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讲堂第七期之十三 控制好情绪对命运极重要

[导读]所以说受点历史教育,读点历史,知好知歹不容易。实际上还是讲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主讲嘉宾:北京师范大学古代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李山先生

明德讲堂第七期之十三:齐家在于修好身

下面要说修身,“所谓齐家在修其身者”,实际上修身在这一段里只是一个延伸,没有另立一个意思。“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不修身不可以齐其家。”实际上还讲的是情绪,这个情绪又偏于自己的爱好。作为一个家长,你把这个家协调好了,注意不要有偏差。《红楼梦》里面,贾赦讽刺贾母,说过去有个老娘病了,心口疼,扎针,大夫说扎哪儿?扎肋条。为什么扎肋条呢?说老娘的心都偏到肋条这儿了,你扎中间扎不着。所以贾母不高兴:说我偏心。所以当家长,万千宠爱于一身,有两三个孩子的有这种情形,这算小事一桩。说实在的,父亲偏爱会产生大事情,这也是修齐治平的大问题。

举个例子,春秋第一个敢向周王下手的是郑国的君主郑庄公。他的大臣见了王,咣当一箭射中了肩膀。当然这个事篓子捅大了,晚上赶紧派人去慰问。这是在春秋时期,君君臣臣,严重到什么程度?就像当众给了自己父亲一个嘴巴,他敢做这个事。虽然不是他做的,他大臣做的也算他做的。为什么?就因为他的母亲。郑庄公的爸爸郑武公娶了一个申国的姑奶奶。生大儿子的时候她不会生,这个儿子“寤生”有一种解释说是逆着生,也就是难产,一般脑袋先出来,他是脚丫子先出来。但把“寤生”说成是难产有点不合适,因为不是疼了姜氏、害了姜氏,而是“惊姜氏”,就是吓了姜氏。我们知道难产不是吓不吓的问题,是疼死了。当然我没经历,但是我看别人,我能体会。所以我觉得另外一种解释,就是小孩子刚生出来以后,妈妈看看儿子,儿子睁开眼了,“寤生”。这可能有点反常,一般小孩子出生且要模糊一阵子才能睁开眼,结果他一睁眼,吓一跳,“遂恶之”,《左传》记载,从此厌恶他。生老二的时候挺顺利,像老母鸡下第二个蛋,挺顺利,结果她就爱这个孩子,宠她,结果还屡次向自己的丈夫请求废掉老大,让老二当君主。郑庄公后来一系列的作为就是从他妈妈的偏心开始,所以他最终敢于射周王一箭,我总想,周王在他眼里就是他妈,从小不待见自己的就是他妈,摆脱不了又可憎的无穷的怒火压抑不住的,就是因为这个。当然这一箭不是他射的,但是这个事情是他的大臣干的,终于干出这种事情来。实际上这种教训,儒家写文章的时候我想会浮现在他的脑子里。

你作为一个家长,作为一个领导,领导者总有下属,任何时代都有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不是说我们喜欢被领导,不是,这是一个社会必然。你是一个家长,是一个领导者,你对一个人因为亲爱他而产生偏颇,因为厌恶他会产生偏颇,因为敬畏他会产生偏颇,因为可怜他会产生偏颇,因为瞧不起他会产生偏颇,所以儒家提出来喜欢的人你要知道他的缺点,厌恶的人应该知道他的优点。萧何跟曹参两个人怎么也合不来,但是萧何死的时候,惠帝问他谁可以做接班人,萧何举荐了曹参。曹参当时正在山东做地方相,但他听说萧相死了,赶紧跟下面人说,打铺盖卷儿,我要回长安。干嘛去?做宰相啊。你跟曹(萧)相那个关系,他能推荐你吗?这就小瞧人家曹(萧)相了,他知道能坚持他的路线的只有曹参,不久诏书下来了。这就是范儿,这就是人格。历史上有很多事情,萧何干了什么后勤工作我们记不起来,但是萧何知道谁执行了他的路线,他和曹参两人平时不和谐,俩人关系不融洽,但是知道他能遵循正确的政治路线。这叫什么?这叫有人格,不是斗筲之人心胸狭隘。所以说受点历史教育,读点历史,知好知歹不容易。实际上还是讲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