门口挂上了一块有事外出的牌匾,对楼下打杂的关照了一下,顺便打听一下昨天来的那个干瘦老头是谁。经过打杂的介绍,福建道人才知道,原来昨天来的那个干瘦老头,还不是普通人,是当地一位著名的大相士,潮州人。这里的好几位大老板都是他的金主,靠着相面,买了骑楼,生活优越,每天只看十人。除了福建道人这个初来乍到没多久的不认识,在当地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来是找人担厄送命

福建道人原先就想到可能是同行相妒,心里倒也不太当作一回事,但是听打杂的这么说,倒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本是蜗居此处日求三餐夜求一宿而已,你已经是锦衣玉食,功成名就了,何苦为难我这辛苦人呢。于是福建道人就改变了原先想去拜访那干瘦老头的主意,转而去了附近的一座山上,从山上下来,已经是下午了。福建道人带了几块石头和一些药草回到客栈,给了几角小钱,让打杂的将石头和药草拿去后面早上烹煮二个时辰,还特地给了打杂的一个木碗,让他煮好之后将煮出来的汤汁放在木碗里端上来,自己则回房去休息了。二个时辰之后,打杂的将一大碗绿绿的汤汁端了进来,福建道人让打杂的将汤汁放在靠窗的桌子上。当天晚上福建道人按时睡下,双耳却保持着警觉,堤防着又有什么事情发生,果不其然,子时一到,窗户那边又想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福建道人假装不知,一动不动,眼睛却往那边一瞄,只见窗户的接缝处,有一团白影在移动。刚开始只是一点,渐渐地越变越大,等到完全看清,原来是一个纸人,这纸人就像活的一样,五官四肢无一不全,手上还拿着一把纸刀。福建道人一看就明白这是海陆丰那一带的纸偶傀儡术,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被魇住了,眼看着纸人慢慢的爬下桌子,朝自己走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然福建道人也不是吃素的,全身上下只有眼睛和舌头能动,于是稍稍咬破舌尖,心中默默念起了咒语,猛地朝自己面前的空中一喷。顿时全身都松了下来,而此时纸人似乎也意识到大事不妙,转身就开始朝窗口处跑去,破了魇昧,福建道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窗口的那个木碗剑指一指,口中有急急地念诵其咒语来。只听最后“敕”的一声,木碗竟腾空而起,对着纸人直直的罩了下去,奇怪的是木碗里的汤汁竟然一点都没有流出来,一下子就把纸人盖在了木碗下,刚开始木碗似乎还跳动了几下,像是有东西想要逃出来的样子。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再也无声无息了,第二天早上福建道人掀起碗一看,木碗里的汤汁已经凝固僵硬了,而碗底下的纸人则浑身发绿一动都不动。

邪术害命,最终难逃天谴;道人仗义,大隐隐于民间

福建道人带了一些药草回到客栈(资料图)

当天福建道人还特地到了那干瘦老头的骑楼处去转了一圈,只见门口也挂着一张身体有恙,暂不会客的牌子。福建道人方才嘿嘿一笑,回到了自己的客栈,重新挂牌营业。那干瘦老头这一病,病得挺重,大约有半个月才恢复见客。之后福建道人这里就再也没发生过什么怪事,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两个人也是相安无事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年,福建道人在南洋也站稳了脚,自己也在一个小庙里安顿下来,照顾照顾香火,给人解解签什么的。这天福建道人应一个米仓老板的邀请,去看看米仓里据说闹鬼的一个地方,刚到码头,就看到有男有女大约十多个人正在等船。福建道人不经意间的一瞥,心里一惊,发现这十多个人各个面目黧黑,这个黑,不是皮肤的黑,而是印堂发黑,有水厄溺死之相,但看这些人的面相,却并不像是短命的样子,福建道人出于好奇,就问了一声,“你们是哪里的?”原来那些人都是当地一家富户家里的佣人,最近时局动荡,主人想要移居别国,本来今天的船是主人先去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先派这家里的这十几个佣人过去打头阵。那福建道人也就不疑有他,继续跟着米仓老板去了自己的货仓,货仓里据说闹鬼的地方是在二楼的一个阁楼上,福建道人进去看了一圈,发现也并没有什么异状,不过顺着阁楼窗口看下去,正好看到那队等船的人,这个时候他们的主人也来给他们送行。而跟着那个主人的队伍里,还有一个人,引起了福建道人的注意,那个人就是干瘦老头。老头跟着主人,一个一个地塞了红包给那些佣人,每塞一个红包之前,干瘦老头都会在红包上画着个什么东西,然后才交给佣人,福建道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要找人担厄送命啊。没想到这个干瘦老头,这么地心狠,竟然会为了钱帮助富户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此时船也开到了,福建道人看着佣人们千恩万谢的与主人告别,心中一阵如刀绞。

斗志斗法

十多个人上船之后,船慢慢开出了港口,刚出港口不久,突然整个船都左右摇晃了起来,平静的水面也开始波涛汹涌,小船在江面上团团打转,眼看着就要沉了下去,福建道人借口阁楼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让米仓老板守住楼下,千万不要有人上来,自己则在阁楼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坛。就开始掐诀做法了起来。

随着福建道人的咒声,江面竟然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过好景不长,干瘦老头一看到江面这样,马上就想到有人在破法,环顾四周,一抬头,正好看见窗口的福建道人,立马对富户耳语几句,富户马上派了几个人上去要抓福建道人,好在福建道人早就和米仓老板关照过,不要让任何人上来,那帮人被挡在了楼下。而干瘦老头也直接在码头上开始烧符烧纸了起来,米仓老板和富户两个人关系也不错,富户亲自来和米仓老板说了几句话,米仓老板就吩咐下面挡驾的人散开,放人上去。福建道人听到楼板响,知道有人上来了,再这样僵持下去,不但救不了这一船的人,自己也要被抓起来。于是也顾不得阁楼有多高,从窗口直接跳了出去,在跳的时候,手中拿着的龙角,往前面空中一抛,龙角竟然在没人吹得情况下,响了起来,声彻云霄。而此时天上也传来了隆隆的雷声,只见一个霹雳打在了码头上,码头上的人群一阵杂乱,福建道人趁乱就赶快逃了出去。

邪术害命,最终难逃天谴;道人仗义,大隐隐于民间

船慢慢开出了港口(资料图)

福建道人知道这次破了这个富户和干瘦老头的法,在南洋一定混不下去了。于是赶快赶到庙里,将自己这几年存下来的钱和一些衣物收拾一下,连夜就逃了回来。那一船人最后据说平安到达,至于富户则在几个月后突然暴毙,而干瘦老头到底最终如何,就无人得知了。福建道人回来后,辗转过好几个省份,最终落脚在家乡的小庙,终老一生。

前两篇故事都说了一个情字,似乎没有什么微言大义,启迪人心,不过古人云:“太上忘情,下人不及于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在如今这个繁忙仓促的社会中,能够保有一份纯真的感情实属不易,若能长保赤子之情,做有情人,行有义事,道亦在其中矣。(编辑:忆慈)

本文源自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如喜欢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请注明作者与文章出处。

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