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9 第2014093003期 本期责编:李萌 人跟帖

道教的生命意识(三):魏晋风度背后的道教

魏晋风度背后的道教

魏晋风度背后的道教

主持人:鲁迅先生有一个特别著名的文章叫《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里面好多地方都提到道教外丹的修炼,是不是到了魏晋玄学期间道教的外丹修炼开始成为贵生思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呢?

张兴发:外丹修炼它只是指导长生的,刚才我讲了,实际上在看待这个问题上面往往可能有一个误区。好像这个隋唐之前好像是外丹,刚才讲的外丹主导人们修炼长生的主流,其实这个只是一个有侧重而已。其实外丹以内丹为基础,如果人没有追求长生的思想,没有追求长生的理念,没有追求长生的精神,重生的精神,他不可能采取那种方法来养自己的身体,外丹只是养身体一部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应该是一个侧重点的问题,实际上精神层面、核心层面实际上还是重生贵生的思想来引领追求长生的前提。

主持人:也就说外丹只是大家对于贵生思想这样一个探索与努力。

张兴发:对,实际上还是重生贵生的思想为基础,为精神,外丹只是一个辅助,后来到了唐朝的时候外丹出问题,出问题以后很多王公贵族大臣,甚至皇帝就服食外丹最后出问题,把皇帝吃死,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为什么会造成这种事实?实际上就是说我们讲的外丹是修炼内丹一个催化剂,我们道长讲这个人在内丹修炼,你通过各种方术方法修炼以后,你的身体达到了一个纯阳之体,然后适量地服食外丹,像催化剂,化学反应那样,可以助力来长生成仙。

主持人:但还是对身体可能会有一些损害,因为有说魏晋的时候,那些人为什么穿宽大的衣服,因为服食五石散之类,身体会起一些红色疹子,所以说实际对身体有伤害的。

卢国龙:这个我插一句,它是两码事。五石散、五服散跟外丹有一个很重要的区别。鲁迅文章里面说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魏晋时候人吃的确实含铅,含铅以后身体就会发热,皮肤越来越薄,所以一摩擦就会破,弹指可破,而且都是男人。魏晋时候人的审美意识是很有趣,很现代,甚至很后现代。但是道教外丹出了两派,一派称为“五金八石”,用硫黄各种各样的药物,五种金属八种矿物质,称为“五金八石”,这是一派。

还有一派就是铅汞派,就是两个东西,水银、丹砂这两个东西,他是把这两个东西比附为坎离二卦,这个其实不是一个流派。这个里面会涉及到一个什么问题?我只是打断一下,张道长继续把他的话说完。五金八石基本是外丹里面的经验理性派,在摸索哪些药物能够炼成金丹的样子。那么铅汞派实际上有义理在里面。铅汞派在道教丹道里面,实际上就是从《周易参同契》以后,从理论上比附为坎离二卦。这个也是道教在中国医学史上有两派六宗,两派就是义理派和相术派,六宗里面其中有一支从属于两派,所谓相术派下面有一支就是方士易学,方士易学跟传统的儒家易学是不一样的。

传统儒家易学最重要的两个卦是乾坤两卦,天地定位,如果头上没有天,脚下没有地,这个《周易》是行不通的。可是方士易学、道教易学最重要的是坎离二卦,坎卦代表铅,离卦代表汞。那么这个从理论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比附,它认为这个是天地化生万物,生生不息的根源。采天地之气炼成金丹,让金丹代表这种天地生生元气在人体内的雾散与风雨。我能吸收天地之间生生不息的力量,人的生命就可以持续下去,所以这个里面有它的一个背后的理论体系,是有经验理性在摸索之中的。看上去好像这个外丹,因为最典型我们可能都很熟悉,就是这个韩愈那篇文章,提太学生,罗列出死了八个,有些他不认识的,但是他认识的就死了八个,他知道的人。

服外丹有很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这种追求长生的背后肯定有一个理论依据在,我们的心态可能更多只是看到它的经验层面,我们用化学来分析这个不对的,这个有问题的,那是科学上无知。关键是问题背后那个思想基础,它的思想逻辑是什么?什么东西在指导他实践?吃死了那么多人,还有人不断像飞蛾扑火一样,还去进行实验,说明理论在当时是有说服力的。如果我们搞不清当时那些人思想逻辑,只是在经验层面用现代化学不可重复的试验,在那个层面评价它,可能有局限,我们不知道它的问题,更多缺乏一个科学理论上的问题,不仅仅是经验理性层面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卢国龙

张兴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