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真正的高手

高道宫观腾讯道学万景元2014-09-19 17:13
0

你是更注重外表的人还是更注重内在的人呢?诚然,外表给人带来的直观印象非常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过分关注外在而忽视了内在,则是本末倒置了。重于外者轻于内,谁才是真正的高手?相信读完此文,您一定了然于心。

谁才是真正的高手

资料图

谁是最厉害的画师‍

宋元君要画国中山川地土图样,画师们都来了,纷纷拜揖而立,等待君王的命令。大家都想在宋元君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纷纷调和颜料朱墨,准备一展身手。可是偏偏有一个画师来的比较晚,他丝毫没有恭敬受命的姿态,而是大步直趋上前,解带箕足而坐,裸露赤身,曾无忌惮。没想到宋元君一看,并没有怪他,反而说:“好了,这个是真正的会画画的人,就是他了!”

郭象注说:“内足者,神闲而意定。”至于这个“内足”,到底是啥足?郭象也没说。成玄英说:“内既自得,故外不矜持。”好像是这个画师之所以如此放荡形骸,不拘礼法,是因为自得于心。大概意思是对于画画的任务,胸有成竹的意思,所谓洋洋自得是也。

郗太傅选贤婿

《世说新语》中还有个故事,这个故事和宋元君选画师的相似,郗太傅求王丞相点一名贤婿与他女儿成亲,丞相捎话给太傅:“您就在东厢的门生中随意择选吧”。太傅的门生回来禀报,说丞相家的少年们听说您来寻找好女婿,一个个都非常矜持,唯有一个少年,他在东床坦腹而卧,就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听见一样。太傅说:“就是他了。”寻访之后果然是个人才,遂将女儿嫁给他了。此人就是王羲之。装模作样的都不要,矜持的不要,就要那个坦腹而卧,视若妄闻的王羲之。为啥呢?难道是王羲之也自得于心么?我想应该是其不以此为意,足见其胸襟与度量。

鬼斧神工的技艺从何而来

《南华真经》中记载了一个很会雕刻的梓庆,做出的乐器精美,看到的都惊叹为鬼斧神工。就问梓庆是如何做到的?梓庆说:“我是个工人,哪里有什么技术?不过却有一点。我要做乐器的时候,不敢耗费精神,必定斋戒来安定心灵。斋戒三天,不敢怀着庆赏爵禄而心念;斋戒五天,不敢怀着毁誉巧拙的心意;斋戒七天,不再想念我有四肢形体。在这个时候,忘记了朝廷,技巧专一而外扰消失。然后进入山林,观察树木的质性。看到形态极合的,一个形成的钟鼓宛然呈现在眼前,然后加以施工。不是这样就不做。这样以我的自然来合树木的自然,乐器所以被疑为神工,可能就是这样吧?”

梓庆做的乐器何以能精妙如神?

就是因为他“以天合天”。如何做得到“以天合天”?就是通过斋戒来忘记庆赏爵禄、毁誉巧拙、四肢形体,去除杂念、澡雪精神,做到“其巧专而外滑消。”就像那个佝偻丈人一样,除了捕蝉之外,不去想其他的事情。“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正是因为忘记了庆赏爵禄、毁誉巧拙,排除了这些外在的干扰,所以画史会“儃儃然不趋,受揖不立”。

神全气聚 必静必清

王羲之所以坦腹东床,也是因为不把这些外事放在心上。而外物不足以撄其心,则是其“神全而气聚”,达到了“必静必清”的妙境。不把这些杂事放在心上,才有可能集中精神去做好一件事情。

林希逸《庄子鬳斋口义》云:“此言无心于求知,乃真画者。东坡形容画竹,与杜诗曰神闲气定始一扫。亦近此意。”个人觉得林希逸的注解还是比较符合庄子的本意的。何以故?其他画师都拿腔作势,希望得到宋元君的赏识。而这个画师却坦腹慢行,不以庆赏爵禄挂怀,岂非“神闲气定”者乎?又《鹤林玉露》云:“曾云巢无疑工画草虫,年迈愈精。余尝问其有所传乎,无疑笑曰:‘是岂有法可传哉?某自少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地之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笔之际,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也。此与造化生物之机缄盖无以异,岂有可传之法哉!’”

曾云巢善于画草虫,栩栩如生,为啥能做到呢?就是因为心无旁骛的长期观察,乃至于达到“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也。”草虫的动作、神态融入了画师的精神之中,以画师之精神合草虫之精神,所以曾云巢所画之草虫“与造化之机缄无以异”。试问当曾云巢画草虫的时候,哪里有心思去想庆赏爵禄呢?如果心中怀有利禄嗜欲之心,则其天机必浅;如果重视外在的名利,那么内在的天真就会丧失。所谓 “重于外者轻于内”, “嗜欲深者天机浅”。正因为其“与造化合其天”,所以“下笔如有神”。而宋元君所以一眼就看出那个画师是真画师,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吧?

‍温馨提示 欢迎添加:qqdaoxue

文/万景元 腾讯道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道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道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道学”,获取更多道学资讯。
[责任编辑:blanca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