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柳宗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摘要]莫见子厚诗,便言其中苦,柳宗元在困厄忧虑中寻求超越,在景物中寻求与自然的契合。体现了他旷达的心胸。

文/金钟

世人多善吟咏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聆听那孤冷苍茫之音,感受那清寂孤愤之情,却不知柳宗元即便一贬再贬,也曾有苏轼式的豁达之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柳宗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资料图 图源网络)

溪居

柳宗元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永贞革新”触碰了藩镇、宦官的利益,因为宦官主导的“内禅”李纯被迫停止,柳宗元作为核心人物被贬到邵州做刺史,在此途中,有奸佞之人说判处太轻,柳宗元又被贬到有“南荒”之称的永州做司马,无实权并且受监视。刚被贬到永州时,柳宗元及他的母亲没有落脚之地,被寺庙收留,而母亲终于禁不起环境的烦扰,在半年后去世,柳宗元陷入了更加孤独的境地。大多数人觉得柳宗元在此之后便无尽消沉,但是后来,远离官场远离污浊的他也在幽然之景、安然之生中找到些许安慰。

柳宗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远离官场远离污浊的他(资料图 图源网络)

柳宗元在风景秀丽的冉溪附近购得一片土地,构建房屋,改名为“愚溪”。这首诗就是他在此筑室后所做,写迁居愚溪后的生活:

之前长久地被官场所羁绊劳累,今日很庆幸能够贬到永州这样一个地方,让我得以远离嘈杂、卑鄙、喧嚣,放松身心,颇有陶渊明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之情趣。悠然自得与农家为邻,有时竟像那山林中的隐士,清晨踏着朝晖下闪闪的露珠,耕田翻草,夜晚伴着夕阴泛舟,静静地听那浆触碰溪石发出的响声,又与陶渊明的“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相映成趣。

归去来都看不到那凡俗的世事,在这寂静的天地里,无人叨扰,便放声高歌,声音久久地回荡在碧空沟谷之间,清越空旷。如此潇洒闲适的生活,使柳宗元在被贬永州后,在悲痛后“始至若有得,稍深遂忘疲”,渐渐地在南国的穷乡僻壤中发现了自然的幽静和生机,于是他挥斥忧愤,趋向于淡泊,真实。

柳宗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自然的幽静和生机(资料图 图源网络)

诚然,柳宗元不能原谅趋炎附势、投机取巧之人的谗言,不能完全忘却政治抱负不得施展的怨愤,像“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藏花不自由”的池鱼笼鸟,像“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的肝肠寸断。但贬谪并没有让柳宗元一蹶不振,他慢慢地适应,静静地习惯:“沉吟亦何事,寂寞固所欲。幸此息营营,啸歌静炎懊”(《夏初雨后寻愚溪》)。

寂寞本来就是我所追求的,所以我在这里徘徊沉吟。幸运地是,我离开了蝇营狗苟的官场,能够大声地歌唱,驱逐炎热及烦忧;“高树临清池,风惊夜来雨。予心适无事,偶此成宾主”,面对夜雨刚晴的独特佳境,柳宗元与这景物,与天地像宾主一样相得,正与《溪居》中的“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所得相似。

柳宗元: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资料图 图源网络)

柳宗元的愚溪诸咏体现了他旷达的心胸,正如苏轼所说:“忧中有乐,妙绝古今”,也正如沈德潜所说“愚溪诸咏,处连赛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柳宗元在困厄忧虑中寻求超越,在景物中寻求与自然的契合。所以说,莫见子厚诗,便言其中苦,就像我们不能以一以贯之的评价去判断一个人所有的行为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