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3 第2015060301期 本期责编:李萌 人跟帖

许由为什么要洗耳朵?

 

许由为什么要洗耳朵?

今天我们讲第五讲《见素抱朴——文化养生之心境》。这一讲两个部分,第一,“见素抱朴”的内涵及其形成背景;第二,实现“见素抱朴”的路径及其文化养生的意义。这些年来,我因为工作,游览了祖国的不少大川名山,看到许多原始的风貌,也领略了各种各样的野趣。对老子为什么强调这个“朴”,有了新的感想,今天我就围绕这一点感慨来谈。

我们先第一方面,先讲讲“见素抱朴”的内涵及其形成背景。我们怎么来理解老子的“见素抱朴”呢?我们还是先从古人的一首诗开始慢慢进入,我们先来看唐朝的一个道家学者吴筠,他写的《高士咏》这首诗,这首诗他是这样写的:“大名贤所尚,宝位圣所珍。皎皎许仲武,遗之若纤尘。弃瓢箕山下,洗耳颍水滨。物外两寂寞,独与玄冥均。”这首诗,他讲的高士,有好多人,这一首主要是指这个许仲武,也就是许由。

有关许由这个人,皇甫谧他有个《高士传》里面就讲到许由。他说“尧让天下于许由”,就是尧想把天下让许由来掌管,也就是让他(许由)来接他(尧)的位子;“(由)不受而逃去”,许由走了,他不想当;“尧又召为九州长”,就是尧后来又把他召了,想让他当个九州长,就是次一级的官;“由不欲闻之”,他不想听这个话;“洗耳于颍水滨”,不听就把耳朵放在河里面洗;“时,其友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这时候他的朋友,叫巢父,就拉了一只小牛在这个河里边,让他的小牛喝水,看见许由在洗耳,就问他什么原因,为什么洗耳?皇甫谧《高士传》就接着说了,“对曰”,就是许由回答了,“尧欲召我为九州长”,尧想让我当九州的长官,“恶闻其声”,不喜欢听他说这话,讨厌这个话,他说“是故洗耳”,于是我就在这里洗耳朵。这个就是关于许由的故事。

吴筠的《高士咏》,咏许由的这首诗,他就是以这个作为典故来展开讲他的一个感受。我们看这么几句,稍微赏析一下。他说,“大名贤所尚”,“大名”就是大的名声,名誉、名声这一类的,“贤所尚”,贤人都很喜欢,“尚”,崇尚,把它当作一个高尚的东西。“宝位圣所珍”,“宝位”珍贵的位子,比如说王位、朝臣大官的位子,这都是宝位,“圣所珍”,圣人是很珍惜这样一个位子的。他这一句话讲的是一般情况,讲在社会上,从一般的立场来看,名利、地位是人们所追求的。但是许仲武是一个什么态度呢?他不一样,所以他接着说,“皎皎许仲武”,在许仲武这个名字前面用了“皎皎”,皎是什么?皎洁,就说他很明澈、纯洁,他像月光一样纯洁。

他说“遗之若纤尘”,他把名利、地位都放一边去了,好像很纤细的尘埃一样,把名利、地位看作是尘埃,放一边,“遗之”就是放在一边去了。这是围绕皇甫谧的故事,说到他逃了,尧让他接管天下,他逃了。那么第二次让他当九州长,他还是逃了,听了,逃了去洗耳。“弃瓢箕山下,洗耳颍水滨”,就是他本来身上带着壶,到处走,就是喝水用的,把它扔在箕山底下,“洗耳颍水滨”,这一句就是讲了他洗耳的事。那么他到了一个什么境界呢?吴筠这首诗接着就说“物外两寂寞”,他已经超然于物外,我们经常讲说方外之人,就是已经在人间社会以外,他忘了我,忘了物的存在,这是两寂寞,物跟我都到了一个寂静这样一个状态,就是内心他不动,很平静。

“独与玄冥均”,“玄冥”是什么?我们讲“玄”本来是有黑暗(的意思),“冥”也是暗,这个“玄冥”也就是指浑浑沌沌的状态,实际上它是象征着道,就是他独与道相往来。为什么他不喜欢高位、大名呢?就是他想追求一种纯朴的生活,这就是许由他的态度。那么吴筠这首诗,就是歌颂许由不求名利地位,只想过纯朴生活的这样情形,作了一种诗化的描述。吴筠这首诗主要选择了两个主要的意向,就是弃壶、洗耳。典型的细节加以锤炼,寄托一种出世的情操。

(本文系腾讯道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詹石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