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9 第2014093005期 本期责编:李萌 人跟帖

道教的生命意识(五):顺应大化与追求长生的悖论

顺应大化与追求长生的悖论

顺应大化与追求长生的悖论

主持人:无论外丹还是内丹都是道教对于生命本源的一种探索。

卢国龙:是的,这个里面就还会涉及到的问题很多。因为像你们刚才谈到的庄子老婆死了鼓盆而歌的问题,其实道教里面看上去很矛盾,一个方面就说他是要符合自然大化,另一方面要追求长生不死。符合自然大化,该生的时候不得不生,该死的时候不得不死,如果你抗拒生,抗拒死亡,在自然大化里面都是妖怪。可是另一个方面,你追求长生不死,你这不是要成妖吗?你看这样的例子究竟该怎么理解?其实这个从道家、道教思想逻辑一贯的。

主持人:所以是不是道教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对于老庄哲学、贵生思想有一定的转变呢?

卢国龙:其实这个里面存在一个很大问题,不是道家转变,而是我们对老庄没有理解透。《庄子》里面有好多这样的寓言,比如刚才张道长讲的黄帝问道广成子,那是也是庄子寓言,庄子编的故事。庄子还编过一个故事,说是有四(应为三)个哥们,有子祀、子舆(应为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四(三)个哥们,我们现在叫甲乙丙吧。四(三)个人坐在一起,谁能够把死生昼夜看成一贯,我愿意跟他交朋友,四(三)个人相视一笑,莫逆于心,你说的我懂,我也是这么想的,莫逆于心,这样是达到最高默契,心灵共振的境界。

后来乙要死了,生病了,甲就去看他,这个乙长得是一个畸形,按照庄子描述:脸长到肚脐眼上,肩膀比脑袋顶还要高。这个乙平常跑到井口地方照照自己,说我快要死了,造物主怎么安排我呢?让我还是像这个样子痛苦得再活一回吗?还是让我去化成别的呢?这个时候甲就问他:“你是不是对你自己很烦?”这个乙就说怎:“怎么会烦呢?这个是造物主把我安排成这个样子,是不可选择的。”人在天地之间,父母命是不可违抗的,自然大化,每个生命个体、父母是不可以违抗的,我只是要从我这个生命大化过程中呈现的这样一个我里面,我得到一个按照符合自然大化规定地呈现出来,是不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那他还在痛苦什么?

卢国龙:他不痛苦,大化安排成我这样,这个里面没有什么审美。别人看那是别人的痛苦,觉得我长得很难受,我自己不觉得。大化把我安排成这样,就是我死了以后,这个大化是要把我化成老鼠的肝还是化成一个什么翅膀呢?如果大化把我下半身变成一个马车,把我精神变成那匹马,让我化成那个样子,那我不是很幸福?我不用再找车子坐了。他是顺应大化的这种生命意识。这个本身还是对生命价值的充分肯定,生命价值本身是独立的东西。自然生命本身价值为之在,不是说非要把它变成什么样才有价值。你看庄子老婆死了,坐在那个地方鼓盆而歌,他最好的哥们惠施来了,说你小子太不象话,跟你这么多年的老婆死了,你不哭就算了,你还唱歌,这太过分了吧。

庄子说,她一开始死的时候,我不是不难受,可是后来一想,我一反思,原来没有她,在她出生之前没有她,但是她以什么形式存在呢?她只是又回到没有她那个原来大化的状态,化到天地万物之间去了,人家已经住到大的广袤无垠空间里面去了,我还做小儿女态,在那里悲悲戚戚的,那我太让人见笑了。明白这个意思吗?就是那样一个自然大化。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前面讲的那个甲乙丙丁的故事。丁要死了,丙去看他,然后老婆孩子围着哭,这个时候丙就说“叱!无怛化!”“无怛化”什么意思?不要为了自然大化感到忧己悲呛,你会对自然大化会影响,让他死之前有肢裂。庄子也是这样,一个生命本身的价值不在于他存在多,也不在于你要去改变它,让它去创造出一种,呈现出一个什么价值出来。生命价值本身是一个自我呈现,自我展现,那么在与道家立场上,只要自然死亡,都是神圣的,别找死,NO ZUO NO DIE,不找死都是神圣的。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卢国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