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他半生落魄 宁为狂狷 却被称作为中国的梵高

[摘要]纵观徐渭一生,其苦难与狂狷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强大的能量与灵感。

文/牧之

徐渭,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青藤老人、青藤道士,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徐文长一生悲苦,坎坷多艰。可以用十句话概括他磨难:一生坎坷,二兄早亡,三次婚姻,四处帮闲,五车学富,六亲皆散,七年牢狱,八试不中,九番自杀,十(实)堪嗟叹!他曾写诗描述自己的人生说:”天下事苦无尽头,到苦处休言苦极。”

中国文人的精神写照:徐文长的狂狷

一段不可磨灭之气(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但正是这样一位历经人生悲欢离合的读书人,却多才多艺,在诗文、戏剧、书画、军事等各方面都独树一帜,与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才子”,他开创了一代”青藤学派”的画风,对后世画坛如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怪等影响极大,郑板桥自制一印曰“徐青藤门下走狗”,表示愿为徐文长门下的走卒,齐白石更是“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愿意替徐文长磨墨裁纸。

《论语·子路》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中行”即“中庸之道”是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极高明而道中庸。”但没有这样的世道和圣人可以追随的时候,狂狷之士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何晏集解曰:“中行,行能得其中者,言不得中行则欲得狂狷者。狂者,进取於善道。狷者,守节无为。欲得此二人者,以时多进退,取其恒一。”徐渭就是这样一介狂狷之士。纵观徐渭一生,其苦难与狂狷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强大的能量与灵感,正如袁宏道所说:“一段不可磨灭之气”,“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泣,羁人之寒起”。

中国文人的精神写照:徐文长的狂狷

守节无为(资料图 图源网络)

徐渭自视甚高,自谓“读书下笔万钧力。”他曾向人说过:“吾书第一,诗第二,文三,画四。”甚至大胆申明:“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必非高书。”他年少就仿扬雄的《解嘲》作《释毁》,享誉远近。虽然后面科举屡试不中,但据说是他答卷时恃才逞气,厌烦八股的结果。

因为名声远扬,他被当时担任浙闽军务总督的胡宗宪,延揽作幕僚,对当时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多有筹划,并参预过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深受胡宗宪赏识,被称为“东南第一军师”,运筹帷幄。他不拘小节,喜饮酒,“每醉则呼叫狂走”。他傲视权贵,而引起官场的“畏而怨”,甚至不愿意写文章拍嘉靖皇帝的马屁,体现了其“有所不为”的独立傲骨。

中国文人的精神写照:徐文长的狂狷

“有所不为”的独立傲骨(资料图 图源网络)

徐渭年老时,孤苦伶仃,多次自杀,斧击头部、铁钉穿耳,“九死九生”,情绪高亢,不能自控,常常“狂走无时休”,这与西方伟大的画家梵高,有着相似之处,故徐渭被称为“中国式梵高”,他们内心都有着强大的悲剧意识,又有着超强的抗击打能力,正是要通过这种疯狂的举动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笑晚风”,似感年月将尽的徐渭,回忆起自己既“狂狷”又坎坷的一生,做了《畸谱》一卷,是为他一生的记录与总结,而后便在贫苦与伤病中悄然去世。徐渭死后二十年的某一天,袁宏道偶然在朋友家里看到了一本徐渭的诗文稿,其貌不扬,外形破败,袁宏道随手翻了几页,立刻被吸引住了,惊叹“当诗道荒秽之时,获此奇秘,如魇得醒”,于是“两人跃起,灯影下,读复叫,叫复读,僮仆睡者皆惊起”,从此成为了徐渭最忠实的粉丝,不遗余力地研究、宣传徐渭,并为其写下第一篇重要传记《徐文长传》。

中国文人的精神写照:徐文长的狂狷

宁为狂狷不为乡愿(资料图 图源网络)

历来有“宁为狂狷不为乡愿”之说。狂狷,是文人自信的表现,是对媚俗之人的蔑视,是中国文人与世俗抗争的勇气,是中国文人“舍我其谁也”的情怀,也是中国文人保持精神独立的根本。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