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莫错过 人间处处好时节!

莫错过 人间处处好时节!

随缘度世(网络图)

文:尽心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关于“无门关”的名称、体例,与宋代公案文字禅和看话禅的兴起密切相关。

《无门关》的作者慧开(生平不详)是看话禅的忠实信徒,他在书中抄录了古来闻名的48则公案,各则先举本则,次出评唱,后附自作之颂。

慧开在第一则“赵州狗子”中说:“只这一个无字,乃宗门一关也。遂目之日禅宗无门关。”可见,全书即由赵州狗子无佛性的无字而来,旨在阐明“无”之境界,认为顿悟应以“无”为“门”,“无门”即是“门”。

大意颂“平常心是道”公案云:“劝君不用苦劳神,唤作平常转不亲。冷淡全然没滋味,一回举起一回新(《古尊宿》卷47《云门颂古》)”。

这首诗就是为马祖提出、南泉重申、赵州探究的“平常心是道”所作的偈诗。

南泉日:“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虚廓然洞豁,岂又说是非耶?”赵州于言下顿悟。

无门僧人慧开解说道:“南泉被赵州一问,直得瓦解冰消,分疏不下。赵州纵饶悟去,更参三十年始得。”接下来他写了“春有百花秋有月”这首诗,作为“颂”。

“平常心”就是本来的心、自然的心,是不受任何私欲障蔽的心。最平常的事物往往蕴含着丰富的哲理,人间最美好的光景其实唾手可得。春花秋月,夏风冬雪,放下烦恼,豁然开朗。慧开这首诗冲破了封闭的内心世界,敞开了闭锁的心灵大门,让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禅悦直接投入到广阔的大自然的怀抱之中。

禅的喜悦

有些偈诗以悲苦虚幻情调为主,如“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有些则单刀直入,充满刺骨机锋,如“冻云四合雪漫漫,谁解当机作水看”;还有些会令人由衷地舒畅与喜悦,如这首《无门关》诗。

说到“禅悦”,那似乎是一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境界。以心传心,难以言说,一切源自内心又回归内心。

慧开这首诗无疑传达出一种“禅悦”的感觉。春天里各色各样的花朵仿佛就开在眼前,“折则从他折去”;炎热的夏天有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快哉此风”,“我欲乘风归去”;秋天一轮满月,澄空似镜,“千里共婵娟”;哪怕是寒冷的冬天,那天地精灵幻化的雪花便是冷艳的洁,沉静的思,结晶的美。这份心灵的惬意是人人都可以获得的喜悦与快慰,四季的良辰美景是人人都可以共享的美好时光。

平常心是道,要“平常”到连“平常心”的意念都没有,才是真正的平常心。如果刻意怀揣着所谓平常的意念,则失却了平常心。这平常心,是灭却了浮华的清冷淡泊,虽然没有世俗的滋味,但每当它主宰心性的时候,都有活泼的机趣,在至纯至淡之中吐露着悟性的光华。

放下烦恼

当然,内心喜悦的获得并不是无条件的,要放下心头的执著,不存任何芥蒂。只有放下了污秽与芜杂,才能得到纯净与美妙。

然而人生毕竟充满了各种难以摆脱的哀乐悲欢,要把这一切抛到脑后又谈何容易。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只会增加人的负担。一旦心灵的眼睛蒙上灰尘,就看不到自然界精妙的美景了。一位摄影大师曾经说:贪得无厌是失败之源,精练简洁才能获得美的作品。摄影是一种选择的艺术,人生何尝不是呢?善于从积极的方面去体味生活,实在是人生的艺术。

杂事萦心,心为物役,“闲事”就像巨石一样压在心头,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凤花雪月、四季美景呢!于是不觉间我们已然错过了无数的“人间好时节”!物欲膨胀,逐物迷己,“闲事”太多,穷于应付,导致心力交瘁。求名求利,这山又望那山高,终其一生,无有止时。其实,人们往往并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而是跟着他人盲目地追求,人生中有许多追求并非必要,所求往往并不就是自己的所需。这些不必要的、可有可无的追求,正是无所谓的“闲事”。“闲事”是俗务,是琐事,是一切无益生命的细枝末节。芸芸众生,为名利、为权势、为情欲,东奔西忙,蝇营狗苟,勾心斗角,费尽心机,结果引来无穷烦恼。

《无门关》第19则把“闲事”解释为妨碍平常心的事,亦即浪费心智的事。心灵的明镜若蒙上了闲事的尘垢,则反映出来的万事万物亦将失其本真。

唐代诗人杜荀鹤的《赠质上人》诗末两句:“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放下烦恼,抛开闲事,是打破迷关的关键,由此方能获得精神上的大解脱。

日日是好日

这是云门文偃的著名论断。细细体会,原来有生的日子可以天天快乐。亲近自然,热爱生活,每一天都应该是圆满的。事物果真有好坏两面吗?是好是坏?分别全在自心。光阴莫虚度,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何必让自己背着沉重的包袱,活在痛苦的阴影之中。

一旦抛开世俗的名利欲望,那么无论在哪里,阳光都明媚灿烂,月色都清丽明亮。遇事不强求,川页任自然,于是就能保持内心的宁静,使人生充满无限的乐趣!

苏轼的诗词一向以旷达著称,他在《江月五首》中写道:“菊花开时乃重阳,凉天佳月即中秋。”菊花开了,有了重阳节的氛围,就当是九月九好了;天气凉爽,月色正好,何必偏要等着八月十五才赏月呢。苏东坡给歌女柔奴填的词里面有一句“此心安处即吾乡”,虽然此身漂泊,但是真正的家园便是自己心灵的故乡,关键是要把心安下来。

王维有名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们唯有抛却心头“闲事”,现澄明清净的本然之心,才能欣赏大自然无穷无尽妙不可言的神态。胸无渣滓,心如日月,随在皆青山绿水,处处见鱼跃鸢飞。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上云卷云舒。心灵自由无碍,生命饱满充实。新鲜的空气、纯净的蓝天、高朗的月色、飘逸的秋风……这一切,让心灵变得简单而清净。不必争执、也不必算计,轻轻地放下执著,行云流水般逝去。

文悦禅师的《寄道友》一诗说:“散尽浮云落尽花,到头明月是生涯。天垂六幕千山外,何处清风不旧家?”

山高不碍白云飞。我们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想,一路微笑……

本文选自《禅》杂志2007年度第1期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