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丨民国年间一件诡异的儿童失踪案

[摘要]好在河上有座小桥,老许偷偷的过桥,可是桥一走过,眼前的景象又变了,变成了一片沙石地,就这么过了一地又来一地,什么沼泽、大道、山丘、墓地,各式各样过都过不完。

文/解人颐

曾经午夜坐长途车在高速路上飞驶,看见不远处山坳之中有一缕灯光自老屋之中透出,窗户中依稀可以看到有一个人坐在窗前读书,车子一驶而过,老屋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如果说人和人之间的相见需要缘分的话,是什么因缘使得我们就这样一面相见,并且这一生也许无缘再见,漫步都市街头,许许多多人在街头擦肩而过,人海茫茫,有时候一擦肩就是永远。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民国年间一件诡异儿童失踪案

旧时代的巡警(资料图)

消失的马车

1940年的夏天,A城的天气酷热难当,老许是街面上的一名巡警,刚刚从一家宅门里面收了捐税出来, 一辆马车从路上奔驰而过,扬起一阵灰沙,正在喝冰镇酸梅汁的老许骂了一声娘,放下落了灰尘的酸梅汁,向下一家宅门走去。他刚走到半路时突然一个妇女从边上的小巷子里冲了出来,“我孩子不见了,谁看见了我的孩子,有两个人把我孩子塞上马车抢走了!”,边说边在马路上无头苍蝇般地到处乱找,老许一听光天化日抢孩子,这还了得,立即吹响警笛,召集周围街面上的巡警聚拢过来去追那个马车。马车跑得肯定比人快,但是好在马车会有车辙印,一行人除了留下两个问情况,其余两个人跟着老许顺着车辙印一路往前追。他们小跑了半天追到了一个河边,车辙印不见了,马车也不见了,四下望望只有几棵河边的柳树在那边随风摇摆,这倒出奇了,刚才自己看到一辆大马车从马路上奔驰而过,怎么到这里什么都不见了,难道跑到河底去了不成。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民国年间一件诡异儿童失踪案

马车(资料图)

老许又在周围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天气酷热,除了树上的知了,这里连人影都看不见一个。没有收获,就只能收队,回到警察局那个妇女已经送走了。根据她录的口供,当时孩子在自己家院子里玩耍,因为是白天所以院门就没关,妇女自己则是在院子里洗衣服,就在起身晾衣服的当口,只看到两个黑影一前一后的进了院子,再一看院子里的孩子已经不见了,追出门去只看到一辆马车正扬尘而去,接着就是遇到老许他们了。根据时间点,那辆马车确实就是老许在路上遇到的那辆,但是怎么到了河边就不见了,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个年代,普通百姓家的案件也不是很重视,这么一拖也就慢慢的没了下文。

文武庙求签

可是丢孩子的事情还没完,黄花闺女又丢了,并且一丢还是好几个,这几个月来每隔那么七八天就有人来报案,报纸上也渐渐有了舆论,上头有压力就将这个全都往下压,基层警局压力山大,尤其是像老许这样的街面巡警,更是天天巡街问讯,查人盘问,可是一连七八天线索全无。这天正在街面上溜达,走着走着走到了路边一间庙的门口,说起这间庙倒是这里附近香火旺盛的一个所在,称为文武庙,文供的是文昌帝君,武供的是关圣帝君。无论是士子求功名,还是商人求财利都会来这里烧香点烛,时间一长门口也就形成了一个小集市,卖香烛元宝的,字画条屏各式各样的都有,其中靠着庙门还有几个卦摊,正所谓“君子止步查财运,将军下马问前程”,每天倒也颇有几个人来这里解签问卦。老许今天踱到他们门口,一时兴起心想索性何不来求个签看看,说不定神明默佑能够提供点什么线索。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民国年间一件诡异儿童失踪案

文武庙(资料图)

老许买了一幅香烛进庙点好之后,三叩首,默默说过自己心中之事后,拿起签筒才开始摇了没几下,一支签就落在了地上,老许将签号记下,到庙祝处拿了一张签诗,老许文化程度不高,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意思,好在门口就有卦摊,于是拿着签诗就坐在了一个卦摊前来解签。卦摊的先生是个五十开外的中年汉子,拿到签诗简单一看,又对着老许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看着老许心里直发虚,好一阵儿才开口,问老许这个签诗是不是问的人口走失。老许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他还没开口,对方却已经知道是问人口失踪,这倒奇了。老许问解签先生你是从何而知,我要问这个呢?解签先生微微一笑,签诗有四句:江心船小能容马,映日芙蓉别样红。鬼移神设人难觅,柳暗花明又一村。其中“人难觅”,岂不就是人找不到了吗?老许一听靠谱,接着问,那这人到底在哪里呢?解签人说依据签诗上来说,应该是在河边,但是呢现在有神鬼之力掩目所以找不到,老许一听,又对啊,上次就是追到河边不见了。“那这可有破解之法?”,“破解之法,这个签里倒没说,不过这事一定还会有转机,你不妨多去出事的地方转转,或许会有贵人相助也未可知。”

夜探奇宅

老许给了卦钱,自己一个人又溜达到了原先马车消失的河边。河边一个人都没有,老许沿着河边来回走了几次,感到有点乏,于是就靠在边上的柳树上眯一会。靠上去没几分钟,老许就听到树干上有咚咚咚三声响,接着朦朦胧胧之间,只看到树边的一条路上一辆马车开了过来,老许连忙侧侧身继续睡,心想别被马车撞到了,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是条断头路,周围都是宅门,哪里来的路呢?老许立刻精神起来,四周一看,依旧边上是一堵墙,并没有丝毫的异样。不过老许真真切切是看到了有一辆马车从自己身边经过,难不成是在做梦?老许走到最靠近河边的这座宅门边上,大门上挂着个茅宅,老许在这片地面上做巡警多年,哪里的宅门姓什么,心里都有一本账,可是这一片从来就没听过有姓茅的,索性找个事由,敲门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老许假意查户口,敲了敲大门,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一个老妈子模样的人出来开门,门只开了半扇。老许表明身份,老妈子一口南方的口音,说话半懂半不懂,说什么主人不在家,让老许晚些来。

关门之后,老许心中疑窦丛生,这一片少有南方人,少数几个都是扬州盐商的外宅,自己也都见过,唯有这户人家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到底老许地面熟,四周围一打听,就打听到这户人家三个月前才搬来,租的这处宅子,平日里大门紧闭,偶尔可以看到有一个老妈子出来买菜,其余的人一个都不见。这就愈加加深了老许的猜疑。不过没有证据,不能贸然进去搜查,不然羊肉没吃到,惹了一身骚,自己还要吃不了兜着走,但是这个线索又不能放过,要不晚上再去探一探,看看情况如何。于是老许将自己的这个计划和几个好兄弟商量。大家最近这段也被上面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也都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同意了老许这么个提议。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民国年间一件诡异儿童失踪案

炼制红丸(资料图)

说干就干,当晚三个人就悄悄的来到河边的这座宅子,白天这里都少人行,晚上更是一点生息都没有。三个人翻身上墙,一下子就到了宅子的花园里,宅子里漆黑一片,唯有东南角露出一丝光亮。老许三个人顺着灯光悄悄地移到东南角的墙下,顺着窗户缝看见屋内有个干瘦老头,面前一个大火炉,上面弄了一个葫芦状的铁罐,正在那里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情况诡异,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老许三个人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又顺着小路,摸到了大屋的后面。大屋后面是厨房和柴房,柴房里依稀有一些声响,老许又慢慢移过去,这一看,可把老许吓了一大跳。只见柴房里一灯如豆,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到里面用绳索捆着七八个人,都是女的,看来没错,就是这户人家拐的妇女。老许准备立刻赶回警局搬救兵,可刚一转身,眼前原先的小路竟然不见了,代之而起是一条小河,老许心里一吓,这宅里哪里来的河呢。好在河上有座小桥,老许偷偷的过桥,可是桥一走过,眼前的景象又变了,变成了一片沙石地,就这么过了一地又来一地,什么沼泽、大道、山丘、墓地,各式各样过都过不完。老许三个人就这样在里面团团转,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心里早就慌了,只顾走,根本不看路。就在三个人都精疲力竭的当口,突然老许三人感觉肩膀都被拍了一下,转身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道人打扮,道人示意他们不要说话,自己手上不停地掐算着什么,一阵之后,看准东方,对着那里丢了三块石头,拉着三人往那边就是一跳,这么一跳,竟然又跳到了原先的小路上。道人指了指墙外,几个人又翻出了墙去,出墙之后,大家一阵狂奔,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了下来,老许此时方才想到问那个道人的来历。

南方的道人

道人说他从江南一路寻觅而来,宅子里的老头是一名炼丹的术士,不知道受雇于什么大人物,专门炼红丸,“他这一路上拐了不少女孩子,我刚刚打听到他落脚于此处,就遇到了你们,这个老头不但会炼丹,奇门遁甲的功夫还好得不得了,据说能够纸马搬运,布局困人,前面你们就中了他的局,如果不是我拉你们出来,不到今天早上,你们就都会脱力而死。你们是警察,快回去搬救兵,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把女孩救出来。”老许一听,好咧,这个功劳得我老许来,立刻带着同事回到警察局报告。如是这般,向局长报告之后,局长也觉得立功的机会到了,抓了这个妖人,起码自己官升一级。局长立刻调集所有值夜的警员,一共二十多名,拿着枪棍,在老许的带领下向河边的宅子出发。

来到宅子门口也不问三七二十一,几脚下去踢开大门,一部分守住大门,一部分跟着进去搜查,局长自己带头冲锋,在老许的带领下首先撞开了老头那间屋。老头看到警察,脸上一呆,不过马上就镇定了下来,还问警察来这里所为何事,老许将他拐骗妇女儿童的事迹一说,老头淡淡一笑,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宅里有妇女儿童呀,老许指着后面柴房的方向,对局长报告,就在那里。老头更是得意地说,“那你们就去搜,搜出来我跟你们走。”几分钟之后,听得后面三声炸响,老头脸色有点变了,过了一会儿那些女孩都被带了过来,那个道人也在带人的队伍中。老头一见那个道人就破口大骂,“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害我?”,道人只说,你用邪术惑人,天理不容,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老头听了哈哈大笑,“恐怕你这个天,管不了我”,说完两眼一闭,不再说话了。

警察又将老头的其他的房间搜了一遍,在另外几间房里找到了小孩,这案子就告破了。局长第二天一早就将这个事情报告给了市局,报纸也都纷纷刊登出了新闻,那老头在狱中倒一点都不怕,每日只是静坐,饭菜也吃得很少。就在大家沉浸在破案的欣喜中时,突然一份电令,说B城来人,三天之后要将老头移交B城审理。这一下让大家都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局长也意外不已,托人打听,只得到“不要多管闲事”的回话。上面有令,局长也不敢违抗,三天后,B城来了汽车,老头被恭恭敬敬的请上了车扬长而去。

邪术炼丹,奇门布局——民国年间一件诡异儿童失踪案

汽车将老头接走了(资料图)

这件案件是结了,但是老头却没能法办,局长和老许心里都不是滋味,而那个道人也对老许他们说,南方还有旧债未了,要去了一份旧债,说完也离开了当地。这个故事最终老头并没有得到法办。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头回了南方后,依旧又惹出了许多事,最终还是伏法了,这之后的事,以后有因缘再和大家细细道来。

(编辑:玄朴)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解人颐,腾讯道学专栏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