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死去三天又复活 剃发三千归佛界

菩提路《觉世旬刊》心乐法师2017-05-02 15:18
0评论 收藏

此篇系作者心乐法师亲身经历,发生于一九三三年的浙江省睢阳县。——编者按语

死去三天又复活 剃发三千归佛界

死而复活悟无常

文:心乐法师

蓦然,竟也匆匆又走过了五十个年头,埋在底层里的记忆,已嵌上无数岁月的痕迹;寒暑易逝,却叹日子的短暂,而梦里的一段也是如此……

十九岁那年,我因意外而亡;三天后,又奇迹般的活过来。其中的转变,使我把信仰三年的耶稣否定掉!(下面是心乐法师三天之中死而复活的经历)

慈航渡苦

那一刹那,我像一只蜕不了壳的蝉,在蝉壳中哀哀地叫,懦弱地蠕动,在窒息的空气里挣扎;海水的冲击、侵蚀,压迫形成翻腾的波涛。我呼啸着,嘶吼着“耶稣、耶稣,来救我”,无论我如何喊叫,却得不到一丝的回响……

路旁观音菩萨的形象,迅速闪过脑际,我又重新叫出观音的圣号;随着叫声,眼前的海面,出现一艘载有许多不知名菩萨的船。“菩萨救我!菩萨救救我!”观音菩萨甩了甩手中的杨柳。瞬间,我已来到船上,站在菩萨身旁,脱离了那场生死的争夺战。

亲历业海

无形中,我被一个老婆子(我直觉地如此认为)带进一个周围如铝颜色一样昏暗浊重的地方,有数不清的隔间,传来许多苦楚的啼哭声……断断续续,凄凉万分。

首先,看到一个正方形的大隔间里,刑人被绑于中央,交替被来自四个角落的尖形刑具撞击鞭打;身上的肉裂开条条,鲜血斑斑,只听到无力喑哑的呻吟。我再次看到身体两边系有铁绳的人,被左右的獠牙鬼差如拔河似的拉,惨声连连……

尽管老婆子一直告诉我他们的业报,我却一句未曾入耳,只感觉心力交瘁,惧怕退缩,不敢目睹。紧闭双眼,深深在心灵烙上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十殿阎王

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堂上坐了一位眼神极冷,一付冷酷轮廓的青面阎王。镇定情绪,我赶忙下拜,求他让我回去。阎王没有理我,也没开口。

殿堂的相貌,却一殿又一殿辗转出现在我眼前;我就这样一殿又一殿一直拜下去。直到第九殿时,殿上阎王开口对我说:“再赐予你五十年的寿命,回阳后,把你所见警戒世人。”我叩头拜谢之时,突然想起凶悍的嫂子;再抬头望阎王。阎王似乎洞悉我的心事,又告诉我说:“你将有一位好丈夫。”此时,我才安心舒了一口气。

登临净土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一个柔和安详的地方,人人脸上都挂着微笑,周遭充满鸟语花香,清流激湍,令人怡然陶醉。闻不到车马的喧哗声,这分宁静,使我忘了前面的恐惧及震撼。

遥远望去,眼端出现好多莲花。莲花上出现好多各种不同姿态的菩萨,站着、坐着、蹲着……,遍布各处。溪畔垂柳飘扬,翠绿的莲蓬烘托粉红的花瓣;菩萨的英姿,色彩变幻,天乐缭绕,我已忘了置身何处。

更有那用七宝饰成的塔,金光闪烁,庄严无比,里面阿弥陀佛的金像,塑立在阔大讲堂的前方。我欣喜地叫出:“我要在这里,我不要回去了。”声音的彼落处,出现一位拿龙头拐杖的老夫人。她说:“你!现在还不能留在此地。这里都是皈依三宝的佛弟子,你以后再来吧!你母亲还在家里等你哪!”听她提到母亲,我执拗的态度才软下,低头默肯。

得遇亡父

抬头之际,我又踌躇站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正当我满脸疑惑时,我看到已逝去的父亲。爸爸来到我的面前,我们彼此高兴寒暄着,也同时遇到许多已逝的亲朋好友。我跟他们讲了好多话,觉得又渴又饿,我向爸爸要水及东西吃。

爸爸说:“我们这里没有水喝,水源有鬼吏把守控制,我们只能饮沟里的污水,只能吃人丢弃的食物、祭品,更有时偷取鸡鸭及粪屎吃。此地不是你应该来的,赶快回去吧!”我正想再开口问爸爸时,一位金人对我一指,只觉得眼前一黑,我又回到世间,重拾回生命的气息。

后语

五十年来,也历经人事沧桑;世间的荣华富贵,荣辱、忧宠也如船过水无痕迹,远了!远了!一切也如镜花水月的虚幻而不实……梦中的极乐,促引我剃下三千细发,放下尘劳求归佛界。

倚仗佛菩萨的力量,五十年的岁月,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我仍然健健康康活着。感念菩萨的加被,在法味温馨中,抛掉尘俗的龌龊,心中清净无垢。愿此感言与一切有情,同生净土,同归极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iryz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