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道教研究前沿”讲座活动在京举行

[摘要]李远国先生的讲座内容宏富、引人入胜,为参加讲座的人员从事道教研究给予了诸多启发,提供了大量的文物收藏资料和图像资料。

文/刘志

2017年9月21日,世界宗教研究所道教与民间宗教研究室举办了“道教研究前沿”讲座,主讲人为著名道教学者李远国先生。参加讲座的有来自北京大学、国家文物局、中国道教学院、四川传媒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宗教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人员,约20余人。讲座由世界宗教研究所道教研究室副主任李志鸿主持。

“道教研究前沿”讲座活动在京举行

李远国教授(图源:刘志)

李远国先生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道教学院教授,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兼职教授,道教历史、养生、神系、图像研究专家。主要著作有《四川道教史话》、《道教研究文集》、《道教炼养法》、《道教灵宝派沿革史》、《中国道教养生长寿术》、《道教法印秘藏》、《神霄雷法:道教神霄派沿革与思想》、《衣养万物:道家道教生态文化论》等。

“道教研究前沿”讲座活动在京举行

讲座现场(图源:刘志)

在讲座中,李远国先生结合1970年以来从事道教田野调查、学术研究、文物收藏以及海外学术交流的情况,从四个方面论述了道教研究前沿:一是道教历史的有关研究。例如,学术界一般认为道教形成于东汉,但是从文物考古来看,道教应当是形成于战国时期的方仙道。二是道教符箓、法印研究。符箓、法印(例如天书、地文、龙章、凤文等)是道教独特的文化符号,有其特定的价值和意义,尚需充分的解读和研究。三是道教神仙谱系的系统研究。道教神仙信仰的研究,学界虽然已经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是还需要结合大量的图像,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四是道教水陆画及文物研究。李先生简要介绍了其几十年来收藏的数千件道教水陆画和有关研究成果。例如,于四川发现的清代水陆画《道正宗师图》形象地展现了道教神系,而且所绘图像与道藏经书描述完全一致。

“道教研究前沿”讲座活动在京举行

赠书仪式(图源:刘志)

李远国先生的讲座内容宏富、引人入胜,为参加讲座的人员从事道教研究给予了诸多启发,提供了大量的文物收藏资料和图像资料。讲座之后,按照所领导安排,道教研究室主任汪桂平研究员向李远国先生赠送了《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编辑:玄朴)

本文为腾讯道学编辑发布。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aoism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中华道学百问|道教与美术绘画有怎样的历史渊源?

    2018-04-18 16:45:19

    中国绘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究其起源,其常常与巫文化、祭祀文化息息相关,这说明了“道”文化历史悠久,且与美术艺术有着密切的联系。究其功能,绘画具有教化等功能,如同大道,化育万物。

  • 当下,我们该怎么生活?

    2018-04-18 16:02:40

    生活是一个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却又过分沉重的话题。当下,纸醉金迷的物质主义蒙蔽了人们的双眼,失去了素朴的本性,因而作者提出,可以从道家、道教中吸取智慧,借鉴“返朴归真”的生活方式。

  • 蝴蝶一梦中的生死彻悟

    2018-04-18 14:19:20

    庄周梦蝶是《庄子》中最为著名的故事之一,而生与死的区别就如同故事中的梦与醒之间,无所谓何者真实,只不过是天道循环的流转,何必劳神苦想?庄子借梦,阐述了万物一体,生死同状的大智慧。

  • 四库全书总纂官,也有一颗观弈梦蝶的道心

    2018-04-18 11:35:09

    纪昀学宗汉儒,才高八斗,是《四库全书》馆的总纂官,可这样的一位儒生也深受道家思想影响,自号“观弈道人”。而本文就对这“观弈”之说加以解读,品味纪晓岚身上的盎然道韵。

  • 道医养生笔记丨谷雨时节暮春尽:春季养生要点大回顾

    2018-04-18 10:45:59

    “谷雨”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万物欣欣向荣,一派繁华景象。笔者回顾了今年春季的整体气候变化并分析了原因,解读了“春捂”的重要性。除此以外,针对花粉、柳絮过敏人群,笔者也给出了建议。

  • 刘一明祖师传丨十年生死两茫茫之苦觅道友寻不得

    2018-04-17 16:52:29

    离开南台后,刘一明祖师一人修行,但先后两次遇险,他认识到道侣结伴的重要性。但是道侣难求,他曾在兰州遇见一名为赵贵的异人,二人十分合拍,但赵贵却先行羽化。祖师虽然悲痛,但也无可奈何。

  • 人工智能本属“机巧”,扬长避短还需“合道”

    2018-04-17 15:40:34

    “道进乎技”语出《庄子》,意为自然的大道超越了人们的技巧。在笔者看来,人工智能也尚未脱离“技”的范畴,因此,想要避免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我们应该去遵循大道,避免“人为物役”。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