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楼宇烈: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哲学

[摘要]形而上与形而下是贯通还是分离,是中西文化的重要差别,但“道不远人”正是中国文化的特色和优势所在。我们要学习西方文化的优点,前提是要有文化主体性,不能削足适履,而要量体裁衣。

文/楼宇烈

近代以来,在接触西方哲学特别是康德哲学和黑格尔哲学后,一些人觉得中国没有哲学,即使有也只是准哲学;或者说只有具体的哲学,如政治哲学、伦理哲学、历史哲学等。对此应该怎么看?关键在于我们是站在哪个角度看这个问题。

楼宇烈: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哲学

楼宇烈(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位美国军事学家在分析《战争论》和《孙子兵法》的差异时说,克劳塞维茨的军事思想是理想主义的绝对论,是要把敌人彻底消灭掉;而《孙子兵法》则是现实主义的中庸之道,在现实中可以有各种变通的方法,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在一定程度上既说出了中西方军事思想的不同,又说出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不同。西方文化的传统,不论是哲学还是近代兴起的实证科学,都在追求变动世界背后的本质或本原,追求现实之外的普遍真理。这是一种二元分离乃至对立的哲学模式,本质与现象、本原与现实因为对立而无法统一。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取向会转变成对标准的追求,认为只有建立一个普适化的标准,才能把握事物的本质。实际上,用标准来规范个体,常常会导致个体差异被抹平。

楼宇烈: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哲学

《孙子兵法》(资料图 图源网络)

如果以康德哲学为标准来看,中国没有脱离形而下的纯理性思想,自然也就没有哲学。但是,哲学并不等于形而上学。中国文化的传统从不把现象与本质、形而上与形而下割裂开来。《周易》讲的是“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与“器”在名义上虽然可以分开,但在现实中无法分开:“道”不离“器”,“器”不离“道”。这个特点可以用宋明理学的范畴来说明。宋明理学在形而上层面有了颇为深入的思考,但“理”和“气”同样是不可分离的。朱熹就认为,“理,形而上者;气,形而下者”“天下未有无理之气,亦未有无气之理”。在作理论分析时需要区别“理”和“气”,但在现实世界,“理”和“气”是融为一体的。据《论语》记载,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在洒扫、应对、进退等日常礼仪上的表现是不错的,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根本的道理却没有传授。子夏听说了以后,大不以为然:不从人伦日用入手,怎么能认识天道性命呢?理学家对子夏的话非常推崇,认为“凡物有本末,不可分本末为两段事,洒扫应对是其然,必有所以然”。“然”背后必有“所以然”,二者是统一的。“道”就在人伦日用中,不是离开现实另外有“道”。形而上与形而下是贯通的还是分离的,这是中西哲学乃至中西文化的一个重要差别。

楼宇烈: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哲学

中国的“道”就在人伦日用中(资料图 图源网络)

概念层面的逻辑分析与纯理性在中国文化里确实没有得到很好发展,但“道不远人”的实践性正是中国文化的特色和优势。中国哲学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为什么要用西方哲学的标准来评判呢?举例来说,对于如何理解《道德经》中的“道”,很多人都在分析“道”到底是精神实体还是物质实体。这就是西方哲学的思维方式在起作用,要去思索独立于万物之外的本原。如果从整体上理解老子的思想就会发现,不是独立于万物之外有个“道”,“道”就在万物之中。“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天从“道”得到“清”的特性,地从“道”得到“宁”的特性,“道”在不同事物上表现为不同的特性。老子最推崇水,“上善若水”,观水可以悟“道”。水是无形的,但又可以随物赋形。如果撇开这些去研究“道”是精神实体还是物质实体,显然就偏离了老子最核心的思想。

楼宇烈: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哲学

不能用西方标准解读中国文化(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人类创造了多种多样的文化。正因为有类型上的差异,文化的互补才有可能。当下,我们要学习西方文化的优点,但前提是要有文化主体性。以西方哲学为标准来解读中国哲学,就不可能了解中国哲学自身的特性,结果往往是在解构中国文化。我们不能削足适履,而要量体裁衣。只有转变思维方式,摘下有色眼镜,才能理解中国文化本身的独特价值,更好地选择性吸收西方文化的精华,用中国智慧去思考和解决当代中国与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

转自丨“国际儒学联合会”(微信ID:ICAguanfangweixin)来源《人民日报》作者:楼宇烈,国际儒学联合会顾问、北京大学教授。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处世的最高境界 内方外圆

    处世的最高境界 内方外圆

    2017-07-27 09:06:35

    文/冯立鳌人是生活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的,而社会环境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在不可确定的外在环境中如何拥有自己确定的心性,如何以确定的心性处世立身,是人生在世必然会碰到的重大课题。思想家孔子曾大量论及这一课题:他主张以“内方外圆”的处世智慧,达成个人心性与社会环境的“和而不同”,塑造出松柏常青的理

  • 诗人笔下的“慢生活” 悠然自得!

    诗人笔下的“慢生活” 悠然自得!

    2017-07-26 10:19:35

    诗人笔下的“慢生活” 悠然自得!

  • 冯友兰论蔡元培:君子的人格与气象 极大地震撼了他

    冯友兰论蔡元培:君子的人格与气象 极大地震撼了他

    2017-07-26 10:10:57

    文/佚名冯友兰与蔡元培曾是师生关系,但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年半而已。1917年初,蔡元培到北京大学任校长时,冯友兰已是北大哲学门二年级下学期的学生。1918年暑假,冯友兰毕业离开了母校。当时,北大本科的学制是三年。他们师生之间的往来屈指可数,仅仅二三次而已。但是,蔡元培的君子的人格与气象,极大地震撼了冯友兰。

  • 章太炎:今日青年之弱点

    章太炎:今日青年之弱点

    2017-07-26 09:47:55

    文/章太炎(1919年初演讲)章太炎(资料图图源网络)现在青年第一弱点,就是把事情太看容易,其结果不是侥幸,便是退却。因为大凡作一件事情,在起初的时候,很不容易区别谁为杰出之士,必须历练许多困难,经过相当时间,然后才显得出谁为人才,其所造就方才可靠。近来一般人士皆把事情看得容易,亦有时凑巧居然侥幸成功。

  • 做人 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做人 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2017-07-26 09:29:27

    文/杜炎玉做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没有了精神的人,就如同行尸走肉,只知道吃喝玩乐,不明白人何以为人;即便荣华富贵加身,也是空有一副皮囊,毫无灵魂。翻开魏晋的历史,走向竹林的深处,一起来看,那边有哪些风景值得瞻仰,又有哪些泥淖值得警惕。竹林七贤(资料图图源网络)不忘初心,善始善终嵇康是竹林中最为当之

  • 以史为鉴丨历史是经世致用治国平天下的学问

    以史为鉴丨历史是经世致用治国平天下的学问

    2017-07-25 11:57:29

    文/张道奎古代儒生大都以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为人生最高理想,以“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为奋斗道路。近代以来,儒学命途多舛,“士大夫”群体土崩瓦解。儒生理想仿佛早已成水中之月,而通往那个理想的道路,也已杂草丛生,无人问津了。经世致用(资料图图源网络)故纸堆里的东西,已经过时了吗?《左传·襄公二十

  • 《孝经》:爱敬始于事亲 福泽施及天下

    《孝经》:爱敬始于事亲 福泽施及天下

    2017-07-25 10:35:42

    文/凌俊峰子曰: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孝加于百姓,刑于四海,盖天子之孝也。甫刑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爱亲者不敢恶于人(资料图图源网络)这是《孝经》第二章,也就是《天子章》所讲的内容。其内容也比较简单,也就是说热爱自己的亲人的人,不敢于厌恶别人的父母。一个敬爱自己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