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他说:遇到佛法前 全家人只有我活着

菩提路五台山佛学佚名2017-07-30 11:53
0评论 收藏

他说:遇到佛法前 全家人只有我活着

人在快乐的时候似乎想不到宗教信仰和精神寄托的(何朝清摄)

文/佚名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人在快乐的时候似乎是想不到宗教信仰和精神寄托的,所以那时我离佛很远。但命运的转变是由不得人的,就像每天的天气。当我十五岁那年就要进行中考的当儿,幸福突然抛开了我们。

寻找人生答案

父亲在我中考前夕突然病倒,几天后就被确诊为肺癌晚期。拖着最后一线希望,母亲和姐姐陪他一同前往上海。空荡荡的房间里,我第一次成为这个家的主人。虽然深夜醒来,难免会有凄凉的寂寞感泛上心头,但繁重的功课又使我不得不暂时淡忘这一切。年少的我第一次领教了厄运面前人的渺小、人的微弱、人的无奈。

中考结束,父亲也从上海回来了。没过几天,还没等他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他就匆匆忙忙甩下我们娘仨先走一步了。

痛定思痛,我实在想不通命运对我们的捉弄,便打算从文学作品中寻找生死的答案。

现代文学大师中,林语堂是那的幽默和机智;梁实秋是如此的轻松与悠闲;周作人又带给我们闲适和平淡;徐志摩则让我们品味浪漫与燃烧……可是在他们人生的最后阶段,他们的生命却都没有奏出华彩乐章,相反,却是同样的黯淡与灰色:医院中全身插满管子;监狱里苦苦挣扎;空难的一声巨响……至于最伟大的文化战士鲁迅,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一个都不饶恕”,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铮铮铁骨与磊落胸怀,同时似乎又让我们感觉到一种放不下的执着。

至于外国的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海明威,最后竟然都选择了以同样的方式——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尽管他们都已站在了世俗人生的最高处——诺贝尔奖的领奖台。这样的归宿岂能作为我们的样板?也有人说,到了他们那个境界,生死都无所谓了。但我总觉得这句话经不起推敲,同时也不负责任——结束自己的生命到底高到人生的什么境界?

四大古典名著中,《红楼梦》是我最后接触的,但印象却最深: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荒唐,反认他乡是故乡,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是否就是人生?如果人生就是这样的虚幻多变,又谈何生活的意义?

一家人,留下我一个人活着

三年的技校生活总算结束了,我第一次能将自己挣得的薪水交给母亲。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不知她是怎样含辛茹苦地操持着家务。当辛酸终于熬到了头时,她的身体却彻底垮了下来,尽管此时家境已日渐好转。终于在九二年的夏天,她住进了医院——尿毒症,这种比癌症还要可怕的病,在她身上已潜伏很久了。

当医生告诉我诊断结果时,我一连串地发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不幸全要落在我头上?医生的回答客观得近乎冷漠:谁都可能碰上,包括我自己。

单位——医院——家,在这条三点一线的轨迹上奔波了近半年,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被我骑成了一堆废铁。最后终于争取到了让母亲前往上海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机会。为此我中止了工作,在九二年腊月二十八的凌晨,我们登上了“江申一号”的甲板。

寄居他乡十一个月,其中的辛酸一言难尽,好歹我们还是回来了。正当我们欢喜地为九四年的春节忙碌时,姐姐却因婚姻的破裂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镇定住自己,强打起精神,来安慰我那伤心欲绝的母亲。夜间,独自一人睡下时,我常常被噩梦惊醒,泪湿双襟。

人力与业力的拔河是一场艰苦的战争,同时也是一场势力悬殊的战争。数十万元的代价,也只让母亲的生命多维持了一年半。这一次她又住进了医院,前后仅仅七天,就永远闭上了双眼。

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写下了这样的一段日记:

我是一株孤独的草/春雨浇头/夏阳炙烤/肃杀的秋风吹过/我已失去了生命的绿色/连日的冬雪又将我深深掩埋/岁月难挨/生机渺茫/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是腐烂/还是燃烧

母亲的丧事结束,一个完整的家庭也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遇到佛法,从此得救

生活还将延续下去,它根本不会顾及一个弱者的吁请。而我也必须生存,凡夫的生命也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但我必须找到新的生命支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带着满腹的苦楚、满腔的心事、满怀的疑惑,我开始接触了佛教。

来到九华山,当时刚好在举办地藏菩萨圣诞的纪念活动。钟鸣悠远,青烟袅袅,躲过了热闹的人群,我和一两位刚刚认识的青年出家人交谈,谈人生、谈历史、也谈哲学、宗教……最后我们三人都在深夜的虫鸣声中沉默了:我们的归宿将在何处?临别时,他们送我一套录音带——《倾听恒河的歌唱》,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而内容却是满含血泪的沉重,我也仿佛成了其中心酸的一个音符。

对于佛法,我了解的仅仅是一点儿零星皮毛,但我已隐约知道未来要走的路了。

六个月后,我结束了一切俗事杂务,冒着严寒来到了雪花纷飞的九华山,开始了另一段人生的旅途。

在这条路上没走多久,我就决定剃发出家了。既然家徒四壁,那就干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吧。

再后来,我就来到了佛学院,并决定在这里长住下来。

曾经问过自己,生命是腐烂还是燃烧。既然现在认定佛学院是一个大熔炉,那答案当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图文选自网络,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老走背运?看看是不是这三种情况

    2018-06-27 07:30:43

    走背运(资料图)文:普宏社会上许多人,在自己运气欠佳时候,就抱怨自己的命不好。都是在找客观原因。没有往内看自己所思所想所做是否合乎天道。是否触犯了因果!人走背运主要有以下三种:一、邪淫心重的人;第一个消减的是福禄。官位降低或不顺利。有的人官位就是提拔不上去,因为自己的福和禄已经不够了。尽管努力也很难

  • 菩萨为何那么厉害?慈悲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场

    2018-06-27 07:29:49

    慈悲是高尚的心态和智慧的表现(资料图)文:理证法师慈悲是一种高尚的心态,是一种智慧的表现。然而,在人世间对物质利益与名誉的追求之中,根本无法去理解和体会慈悲的真正的内涵。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不能改变自私自利的后天形成的观念,就无法做到慈悲待人。慈悲的心可以沟通无限的能量;慈悲的行为可以引发无限的能量

  • 如孝法师:觉悟奉献的人生是最幸福的人生

    2018-06-26 14:11:40

    腾讯佛学西安讯6月23日上午,第五届中国(西安)佛教文化博览会101会议室内座无虚席,近百人专注地聆听嘉宾、西安白马寺住持如孝法师有关“佛教幸福观”的讲座——《觉悟奉献的人生是最幸福的人生》。西安白马寺,扶风大明寺、孔雀寺住持如孝法师谈到幸福,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数时候,我们苦寻不得,焦虑而烦恼

  • 江西佛学院2018年第十二届招生简章

    2018-06-20 23:33:56

    一、江西佛学院性质和培养目标江西佛学院是经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务局批准,由江西省佛教协会主办的佛教院校。现任院长是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一诚长老。江西佛学院旨在培养爱国爱教,具有较高佛学知识、学修并重、弘扬正法、绍隆佛种的僧伽人才。二、学制及招生名额1、本院设有预科班、正科班、研修班,学制均为2年。2、招收

  • 追忆无相长老生平,祈愿长老乘愿再来!

    2018-06-20 16:59:07

    无相长老(1927—2018)上无下相长老,法名了瀚,字无相,曾用名陈文银,生于1927年5月,祖籍江苏东台。长老童贞入道,1938年投东台安丰万寿庵依上觉下津大师披剃。1944年入东台三昧寺启慧佛学院读书。1945年于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定慧兼修,严持净戒。此后参学镇江金山寺、常州天宁寺等诸方丛林。1946年,至上海玉佛寺

  • 黄复彩:把心放下

    2018-06-20 09:55:01

    你的世界有太多牵挂,总在夹缝里来去奔忙,却又找不到一个地方,把心放下……

  • 一代高僧无相长老安详示寂

    2018-06-19 10:37:54

    中国佛教协会咨询委员会副主席、江苏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祥符禅寺方丈无相长老于戊戌五月初六(2018年6月19日)0点36分,于无锡祥福禅寺安祥示寂,世寿92岁,僧腊80年,戒腊52夏。祈愿长老不舍娑婆众生,乘愿再来!无相长老简介:无相,法名了瀚,1927年5月9日生,江苏东台市人。1938年于东台市安丰万寿庵出家。1945年2月在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