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千年之后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儒学的复兴?

[摘要]有人对现在儒学的复兴嗤之以鼻,然而斥责儒学就是斥责生活,因为现在的我们和儒学息息相关。儒家已经不再是统治者统治人民的工具,而是在不断地反省和批判中灵活应变,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

文/金钟

儒家文化能在千年后的今日得以复兴,不得不让我们拍案叫绝,而儒家之所以能够在众多文化种类中脱颖而出,正是因为它的包容性。

千年之后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儒学的复兴?

儒家文化的复兴(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老子与孔子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文章,叫“高手之间与之外”,大致说的就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切磋是不同寻常的。儒家和道家本是两座巍峨的大山,遥想对视,孔子在全盛时期千里迢迢去请教老子,怀着恭敬和谦逊,但并不阿谀谄媚,他们之间只能说是切磋和博弈,在切磋的过程中,二者互相欣赏,孔子说“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但他并不盲目崇拜,在沟通之后,二者不是改变了自己的信仰,而是在学习后提升了自己,强化了自己,这就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交流。孔子在拜访老子之后更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么,更加坚定了奉行儒学的道路,这便是包容。

千年之后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儒学的复兴?

孔子(资料图 图源网络)

千年之后

儒家研究学者杜维明先生说:“儒学首先应自我反省和批判,只有经过反省和批判,重新确立自己的根基,儒学才有可能真正获得新生,迎来又一次的复兴。”

事实上,儒家今日的复兴,就在于它的自省和自我批判。儒学经历了千年的发展和考验,可能已经不是千年以前的儒学了,但还是儒学。正是因为它的精华还在,它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融合自然、融合生活,不断完善自身,根源就在于它的包容。

千年之后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儒学的复兴?

仁义与爱(资料图 图源网络)

有人对现在儒学的复兴嗤之以鼻,然而斥责儒学就是斥责生活,就是斥责自身,因为我们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渗透着儒学的影子。像“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像“百善孝为先”、像“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物之自治,天之道也”,儒学倡导要给人民以发展的空间,儒家已经不再是统治者统治天下和人民的工具,已经不是暴君残害人民的利器,而是一种生活,是在不断地反省和批判中灵活应变,能够包容,使儒学转换为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

千年之后的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儒学的复兴?

包容和谐(资料图 图源网络)

孔子在向老子问礼之后,学会了自然,顺其自然的仁义和爱才是真正的仁义和爱,融合了道家的思想,才能够真正地济世爱民。孔子也学会了道家的冷静,如此,仁义和爱才不会僵化固守,才能够不断地反省改正提升。儒学走过了近三千年的风雨历程,历经了无数朝代更迭,却始终保持着强劲的生命力,正在于不停地检讨,有增加有变化,它的包容和谐和宽容气度正是儒学不断适应这个社会过程的关键。

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中说“事不三思终有悔,人能百忍自无忧。”能够忍耐,便无忧愁。《尚书》中说“有忍,其乃有济;有容,德乃大。”人必须能忍,事情才办成;必须有度量,道德才能高尚。”

儒学如此,人亦如此,如果我们能包容,在不断地学习、反省中完善自我、提升自己,一定能够发挥最大的优势,达到理想的境界。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