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言止杀前,丘祖面见的首位皇帝竟然不是成吉思汗?

[摘要]金世宗初见丘祖便询问其养生和治国之道,丘祖“首陈延生保命之要,次及持盈守成之难”,以养生贵在于寡欲、治国应该以保民为本作为对世宗的回答。

文/武当玄拙

道教历来存有为帝王之师治国、治世理念。每当战乱兴起,道教中所倡导的无为而治、休养生息的治国政策往往可以帮助家国快速恢复生机。不论是用黄老思想治国而得文景之治,还是以普及道学教育而有贞观、开元两个盛世,其背后都离不开当朝者本人对道学的崇奉。历史上崇奉道学的皇帝有不少,但因为道学理念玄奥难懂,所以在道学上有见解的帝王并不多,而少数民族建朝奉道的历史则少之又少。

一言止杀前,丘祖面见的首位皇帝是“小尧舜”金世宗

奉道崇玄(资料图)

要谈起少数民族崇道的君主,人们第一印象想到的莫过于成吉思汗和丘祖的故事。但其实远在丘祖西行之前,他就已经和金朝的统治者之间有过交会。金朝最崇奉丘祖言行的帝王,则是有着“小尧舜”美称的金世宗。

宋儒朱熹在评价金世宗时说:“他能尊行尧舜之道,要做大尧舜也由他。”女真族的后裔努尔哈赤曾这样评价他的这位祖先,言“人民悦服,如古所称尧舜禹汤文武以及金世宗诸令主,休誉著当时,鸿名传后世,孰有善于此耶?”在此二者眼中,金世宗是堪比尧舜之功的。

历史记载,金世宗名为完颜雍,是金朝的第五位皇帝,在位时间近30年。世宗继位后一改前朝弊政,他主动停止了侵宋的战争,把王朝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恢复社会经济上。在朝政上,世宗大力反对赌博风、说情风和贪赃风,试图建立起一个廉政的制度体系;在私人生活上,世宗极尽简朴,甚至不穿丝织的龙袍,试图以身作则,树立起勤俭朴素的社会风气。正是因为其实现了“大定之治”的稳定局面,所以才在历史上留下了“小尧舜”的美称。

金世宗本人熟读汉文典籍,治理国家崇尚“民本”。在他的理想中,唐太宗是最值得敬效的君主楷模,其不但效法了唐太宗的治国之方,更学习了其对道家文化的崇奉。正如太宗身旁有明臣魏征(魏征也曾做过道士),曾为金世宗明辨道与治国、治身理念的重要人物便是长春子丘处机。

一言止杀前,丘祖面见的首位皇帝是“小尧舜”金世宗

丘祖影视形象(资料图)

在丘祖在得到世宗召见之前,全真七子之一王处一就已经得到了朝廷的诏请。1187年,世宗诏王处一入朝,向其询问卫生、为治之道。王处一对曰“含精以养神,恭己以无为”,因其所言皆是修身养命的根本而得到了世宗的嘉许。也正是从此开始,世宗便对当时颇盛的全真道产生了浓厚兴趣。

其实,早在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金廷因顾虑散居各地的游方僧道太多而下令将没有“度牒”的僧道都遣送回本乡。1182年,马钰就被迫从关中回到了山东,而同样没有度牒的丘祖却因为得到了“州中官民同状保申”而“复上山而居之”,由此也可以窥见丘祖当时在陕西地区的名声之盛及在教门内部的位置之重要。大约正是因为拘系于现实处处窘状,丘祖和其主持的全真道急需得到朝廷的正面认可。丘祖曾感慨说“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因此也随时都做好了去入世弘道的准备。

1188年二月,邱祖因“道德升闻”而得到了金世宗的召见。世宗曰“请问至道”,是以学生对先生的谦卑姿态邀请丘祖入朝的。也正是从这一次赴召开始,丘祖也正式开启了与最高统治者之间的政治交往,这一行为要比成吉思汗与丘祖的会面(1220年正月,丘祖以七十三岁高龄率领十八士从莱州昊天观启程西行)早许多年。

一言止杀前,丘祖面见的首位皇帝是“小尧舜”金世宗

邱祖西行(资料图)

金世宗初见丘祖便询问其养生和治国之道,丘祖“首陈延生保命之要,次及持盈守成之难”,以养生贵在于寡欲、治国应该以保民为本作为对世宗的回答。丘祖的话正如一剂良药直入世宗心头,世宗对其大加赞赏,乃命丘祖“待诏于天长观(即今北京白云观前身)”,以便随时问请。

日后,丘祖在面见成吉思汗时曾把这一段经历作为举例,曰“昔金国世宗皇帝即位之十年,色欲过节,不胜哀惫,每朝会,二人掖行之”,待晓之于修身养命之事后,世宗勤行之,“自后身体康强,行步如故”。在得到丘祖的回答前,世宗也曾“博访高道,求保养之方”,直至丘祖言及其伤身伤命的根本,世宗才如大梦初醒。

出于对丘祖言行的信任和对其理念的崇奉,仅仅在十余天之后,金世宗便请丘祖亲自主持“万春节”斋醮之事(注:根据《大金集礼》卷二十三的记载,大定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金世宗“御前批札三月一日为万春节”,将皇帝诞辰的日子定名为“万春节”。“万春”,即与“万寿”同意)。金世宗又赐予丘祖巾袍,斋醮所用彩绘供具等无不精备。世宗又担心丘祖有不便之处,于是命令相关部门在京城内火速修建一所“官庵”,主祀纯阳、重阳和丹阳三位祖师像。四月,这所官庵建成,邱处机正式入驻后“官民信向,往来不绝”,更有不少皇室成员前来请求丘祖指教。

一言止杀前,丘祖面见的首位皇帝是“小尧舜”金世宗

重振玄风(资料图)

五月,世宗于长松岛召见丘祖,丘祖进言曰“备精全神乃修身之要,恭己无为乃治天下之本。富贵、骄淫人皆所长,当兢兢业业以防之”,并建议世宗要持盈守成。七月,丘祖再次应召。基于前几次见面建立起的信任,丘祖在这次面圣时终于得到了向世宗“剖析天人之理,演明道德之宗”的机会,试图借此实现道教悲天悯人的终极政治关怀。同时,丘祖还献上一曲“瑶台第一层”,听罢之后世宗心情大好,又下诏赐予丘祖“全真堂”、“众妙堂”和“清静门”三块匾额,还亲赐丘祖一盘仙桃为食。当时丘祖已经数年不食瓜果,为敬圣上,丘祖衔桃而食,从此也留下了一段帝王与道人之间的佳话。

时至八月中秋,世宗与丘祖相交已半年有余。中秋节后,丘祖请辞回终南山,并辞受世宗馈赠的十万缗钱。次年正月,丘祖正在返归途中,不幸却听闻世宗驾崩的噩耗,遂作诗一首,题曰《世宗挽词》:“哀诏从天降,悲风到陕来。黄河卷霜雪,白日翳尘埃。自念长松晚,天恩再诏回。金盘赐桃食,厚德实伤哀。”丘祖自言“处机虽道修方外,身处世间,重念皇恩,宁不有感?”金世宗的逝去,让刚刚升起重振玄门之风信念的丘祖,更至于整个道教,都感到“玄风为之彧然”。

金世宗驾崩后,他的孙子完颜璟继位,史称金章宗。与世宗的宗教理念不同,章宗下令禁止佛道二教私下度人皈依,并声称此为“惑众乱民”的事情。由此,金世宗原本希望借助于道教治世、度人思想来一振国风的愿景也最终落空。

(编辑:西铭)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武当玄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