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摘要]梦,在道家修行中是很具有象征性的一个意象。不论是南华真人的蝴蝶梦,还是吕祖的黄粱梦,皆暗含对现世的超越。而道本身便是具有超越性的一种存在,所以修道便是试图把此身从红尘中拔离的过程。

文/吴信勤

道教的终极修行目标是得道成仙。在道教信仰中成仙的法门有很多种,如在敬天法祖思想影响下的功行成仙、如通过炼制服食丹药而超脱形骸的白日飞升、如通过参悟经典而明心见性的证圣成真,种种通仙法门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均得道不同程度的重视。宋元之际,外丹方术的炼养基本上完成了向内丹学的转变。随着全真一脉的兴起,性命双修逐渐成为道家修行的主流。作为七子之一同时也是全真派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人物,邱处机本人的修行法门是值得很多后辈效法的。其曾作一首《青天歌》,短短三十二句便把全真派性命双修的要旨说透了。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道教修行(资料图)

《青天歌》的大道法门

这首出自于《磻溪集》的《青天歌》,受到了历代修道者的极大重视。被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大加钦佩的混然子王道渊及明代丹道大家陆西星,都曾经为邱祖的这首《青天歌》作过注疏。在他们看来,在这一篇短短的歌谣性质作品中,高度提炼了内丹炼养的原则与程序,是指导修行的重要参考经典。《邱祖语录》中记载,其言自身修行乃是“三分命功,七分性学”。我今痴学后人,或许也可从《青天歌》中参悟到修行迷津。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邱祖(资料图)

《青天歌》全文:

青天莫起浮云障,云起青天遮万象。万象森罗镇百邪,光明不显邪魔旺。

我初开廓天地清,万户千门歌太平。有时一片黑云起,九窍百骸俱不宁。

是以长教慧风烈,三界十方飘荡澈。云散虚空体自真,自然现出家家月。

月下方堪把笛吹,一声响亮振华夷。惊起东方玉童子,倒骑白鹿如星驰。

逡巡别转一般乐,也非笙兮也非角。三尺云璈十二徽,历劫年中混元所。

玉韵琅琅绝郑音,轻清遍贯达人心。我从一得鬼神辅,入地上天超古今。

纵横自在无拘束,必不贪荣身不辱。闲唱壶中白雪歌,静调世外阳春曲。

我家此曲皆自然,管无孔兮琴无弦。得来惊觉浮生梦,昼夜清音满洞天。

混然子王道渊作《青天歌注释·序》言:“是歌演音三十二句,乃按《度人经》三十二天运化之道也。余每诵其音,喜其文简而理直,实修真之捷径,入道之梯阶。前十二句,乃明修性之本体;中十二句,为复命之工夫;末后八句,形容性命混融、脱胎神化之妙也。”以此为依凭,我们也可以分成三部分来解析这首《青天歌》。

前十二句叙述修行之性功

第一部分为前十二句,叙述的是修行之性功。祖师以“青天”比作人人具有的本来心性,以云遮青天来比喻清静心性总是容易被世间浮华迷惑,所以才需要有“慧风”吹来,吹散心上迷雾,从而“云散虚空”以体自然本真。在邱祖看来,修行最初的功夫必须要从心性上入手。当年邱祖与马祖、谭祖、刘祖四人论起各自志向,马祖曰“斗贫”,谭祖曰“斗是”,刘祖曰“斗志”,邱祖曰“斗闲”。在修行方法上本没有高低之分,四人所表达的均是自我修行路上的魔障。而邱祖一句“斗闲”,是直接把矛头指向了人们的各自秉性。为了磨练自己的心性,邱祖用了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做法,如战睡魔、搬石块、系草鞋等,故清和真人尹志平言其:“不动心,真心常明,便似个水晶塔子。”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不动妄心(资料图)

重阳祖师在《立教十五论》中曾提过:“看山水明秀,花木之红翠。或玩州府之繁华,或赏寺观之楼阁,或寻朋友以纵意,或为衣食而留心。如此之人,虽然万里之途,劳形费力,遍觅天下之景,心乱气衰,此乃虚云游之人。”若修行总是被群沙遍染,此恐怕也是虚修行之人了。邱祖在《青天歌》中告诉我们的是,修真之人的首要大事是不动妄心,使自己的心神能够湛然常寂,由才具有了超出三界樊笼的基础,否则也就如常人无异了。道祖所谓“涤除玄览”,其意也在于此。

倘若能够按照祖师所示勤加修持,略有小成后便可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即《青天歌》中间十二句所讲述的命功上。自从内丹学兴起后,道教修真开始偏重于对体内精炁神的炼养。邱祖在与成吉思汗对话时,多次强调“神为真己、身是虚躯”的主张,认为通过修行可以实现真身飞升。此“飞升”便是“神升上界”之真己飞升,而非肉体的不灭不朽。想要达到这一境界,第一点需要的是心性上的纯真,第二点还需要有形神上的炼养做基础。唯有身心皆清静,才可言谈修真一事。

中间十二句表达丹功修炼的关键

邱祖在《青天歌》中间这十二句中用尽了各种隐喻来表达丹功修炼上的关键,或曰华夷喻内外境遇,或曰月下吹笛喻雷动,或曰东方玉童喻巳汞,或曰白鹿倒奇喻虎铅。陆西星在《邱长春真人<青天歌>测疏》中注解说:“虎铅既至,必须己汞迎之,然后宾迎主入,西过东家,一时半刻之间,星驰电走,径上昆山,降入中宫,而还丹始就。”道家修行的中心要旨在于阴阳调和,所以《青天歌》中看似复杂的丹法术语归根结底只意在言明“混元”二字。混元者,指阴阳返归于先天混沌状态。以后天阴阳之体,通过修内丹的逆反神精,从而实现“复归于婴儿”的目标。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天人合一(资料图)

现如今全真道坛做法会时香案前面挂的桌围往往上书“混元宗坛”,甚至可以以此来作全真与正一的坛场区分。元朝时期,江南正一道与全真道合流,形成了以玄帝为信仰对象的混元派,其开宗教主雷默庵曰“吾身者魂魄也,日月即天地之魂魄,魂魄即吾身之日月也”,主张人身是与天地造化相应感的,自然界中的生灭循环一样可以通过修炼而在人的身体中实现,所以要返聚先天真一之气于后天炉鼎中,以求返还之机。其中的要旨在于,修内丹者必须保持寂然不动之真心,才能“含于一而为混,合乎万以归元”,最终实现“感而遂通”。此即是《青天歌》中所讲到的“入地上天超古今”的修真境界,也正是道家所谓的“天人合一”。

末后八句形容性命混融、脱胎神化之妙

完成了性命双修的功夫后,重点放归到“得来惊觉浮生梦,昼夜清音满洞天”这句话上。梦,在道家修行中是很具有象征性的一个意象。不论是南华真人的蝴蝶梦,还是吕祖的黄粱梦,皆暗含对现世的超越。而道本身便是具有超越性的一种存在,所以修道便是试图把此身从红尘中拔离的过程。

邱祖一首《青天歌》,得来惊觉浮生梦

超脱红尘(资料图)

待到能够站在超越者的高度去慧观人生修行,才会发现我们日日为之迷茫的一切有为均是虚幻。湛湛青天,反照的正是人们心中的痴与迷、证与澄。如此看来,与其碌碌终生,倒不如及早醒悟,于修行中去探索本真之源头。老子说“孰能浊以之,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于一动一静的阴阳之态中体味性命上的修行,这正是邱祖希望人们可以彻悟的根本。

(编辑:玄朴)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吴信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