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讲堂第二期之四:史上最抠门儿皇帝道光

[导读]中国的乐的特点是一个字就是一首歌。真正的礼乐就是把这个字和歌,歌之于人,传递这种平衡的、平和的心。所以昆腔它才是一个细腻的四平八稳的东西,它的根儿是从礼乐的精髓上传下来的。

《昆曲与雅乐文化》之四:昆腔是礼乐文明的延续

《明德讲堂》第二期之四:昆腔是礼乐文明的延续

主讲人:著名昆曲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张卫东先生 (腾讯儒学版权所有)

主讲人张卫东:著名昆曲艺术家、理论家,北方昆曲剧院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自幼向吴鸿迈、周铨庵、樊伯炎学习古文诵唸、琴曲、昆曲老生、老外以及正旦、小生等行当,朱家溍入室弟子。擅演《草诏》、《祭姬》、《骂贼》、《写本》等,著有《喜庆堂会》、《昆曲艺术课教程》、《张卫东演唱说戏牡丹亭》、《赏花有时 度曲有道——张卫东论昆曲》等。

《昆曲与雅乐文化》之四:昆腔是礼乐文明的延续

丝、竹、钟、鼓,这是中国乐里边最重要的四样东西,再加上人声,就是歌声。我们的歌是一首字——就是一首曲子不是一首歌,是一个字一首歌,一个字不同的声音有多种的含义,一个字仔细看就是一幅画。而真正的礼乐就是把这个字和歌,歌之于人,传递这种平衡的、平和的心。所以昆腔它才是一个细腻的四平八稳的东西,它的根儿就是在那个上传下来的。

而为什么说把礼乐跟昆腔结合在一起讲呢?这是历史的史实,就是清代以来,特别是康熙年以来,就把内廷的昆腔演出、演戏的这种形制,称之为一种礼仪形制。而演戏的内容,也是它礼仪中必不可缺少的。而这个形制在道光年出现一种危机,国力不够了,削减,把南府变成升平署这是道光七年的事。滞留在北京这个两三千的南籍的这些乐户们,一部分回到原籍,一部分留京了。留京的这部分大部分跟搞戏曲的人合流,就是现在咱们京剧界的这些前四辈的祖先们。我们看京剧名家流派的原籍和祖先们,大部分都是安徽、扬州、苏州,他们的祖先都是曾经承应唱昆腔进的北京。还有一部分就回到老家了,据说回到老家所费的钱财比置一份产业还多。你想啊古代的礼制是,去世的人要把骨殖安回在老家,这时候在北京居住了四辈了、三辈了,十来口大棺材都得弄走,得花多少钱。顺着运河,当时道光年运河改道,已然运河瘀了,只能走一段,再走一段陆路。所以有很多南籍的学生和教习们,遣散在回江苏和安徽的途中,就落户到了运河两岸了。而相应来讲,运河文化就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歌唱文化,而运河两岸的一些音乐文化,就残存了从内廷里传出来的这些礼乐。这也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所以我们就可以知道山东怎么也有昆曲?山东的柳子腔里头怎么也有高腔?不是东柳西梆吗?柳子腔怎么也有高腔?还主要唱高腔——这都是这样,运河两岸传的。

昆腔是礼乐文明的延续:乾隆赏钱道光赏肥肉

抠门儿道光打赏演员赏肥肉(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时候的礼乐就遭到了影响。怎么个影响呢?咱们说过,乾隆有钱赏得多,到嘉庆搂着花。乾隆时候赏官宝赏银子,嘉庆的时候呢,这唱得不错,赏,赏个扇子,哎,我这儿有个荷包,赏一荷包。等道光年就糟了,抠儿啊,这谁唱得好啊?苑长清唱,赏四两肥膘。吃四两肥肉,赏肉吃,这就算赏了。所以这时候也是我们想象不到,就是过去的那个时候,人在礼制的情况下,什么人允许你吃肉不允许你吃肉,什么时辰吃肉,这都是有规矩的。道光年最多的时候一百一十个人左右承应着宫廷所有这些东西。可是道光听戏的这种情趣有增无减。历史上记载,这一百二十出的宫廷大戏,看完了两番半的只有道光,天天就在听戏的生活中听。而这种礼制不是他愿意听,是他爷爷乾隆定下来的,中午传膳的时候听什么戏,那儿有记录,马上就上;更衣的时候传清音,后边听什么戏,乾隆年听过,你得听,也得上。所以道光不得已而为之地节俭,就这么节俭,重礼节不厌烦琐,不用那些原来宫里边演出,能上六十人的靠将儿的戏改四个人,你想这个比例数字你去比吧,这能上六十人的变成四个人,但是这些戏还都得演。那大戏台一年也用不了两回,那三层的畅音阁,就是有礼制的时候用,平时哪儿啊?老在他那养心殿那儿听,老是那几个人来回给他唱,就是他不能把前朝的“起居注”的制度给破了啊,爷爷干过这事儿我就得干。那么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礼乐当时在内廷是这样的。

在民间也这样啊,民间就没有礼乐吗?就我们北京所有的露天舞台我都采访过,北京所有的露天舞台没有一处是卖票的园子,全是庙台——酬神的演出场所。就离咱们这儿最近的地儿还有个庙台,在上庄东岳庙——明珠家庙,有个大戏台,这戏台就是现在的舞台也够用的。你可见四村八乡都有礼乐,这都算礼乐范畴。没有大年初一听戏的,正月十五花灯节才娱乐,大年初一是礼,是拜年的。哪儿有大年初一搞庙会的?四月初八佛道日搞庙会,腊月初八,这是庙会(的日子)。现在大年初一搞庙会,这都是伪礼俗,挺好的大年下逛了公园了,这多没劲哪,旅游去了,这都不是中国人应该过的。过年就是儿孙满堂,在一块儿聊聊家长里短。可是你要是平时天天见面,老打平安电话,老有请安问好的礼制的话,你这年坐在一起,特别祥和,过得可高兴了,一人做一道菜。你要是一年见不着,就春节这五天咱们见,把一年的怨都发泄在三十晚上了,打八起儿(吵架),没有礼乐了,再让这电视联欢晚会搅和得你没得可看,整个儿的一个祭祀让这个联欢晚会逗乐儿给你搅和了,所以春晚是一个礼乐文明到达最冰点的时代。

所以礼乐曾经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文明。在民间的礼乐也是很多的,比方说婚、丧、嫁、娶都是礼制。结婚演奏什么乐,去世演奏什么乐,出嫁聘闺女演奏什么乐,娘家这边演奏什么乐,娶媳妇这边不同的时辰演奏什么乐,生日演奏什么乐唱什么戏,满月演奏什么乐唱什么戏,酬神、团拜、祈福、消灾都有准数路的,这都是我们身边的礼乐文明。不是说礼乐只给皇帝预备的,在我们家里头自己也有自己的礼乐文明,就是慎重追远。天地君亲师的牌位供在这儿,我爷爷爱听什么戏我给他放一段,我爸爸喜欢听哪首歌他走了,我想他,我放一段谁的歌祭祀我爸爸,这不是礼乐吗?但是这种制度,我们家风没传,没传,都建立在玩乐上。特别是我们近几年,这些文艺宣传品都是好听、好看、好玩。现在我们一个最麻烦的事就是触屏的电脑游戏,正好左手不会剪指甲,它给你磨平了。如果说面对你谈话,(你)在做这个事,如果说在庙里头祭祀的时候也做这个事,这是非常不敬的,所以这是一种科学污染。我相信真正的礼乐文明,孔子精神的礼乐,是随着人民的生活形制,不断地不断地在活态中传承的,而不是静止不变的,但是也不能完全把它否定。

本文系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