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崔颢《黄鹤楼》诗被后人多次改动

今天广为流传的崔颢《黄鹤楼》诗并非原版,而是被后人多处改动。昨日,武汉大学历史学博士刘文祥先生向记者披露:随着“敦煌诗卷”重见天日,这首千古绝唱在学术界考证下早露初容,只是一直不为大众所知。

专家称崔颢《黄鹤楼》诗被后人多次改动

黄鹤楼(资料图 图源网络)

今广为流传版本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敦煌诗卷”版本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春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刘文祥向记者透露,对于此诗的考证近年来一直为学术界所关注。著名诗歌评论家、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李元洛对此作过专门研究,他在公开出版的自选集《唐诗之旅》中《溯洄》一文中揭示:“篡改”崔诗者是“自以为是”的清代才子金圣叹。

出现了“黄鹤”与“白云”的异文

根据李元洛的考证,在唐代的《国秀集》、《河岳英灵集》和宋代的《文苑英华》、《唐诗纪事》等书中,此诗首句都作“昔人已乘白云去”。一直到明人吴管所编的《唐诗纪》和清人编的《全唐诗》中,“昔人”仍然乘“白云”而飞,只在“白云”下小注曰:“一云作‘黄鹤’”。也就是说,不晚于明代,此诗开始有了“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异文。

金圣叹力挺“乘鹤”版本

到清初,金圣叹选批此诗时,却称“昔人已乘白云去”为“大谬”,并力挺“乘鹤”版本。此版本中,诗的前三句连续出现了三个“黄鹤”,在很多人看来似有不妥,金圣叹却认为“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在金圣叹之后50多年,沉德潜编《唐诗别裁》时取其说法,将此版本收录。又过50年后,孙洙编《唐诗三百首》亦“依样画葫芦”,其编又家喻户晓,故经金圣叹批录的“昔人已乘黄鹤去”版本广为流传。

今人的观点:金圣叹改“春草”为“芳草” “烟波”比“烟花”更佳

记者采访黄鹤楼公园文化顾问、著名楹联专家白雉山,他所持观点与金圣叹一致,认为“昔人已乘黄鹤去”比“昔人已乘白云去”更准确——“白云”既是“昔人”乘去,此地哪还有“空悠悠”的“千载白云”呢?

对此,也有观点认为,崔颢“白云千载空悠悠”之句,是说千百年后白云还悠悠于天,此白云不必一定是千百年前昔人所乘白云。

李元洛考证,除了改“白云”为“黄鹤”,金圣叹还将原诗第6句中的“春草”改为“芳草”。另外,在敦煌本的《黄鹤楼》诗中,最后一句是“烟花江上使人愁”,而在古代各种唐诗选本中,不知何故“烟花”均作“烟波”。

白雉山回忆,据文献记载,长江和汉水交汇入处的一段河流曾被古人称为“烟波江”,诗中用“烟波”比“烟花”更确切。

刘文祥介绍,近百年来,人们陆续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中发现大量诗文,其中以唐诗居多,这些诗稿被人们统称为“敦煌诗卷”或“敦煌诗稿”,其中,唐诗存放年代最晚不超过宋代。据此可以认为,“敦煌诗卷”中的崔颢《黄鹤楼》应为其原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