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5 第2015101305期 本期责编:郭云洁 人跟帖

论道青城·道的作用(五)中国人容易走道德的极端

阿来:中国人容易走道德的极端

视频时长约5分03秒

阿来:最后其实都变成很难谈的,但是我们每个人又都可以体会,而且这几家人当中,刚才教授讲儒家、道家之间的互通,我突然就想起,我刚才说了,也可能记错了,但是我努力回想好像是,我很多年不读老庄。但是我突然记得《庄子》里头有一篇,庄子讲一个道理,其实讲修身的道理,他用的是孔子跟他学生的事例。他讲一个事例,说孔子的学生颜回有一天到孔子那去告别,说老师我要走了。孔子说你上哪去?他说我要去魏国。你为什么要去魏国?(颜回)说魏国的国王很年轻,有野心,但是刚愎自用、严刑峻法、杀人,他自己觉得可能是在干好事,但是用这样一个方法操持国家政治是不对的,我要去帮助他。孔子说为什么,魏国那么乱你还要去?老师你说的,一个国家,好的国家我们不“去”,叫“治国去”。就是治理很好的国家,去就是来去的去,但是在古文当中的表述是离开的意思,好的国家就不用我们了,然后我们就离开。我们到那种不太好的国家去宣传王道,因为儒家学说里头也有道,首先有王道,我们要去宣传这种东西。但是孔子就否定了。说颜回你没有资格去,因为首先你自己本人修身齐家,你自己还有毛病,你应该把自己修为到很好的时候,你才能去做这件事情。但是这也是中国文化当中,我们一个缺陷。

我突然想到,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当我们把道、德这样的东西变成一个绝对性的东西的时候,绝对化的时候,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颜回什么时候可以到魏国去?也可能按照某一种抽象的理论,颜回永远不能到魏国去。所以这几天我在读一本书,是陈寅恪先生临解放的时候,在北京大学里头有系列演讲。1947年,后来有人把他这个演讲稿整理了,专门讲魏晋南北朝的历史,就是魏晋南北朝这个时候佛教传入中国,道家在中国也发生一些变化,刚才教授讲的变成一个制度性的安排的时候,其实魏晋南北朝时期他就讲了两种人的区分,他说一种是那种典型的儒家的人,重名教的人,比如说他说司马一家就是这样的人;但是另外一种出身微族的人,他们可能更懂得权变一些,比如说曹操。那么曹操曾经三次,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下求贤令,我就是要找有本事的人,但是我不会去找那种完人,而且他求贤令当中都说,只要你有才,你有缺点,我们是可以运用的。我讲这个例子是什么,而且曹操果然求到很多才,如果他求不到很多才,他也不可能以一个魏国来统一蜀,统一吴,但是之前他更不可能打败袁绍这些。

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中国人讲道或者是讲绝对的标准的时候,就是不要把它绝对化,就是我们中国人有些时候特别容易走一种思想极端,就是特别绝对化。然后我觉得特别绝对化可能是我们的一个风险。这个风险不只是我们要求自己,这个变成我们对所有的现实困境,都退避三舍的理由。我逃避它的时候,说我在用颜回的标准要求自己。第二个就是我们公众长时期这种教育,这种舆论环境,也形成一种我们公众特别不好的心态,就是我们特别愿意去挑别人身上的道德瑕疵,而看不到一个人真正主流的方面。所以我觉得在讨论,当我们把不管道还是德这样一些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无疑听起来都是非常美妙的,每个人确实也应该尽力达到的标准,讨论的时候我觉得可能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阿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