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 第2015060302期 本期责编:李萌 人跟帖

吴筠如何看待伯夷和叔齐?

 

吴筠如何看待伯夷和叔齐?

吴筠除了写许由之外,他还有一首用伯夷、叔齐(的典故的)一首诗,同样是在《高士咏》里面含有这一首。这一首也一样的,我们可以看到背后寄托着老子“见素抱朴”的精神。他诗是这样写的,他说:“夷齐互崇让,弃国从所钦。聿来及宗周,乃复非其心。世浊不可处,冰清首阳岑。采薇咏羲农,高义越古今。”

伯夷、叔齐也是历史上的著名隐士,《史记·伯夷列传》里面就说到了,“伯夷、叔齐,孤竹君二子也”,(伯夷和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欲立叔齐”,想立老二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就是到他父亲死的时候,叔齐不想干,本来在他父亲在世的时候,应该说了这个事,说想让以后让叔齐来当,来继承这个位子,但是叔齐他不想干,他父亲死了,他就谦让,让了,因为伯夷是他的哥哥,让给他哥哥。那伯夷怎么说的呢?伯夷这么说的,“父命也”,他(伯夷)说这件事情是父亲交待的,他(孤竹君)立下了这个遗嘱,必须按照父亲的话来说来做,“遂逃去”,逃了,伯夷他也不想干,逃了。“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这时候两兄弟就逃了。“国人立其中子”,国家里面的人再选一个,他(孤竹君)还有一个儿子,立其中子,让他(中子)来继承王位。

“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就这个时候伯夷、叔齐,他听说周文王他对老人非常关照,所以这个时候两兄弟怎么办呢?实际就怎么,“盍往归焉”,他们就到了周文王这个地方,想投奔周文王。“及至”,他们到了的时候,“西伯卒”,两个兄弟到了周文王的所在地,(周文王)管辖的这个地方的时候,周文王已经去世了。接着“武王载木主”,周武王他要攻打纣王,把文王这个神主牌立起来,他(周武王)要有号召力,立了这个文王的神主牌。“东伐纣”,就是让车载着这个牌位,就往前冲,去攻打纣王。于是伯夷、叔齐在这个动荡的时候,他们就“隐于首阳山”,隐居了,“采薇而食之”。这个就是《史记》里面讲的伯夷、叔齐的故事。

吴筠这一首诗,既有描述,也有咏叹,你看第一句他说“夷齐互崇让”,互相谦让位子,父亲交待要立叔齐,伯夷他们都谦让。“弃国从所钦”,逃了,国家丢一边去。“聿来及宗周”,他们向往周朝老百姓安居乐业这个情况,就去投奔了。“乃复非其心”,这一句讲的是什么,那边发生变化,看到那边还是在打仗,动乱,武王载木主,要攻打,并不是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跟他们愿望、他们的追求有所不合。他(吴筠)认为这是世浊,说“世浊不可处”,人间社会他(吴筠)认为都是浑浊不清的,为了利益互相攻打,他(吴筠)是这么看这件事的。“冰清首阳岑”,那个首阳山,他们(伯夷、叔齐)认为是最好的,所以逃到那里去。“采薇咏羲农”,“薇”,采着野草来吃,每天吃这个野草,“咏羲农”,“羲”指的是伏羲氏,就是画八卦的那个伏羲,“农”就是神农炎帝,神农尝百草,一边吃野草,一边歌咏伏羲、神农。“高义越古今”他们的情操,在吴筠看来,他们的情操很高尚,他们这种过纯朴生活这个格调已经超越了古往今来,就是有一种普世价值在,在吴筠看来,认为他们能够从浑浊的人世间超脱出来,就是格调很高。吴筠,他本身是一个隐士,曾经隐居过,所以他对伯夷、叔齐,还有前面的许由,都是以一种赞赏的态度来描述的。

(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詹石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