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驻云飞》(二十七)丨道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秘密在哪里

[摘要]道家道教金丹文化依赖的是传统易道文化强劲的文化软实力作基础,它离不开金丹文化生生不已的源动力,注定跟道家道教“悟真”的金丹文化体系的构建,有着极其重要的道家道教文化复兴意义。

文/袭明居士

【驻云飞•曲二十三】 仔细推求,圣贤大道最深幽。识得自己有,借把真如守,只说是了道的路头,谁知道命基不久。真修行,五行都攒就。劝学人你把这孤修性宗一笔勾。

 《驻云飞》(二十七)丨道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秘密在哪里

上德无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资料图)

上德之人和下德之人,是《道德经》提出的两种不同属性的人群。这两种不同属性者的修真法则,《周易参同契》说:“上德无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也就是说,上德之人受外界干扰少,本性具足,大脑的先天功能占主导地位,基本不用有为之功,即可以入道。下德之人,因受后天习气影响,后天的意识活动占主导地位,大脑先天功能被迫退位而掩埋,需要不断地用有为的方法,让我们先天的本心复还。这个修炼的过程是漫长的,故说“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丹道性命双修是道家炼金丹的两个层次,入手的次序是先通过返还本心的修命,去以固命基。故性命双修的入手修命,行的是有为之功。只有通过有为之功,完成了从幻身到法身的基础修炼,才能实现由渐修到顿悟的脱胎。这个是丹书的“了道”的尽头。接着进入无为的修性阶段,完成下德之人的性命双修步骤。

取坎填离

吕祖根据传统文化的易学思想,将上德之人和下德之人的入手方法,按照卦象作了详细的解答。吕祖《黄鹤赋》说:“上德者,以道全其形,是其纯乾之未破;下德者,以术延其命,乃配坎离而方成。”

 《驻云飞》(二十七)丨道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秘密在哪里

取坎填离(资料图)

因此,上德之人直接入道不需要修命,本身“是其纯乾之未破”的纯白之体。而下德之人就从后天八卦图式的坎离正位转化成先天八卦的乾坤正位的“看四正”,需要逐步返还本心,完成“取坎填离”的转化,去复还纯白之体,成为上德之人一样的属性。

丹道“取坎填离”是特指下德之人的修真法则。整过过程是为了完成固气、固命的有为之功,道家金丹文化把这个功夫叫做修命。

取坎填离,是源于易道文化的哲学名词,是道家按照先后天八卦图式的乾坤坎离四正位的相互转化,由顺逆学说形成的一个主要的哲学概念。它并不在于一些二流丹道靠修腹部肾脏所谓的坎位,与提气到头部的所谓离位,去实现取坎填离的,这个修真的原理似乎是近当代金丹文化最严重的误判。

丹道有为的取坎填离,对修真者的意识活动有严格的要求。是需要修真者的后天意识绝对走向“无”的状态,才能启动先天的“有”。所以《悟真篇》说:“始于有作人难见,及至无为众始知;但见无为为要妙,岂知有作是根基。”

有为与无为

有作、也叫有为。丹道修真的有作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悟真篇》明确告诉我们是“无人见”的。如果一个修真者的意识有追求、期待、渴望之心的存在,那就不是“无人见”而是“有人见”了。

 《驻云飞》(二十七)丨道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秘密在哪里

无心心即是真心(资料图)

“无人见”的修真是我们前面反复讲解的“识得无中有”的修真秘密。也是张三丰祖师强调的“无丝毫忖度希冀之心”的“玄关火发,一灵独觉”状态。也是海蟾翁《至真诀》讲的“无心心即是真心”的“认得”境界。

我们修真要想达到这个“无中有”的状态,就必须让我们的后天意识活动彻底摆脱对肉体上的一切束缚,做到坐忘的“外其身而身存”的一种忘我状态,全无半点私欲存于方寸之间,才能够实现无心之外的得一之心。

所以,朴素师告诉我们,炼己不炼到无己的地步,则我们一切修真的方法一定是错误的。这是因为人心只要有后天的意识活动参与,则先天的本心一定不能出来。这个在丹道文化里面,叫做“假者不能去,则真者必受伤”。

既然丹道修真是为了实现我们的假心隐退,好给真心让路,是为了完成人心私欲的无,进而实现修真者道心的有。那么,一切气功类丹道的那种意守丹田的活动、感受肉体上的知觉,和气运任督二脉的道法,就严重地背离了丹道修真复还本心的原则。因为他们依然是滞留于丹道“己”的层次,这个心的修炼,还是滞留在后天的识神活动范畴。

丹道修真入门,叫做有为有作。张伯端祖师说这个“始于有作”的有为,也应该是“无人见”的。如果修真者老是期待丹田里面冒出真气,或者内心渴望得到某种肉体的感受,则这样的“有作”法门,统统都“有人见”的道法,不是“无人见”的“无心之心”的那个真心。

有作和无作,也就是有为和无为,他们是性命双修的两个层次。《悟真篇》这里说,后世很多修真者以为无为才是修真的要妙,可又有谁知道下德之人修真,靠的是“无人见”的有为,来做固命的基础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

《驻云飞》这里说:“圣贤大道最深幽”。她幽深的道理,就是实现前面的“识得无中有”后,炼金丹才算真正的入门。后面还需要“五行都攒就”的水火既济之功,去实现我命由我不由天。

 《驻云飞》(二十七)丨道家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秘密在哪里

圣贤大道最深幽(资料图)

《驻云飞》这里指出固命原则,也是禅宗与道教的那种“趋向真如”的道法深入。这种“真如”在传统丹道来讲,只是张三丰祖师所说的“认得真的是作家”的“认得真”的入门阶段。

炼金丹的“识得无中有”的工夫,仅仅是吕祖形容的“窑头坯”工夫。我们知道,刚刚用土做成的窑头坯,这种泥胎未经水火煅烧,是经受不得雨水的浸泡的。所以吕祖说:“窑头坯,随雨破,只是未曾经水火。若经水火烧成砖,留向世间住万年。”吕祖用我们生活中常见的物理现象,这个泥胎经过水火煅烧后的砖块,才能驻世万年。他用这个物理现象生动地把道家道教炼金丹的那些哲理表达了出来。

《入药镜》也说:“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也在告诉我们,识得无中有的工夫,只是未经水火煅烧遇水即散的窑头坯。要想长久地驻世延年,必须经过水火既济之功。

《驻云飞》这里也说:“识得自己有,借把真如守,只说是了道的路头,谁知道命基不久。”命基不久,就不能实现“我命由我不由天”驻世延年。故修真者要想命基坚固,必须经过“温养还丹”的水火既济之功。也就是《驻云飞》这里说的:“真修行,五行都攒就。”的道理。

《悟真篇》说:“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自归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圆入圣基。”

实际上,道家道教修真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秘密,也在这个“五行都攒就”的时期。因为“识得无中有”的泥胎,只有通过“水火既济之功”的煅烧,这个煅烧过的“砖”,才能“留向世间住万年。”

炼金丹的得一,在道家看来只是一个随雨破的毛坯砖。修真者只有经过水火既济之功的煅烧,这个砖才不会“随雨破”。故丹道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证验,实质是修真者完成了“群阴剥尽丹成熟”的过程,而结就的一粒紫金丹。紫金丹也叫脱胎神化,是道家不为天地所拘的真正意义上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真哲理。

我国近当代的金丹文化,已经严重地背离了丹道“悟真”的学术思想体系。一些现代丹道文化研究者,对道家“悟真”的修行哲理,置若罔闻。他们大多固执地对道学源头进行截流,以盲引盲,这导致了整过道教文化下游的干枯。

道家道教金丹文化依赖的是传统易道文化强劲的文化软实力作基础,它离不开金丹文化生生不已的源动力,注定跟道家道教“悟真”的金丹文化体系的构建,有着极其重要的道家道教文化复兴意义。

(编辑:念远)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文/袭明居士,腾讯道学专栏作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腾讯道学”微信公众号!(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