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最真挚的感情:《诗经》中的母子亲情

文/董思捷

《诗经》305篇可谓囊括了天下各类珍贵的情感,爱情、友情、家国情,自然也有那人间最真挚的母子亲情。

人间最真挚的感情:《诗经》中的母子亲情

诗经中的母子亲情(资料图 图源网络)

《邶风·凯风》便是一篇典型描写母子亲情的作品。表现了儿子怜母、颂母又自责不能劝谏或者侍奉母亲的感情。诗言: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历代注家对探讨该诗的主旨用力最多,然而从文学欣赏的角度,其语言的质朴无华将我深深吸引。有句话说的好“非朴无以见其真,非直无以见其诚。”如《凯风》一般朴实的语言恰恰让我们深受感动。《诗经注析》一书评价这首诗时说:“对于表现骨肉至情的作品,朴素的语言是最理想的语言,平直的手法是最成功的手法,往往能取得最强烈的艺术效果。任何多余的描写,都是画蛇添足,是感情矫揉造作的表现。”

语言在文学作品中的作用是用来表达感情从而打动人心的,然而像骨肉亲情这种情感本身,可以说就是最动人最深刻的了,它超越了任何语言所能述及的动人程度。因而,在描写亲情时并无需华丽的语言,只最直白朴素的叙述,把那亲情拿出来放在那儿让读者自己看、自己体味就好了。

后世在写作表达母子亲情的作品时也多承袭这种语言风格,最著名的自然要数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小诗开头两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用两件最普通常见之物突出了母子相依为命的情感。面对将要远行的孩子,母亲最关心的当然是孩子身上的衣服够不够暖,有没有破损。紧接两句写出人的动作和意态:“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把笔墨集中在慈母身上。母亲一针一线都是这样的细密,恐怕儿子迟迟难归。其实,她的内心何尝不是切盼儿子早些平安归来呢!慈母的一片深笃之情,正是从这琐琐碎碎的日常生活中最细微的地方流露出来。朴素自然,亲切感人。诗中既没有对话,也没有眼泪,然而母子间的亲情就是从这普通常见的场景中、和这质朴无华的语言中充溢而出,拨动了每一个读者的心弦,催人泪下,唤起天下儿女们亲切的联想和深挚的忆念。

另外,清代文学家蒋士铨有一首《岁末到家》:“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诗人黄仲则的《别老母》:“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等许多诗作都是通过直白的叙述、朴实的语言将深深的母子亲情呈献给了读者。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唯有此种最直白朴素的表达方能彰显母爱的博大与深沉。

本文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