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兰花幽香送走神奇老人,风云一生难抵家人温情

[摘要]张工养花的技术似乎也不是很高,这兰花在他手里不是蔫了就是死了,死了之后又继续买新的回来种,进进出出不知道买了多少盆,每天早上只看见他站在一盆盆的兰花面前,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

文/解人颐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五一小长假刚刚结束,大家又都纷纷开始工作了。社会犹如一台庞大的机器,每个人在社会中就如同机器上的螺丝铆钉,互相合作,彼此依靠,有时一个螺母突然损坏了,另一个新的也会马上填补上去,社会的机器隆隆向前,无一丝眷恋。

兰花幽香送走神奇老人,风云一生难抵家人温情

静养的老人(图源:解人颐)

精神矍铄的老头

老刘是一家养老院里的清洁工,养老院是以前的一个医院改建而成,里面的建筑格局很奇怪,楼梯弯来弯去,错综复杂,不熟悉的人在里面走一圈都会迷路。老刘从老家来这里已经干了五六年了,一直以来勤勤恳恳,不论是院方还是老人都很喜欢他,好几个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还和他成了好朋友。这家养老院除了接收一些健康老人之外,也接收一些已经回天乏术或是末期的病人,而这些特殊的住院者都被院方集中安排在某一个区域,由专人照顾。老刘是专门负责这个区域,每个月总会送走几位老人,刚开始也许会有一些感慨,时间久了生死也就看淡了。

最近老刘负责的病房里新进来了一个老头,老头看起来和其他的住院病人不同,身体灵活,气色也不错,除了人精瘦精瘦之外,一点都看不出像是生病的人。他进来的时候老刘正好在给他整理房间,他的房间是一人一间,老刘将床单什么都换了干净的等新住户进来。当时老刘在这里租的屋子正好遇到拆迁,房东将屋子收了回去,老刘一时间也找不到便宜的屋子住,于是和院里提出申请,能不能在养老院里给他安排个小房间,他愿意把值夜班的工作也承担起来。这个养老院并不是太有名,床位也并不紧张,于是在那个新来的老人旁边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新来的老头为人很健谈,一来就和老刘混熟了。这个时候才知道新来的老头姓张,得了肝癌末期,有个老伴先走了,孩子们也都忙,于是就自己提出住进养老院来。

兰花幽香送走神奇老人,风云一生难抵家人温情

晚霞(资料图)

幸福的眼泪

这天老张神神秘秘地对老刘说,走廊尽头的一个老人活不了多久了。老刘一听还玩笑着说:“呦!张工,没想到你还会算命呐,断人生死!” 因为老张原先是做工程师的,所以老刘一般叫他张工,张工却一脸严肃地说,别开玩笑,昨天下午我看到有人进他房了。老刘还是没当一回事,昨天下午他的子女来看他,你是不是瞧错了,大白天的别说这不吉利的话,说着继续到其他房间打扫了。走廊尽头那间房里现在住着两个老头,两个都是瘫痪在床,不过头脑都挺清晰的,也能说也能吃得。医生前几天给他们体检过一切都还挺正常的,怎么可能就要走了呢。大约过了三天,突然其中一个老人要下地活动活动,这怎么行,一直瘫痪在床的,下地摔了可担待不起,可是不让他下床就一直在那里闹腾。护理工也没办法了,就喊老刘一起过来帮忙,老刘和护理工两个人把老人架起来,试着下地走了几步,说来也怪,老人竟然能自己站稳了,扶着墙让他们放开手,自己慢慢地摸索着出去了。走了那么大概三四分钟人突然没力了,老刘和护工赶快上去扶住他,把他慢慢的扶回床上。老人示意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本子,里面记的都是自己各个子女的电话,让老刘打给他们,叫他们赶快来。当天晚上老人就不行了,子女围在床边,只有一个儿子在外地还没到,要下半夜才能赶来,老人和每个人说了几句,说完后,就闭上眼睛再不言语了。一直到下半夜儿子匆匆赶来,是老刘去开的门,儿子到的时候老人已经说不出话了,不过当一声“爸爸”喊下去,老人的眼角突然流下了一滴眼泪,而就在落泪的同时,气息也断了。

从这件事之后,老刘对张工刮目相看,觉得他似乎有一些常人所没有的本领,之后养老院里又有几位老人去世,张工每次都能提前说出,这就愈加让老刘相信张工了。养老院附近有个苗圃,里面有卖各种植物,其中以兰花居多,张工有空的时候常喜欢去苗圃里走走,因为一个人住,也没其他人打扰,还买了几盆兰花回来种。老刘看不懂这种细长叶子的花卉,也不太看见它开花,老是笑张工在种草。张工养花的技术似乎也不是很高,这兰花在他手里不是蔫了就是死了,死了之后又继续买新的回来种,进进出出不知道买了多少盆,每天早上只看见他站在一盆盆的兰花面前,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最近张工买兰花越发买的多了,靠窗的一排几乎都是兰花,一个一个码放着,倒也绿意盎然。这天张工自己一个人来到财务室,和院里告假,说是住到这个月底他就要回家了,把钱什么都先结一结,办公室的人都很奇怪,也没家人来说,也没家人接就要回家了。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就把各类费用结了一下,张工先把钱付清,说这个月底就搬了,接下来的十几天也没什么意外,张工依旧保持着每天的作息,只是渐渐地吃东西少了。一天特地找了老刘,请他去养老院外的一个小饭馆吃饭聊天,两个人挺熟悉了,老刘也是不客气。说是请他吃饭,张工自己并不怎么吃,只是象征性的夹几筷,老刘看着张工说:“张工,最近越活越年轻啦,额头上的皱纹都没了,看来在院里住的很好呀,要回家干嘛呢,就在这做做伴多好”。张工听了并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在那边讲话,将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老刘这才知道张工一辈子生活经历之丰富,真是想都想不到。当过干部下过海,还曾经跟着地质队沙漠深山什么都去过,可那么多经历里面就是没有提到自己的孩子,老刘喝多了点酒,听得也迷迷糊糊的。张工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带着老刘回去了。第二天张工一切还是照常,一直快到了月底,眼看离张工出院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可是张工什么东西都还没收拾,老刘禁不住问他:“张工,你要不要帮忙收东西啊,有什么需要的,言语一声就行。”张工总是笑笑:“没事,过几天我孩子会来帮我收拾的”。

兰花幽香送走神奇老人,风云一生难抵家人温情

兰花幽香(图源:解人颐)

盛开的兰花

一天晚上,老刘睡在房里突然闻到一股香气,这个香气老刘从来没闻到过,特别特别的香,接着听到外面有敲锣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一阵阵敲来。这个时候老刘的房门响了,下床披衣打开门一看,是张工站在门口,穿戴整齐,笑眯眯地对老刘说:“老刘,我先出院了,后会有期”,还没等老刘反应过来呢,转身就消失在了黑魆魆的走廊里。老刘此时一个激灵,才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自己正在床上躺着呢,不过香气却依然弥漫在空气中。

第二天一早,老刘起来打扫卫生,走廊里依旧充满了香气,一间一间的查看,才发现香气是从张工房间里传出来的。门没有锁,用手推开门,原先被老刘笑为草叶子的一屋兰花都开了,整个房间充满这种淡淡的幽香,而张工正靠墙盘坐在床上,双目紧闭,不仅额头,整个脸上的皱纹都不见了,泛着一种红润的光泽。老刘觉得奇怪,伸手过去探了一探鼻息,早已没了呼吸。老刘心里一惊,连忙通知院长和医生,等到他们赶到,张工还是保持着盘坐的姿势。经过医生检查已经去世几个小时了,老刘想到自己的那个梦,按照医生的推断,去世的时间正好是做梦的时候,难道张工是过来与他告别的。大家看到张工这个样子也不敢随意乱动,连忙与他的儿子们联系,等儿子们赶到,张工的尸体才慢慢地倒了下去。后来在检查遗物的时候,发现张工留下了一个大信封,里面除了一叠钱之外,还有一封信,信里将自己的遗物做了分配,而钱则用作操办后事。这件事当时在院里传了很久,大家都说张工不是普通人,有功夫,有福气。

兰花幽香送走神奇老人,风云一生难抵家人温情

陪伴父母(图源:解人颐)

最好的陪伴

之后老刘又继续在那个医院里干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正在扫地突然一下子倒了下去,送去医院之后,诊断为中风,经过治疗命是保住了,可是人瘫痪了,老刘的儿子从外地打工赶到养老院,就在院里照顾自己的父亲。因为老刘为养老院干了那么多年,院长特批房间免费给老刘居住。他的儿子也在本地找了个工作,一边工作一边照顾老刘,就这么着过了大半年,后来突然有一天本来中风瘫痪卧床不起老刘变得精神很好,可以自己坐着拿碗筷吃,不用别人喂,而且吃好多,那个时候大家还以为老刘病快好了。可是好景不长,几天后突然感冒发烧,高烧40度不退,孩子也请了假,全家一直陪在身边。一天晚上,热度终于退下去了,家人也放心了,就在床边搭了个铺休息,到半夜的时候,突然又来了一阵香味,接着听到老刘脚在床板上敲了两下,家人起身一看,人已经走了。当晚的香味很多人都闻到,人们说和张工去世的时候香味是一样的。张工大概过来把老刘接走了。

今天的故事没什么大起大落,说的是人生最后的一程路。古人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当我们年幼时,父母含辛茹苦将我们养大,你养我大,我养你老,到了父母老的时候,却又有多少人能有父母当年养育我们的耐心,细心与欢喜心呢。百善孝为先,千万不要到了失去后,才后悔莫及。(编辑:若木)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