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以史为鉴丨经典之书 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摘要]《荀子·宥坐》篇记载一个孔子摄政七日而诛杀少正卯的公案,故事中孔子一反温柔敦厚,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的导师形象,而显示出干练果敢,有杀伐心的强大气场。

文/王永豪

《荀子·宥坐》篇记载一个孔子摄政七日而诛杀少正卯的公案,故事中孔子一反温柔敦厚,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的导师形象,而显示出干练果敢,有杀伐心的强大气场。

以史为鉴丨经典之书 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故事中孔子一反温柔敦厚(资料图 图源网络)

孔子为鲁司寇,摄政七日而诛乱政大夫少正卯于两观之下。子贡曰:“少正卯,鲁之闻人也,何诛之?”孔子曰:“天下有大恶五,窃盗不与焉。心达而险,行僻而坚,言伪而辨,记丑而博,顺非而泽。少正卯兼有之,不可以不除。”

少正卯是春秋时期鲁国的大夫,能言善辩,是当时著名人物,被称为“闻人”。少正卯和孔子同时开办私学,招收学生。他上课非常有吸引力,多次把孔子的弟子吸引过去听讲。鲁定公14年,孔子任鲁国大司寇之职,代理宰相,上任后的第七天就将惑乱政治的大夫少正卯诛杀于两观的东观之下,并曝尸三日。

子贡问:“少正卯是鲁国的名人,为什么要诛杀了他呢?”

孔子这样回答子贡:“天下有五大罪恶,甚至连盗窃都不包括在内。这五大罪恶:第一是心思聪达而阴险;第二是行为怪僻而固执;第三是言论毫无依据,知识体系无法立足而巧于辩说;第四是知识怪异而广博;第五是怙恶逐非而善于自我文饰。这五项罪恶少正卯都有,不能不杀他。”

以史为鉴丨经典之书 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知识怪异而广博(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个事件在《史记·孔子世家》亦有记载。正如子贡所言,少正卯是鲁国的“闻人”,顾名思义,闻人就是闻名于家邦之人,这样的人很有影响力,他们的言行号召力极强。孔子一针见血指出闻人的本质:“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论语·颜渊》)闻人们言道不行道,表面上追求仁义而暗中违背却大言不惭且毫不疑惑。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并且入戏太深,自己深信不疑。

没有道德约束的文化是野蛮的,任其发展能把社会公序良俗带偏,最终善恶是非对错正误模棱两可,不再有值得守望不变的道德伦理底线,一切以如簧巧舌之下似是而非的利我实用主义为标准,看似价值观多元,其实价值观混乱。

事实上,象少正卯这样的人,就是我们现在生活中也不鲜见。

他们聪明能干,但他们的吃苦耐劳和聪明才智主要表现在坑蒙拐骗上,如社会上层出不穷的诈骗案件、传销机构、洗脑培训班等等。不仅骗人钱财,更有甚者,致人死亡。他们知识面宽广,号称熟知野史稗闻、深谙厚黑岐黄,谍战片宫斗戏如数家珍,心灵鸡汤八卦故事娓娓道来。博览群书,鲜有读过《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哪怕是蒙学《千字文》。口才极佳,夸夸其谈而且自成理论体系,口口声声说不是教你诈,传授的却是蝇营狗苟,鸡鸣狗盗,旁门左道的穿窬之术。

以史为鉴丨经典之书 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经世致用之理(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就是孔子提醒弟子们防范和警惕的“小人儒”:“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论语·雍也》)也是强调弟子们一定要远离的“佞人”,因为“佞人殆”。(《论语·卫灵公》)并直接表达对佞人的声讨,宣称:“恶夫佞者!”(《论语·先进》)

少正卯是一个读书学习走火入魔的人,他急切地向社会展示自己。我们不提倡效法孔子从肉体上消灭异已,但也应该从某些方面以少正卯为戒,以防走火入魔:收敛心神,认真读书。而这些书一定要是经过历史长期沉淀下来的,穿越千年时空而与我们相遇的经典。这些经典中有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智慧和最有亲和力的温度。在这些经典中学习格物致知,经世致用之理,成就自己穷理正心,修己安人之道。

以史为鉴丨经典之书 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经典之书,让人心静(资料图 图源网络)

读书必求经典,对于站在学习起点的童蒙来说尤其如此,“故童子雕琢,必先雅制”,经典之书,让人心静,而不是性躁。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