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诗经·女曰鸡鸣》:生活的语言就是诗

[摘要]《女曰鸡鸣》这首诗读来颇有情趣,深情里有着俏皮、甜腻里带着哄劝。最美的诗句,就是平淡生活里,一句句出于爱的话语。

文/曹雅欣

《郑风·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

士曰:“昧旦。”

“子兴视夜,明星有烂。”

“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

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

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诗经·女曰鸡鸣》:生活的语言就是诗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激活诗心

《女曰鸡鸣》这首诗读来颇有情趣,深情里有着俏皮、甜腻里带着哄劝。与《诗经》中其他一些沉郁的表达风格比,它非常年轻化;而与《诗经》中其他更为精细的用词方式比,它又非常口语化。

——因为《女曰鸡鸣》,就是一首将新婚夫妇私下对话串联成歌的联句诗。所以这首诗,具有年轻人的轻松心态,具备生活化的口语表达特色。

这使它不太像典型意义的诗了,更像是一幕生活情景剧。联句诗的特色,就是能用一种平实话语,表达出最自然的情感流露。

以一对小夫妇的生活对话提炼而成的联句诗《女曰鸡鸣》,让我们看到,最美的话,不是只存乎于特定时段、特殊场景里,而是可以就存放于日常相处、实在生活里。生活,本就是一首诗。而生活的语言,就是诗的语言。

生活的诗意虽处处都有,却不是人人都能发觉;就像语言之美虽句句可存,却不是人人都能表达。生活对人的考验,就是想考验人在柴米油盐之间,是否还能怀有一颗诗心。

怀有诗心的人,一切皆可入诗、一切皆可成诗。像《女曰鸡鸣》能把起床、打猎、做饭、喝酒这些琐碎情景,都融为诗的内容。

诗心的具备,能使苦难不白费,最终磨砺成饱满的珍珠;

诗心的有力,能使平淡不平庸,把生活调剂得有滋有味。

《诗经·女曰鸡鸣》:生活的语言就是诗

怀有诗心的人,一切皆可入诗(资料图 图源网络)

所以,我们今天还要读这些古人诗、这些旧时词的目的,不是为了要当个诗人吟风弄月,也不是为了去背下名篇炫耀人前,而是为了培养自己的一颗诗心。

诗心,就是看待世间具有诗的眼光、经营生活具有诗的心情、为人处世具有诗的气质。存有诗心的人,能够在平凡中不乏味,在孤独时不寂寞,在进退间不庸俗。

正因为有诗心,大多数家庭都可能同样经历着的平凡的一天天,却在《女曰鸡鸣》的表述下变得不平常。读着这首诗,让人也不免反思自己的生活:为什么那样一个也需要为生计操劳奔波、也不是锦衣玉食的寻常人家,看起来却如此柔情蜜意?仅仅是因为他们恩爱?但是,能够走入婚姻殿堂的人,起初大多都是恩爱的,这份恩爱之情后来丢到了哪里、为什么彼此不再耐心而变得充满火气?

原有的恩爱,是消散在了炊烟灶炉的繁琐间、消散在了早出晚归的劳碌中、消散在了审美疲劳的相对里、消散在了重复无聊的生活里。生活像一部文笔不佳的纪实文学,枯燥冗长。此时,便需要诗的点缀,需要以诗心激活暮气沉沉的人,为生活润色添彩。

烹调是食物的升华,没有一双巧手,猎物只好生冷;

鸡鸣是拂晓的升华,没有一声啼唱,黎明只好沉默;

而诗意是生活的升华,没有一颗诗心,日子只好寡淡无味。

激活诗心,用诗意装点平凡生活,生活就是一首最动听的诗歌。

《诗经·女曰鸡鸣》:生活的语言就是诗

激活诗心,用诗意装点平凡生活(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二)诗意的生活

诗意的生活,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并非不理现实俗事,而是能用心提高生活点滴的品质。生活品质的提升,可能就在于一屋悉心的布置、就在于一串温暖的动作、就在于一番理解的话语。而《女曰鸡鸣》中的诗情画意,就全在两个人的细碎言语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