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十丨皎洁高贵的君子:幽人

[导读]幽人是君子之一种型态,人格皎洁,自有追求,自有理想,不肯同污合流。履卦九二爻辞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象传解释说:“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把幽人之所以为幽人,讲得再清楚不过。

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龚鹏程谈易之十丨皎洁高贵的君子:幽人

履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履卦象人踩上了老虎尾巴。虽处险地,但虎还不至于咥人,故仍为吉兆。只是人处在这个情况时该怎么办呢?

履道坦坦,即是说身处此境,心情要放平,平易坦荡,自然无咎。

卦辞用了一个比喻,说就好像当了皇帝,坐上了宝座,看起来风光,实则跟踩着了老虎尾巴似的,十分凶险。这时即须“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中心坦易,态度谦和,而内心没有疚欠或阴影,这样就刚中正了。

这种刚,乃是柔而刚的,是内在的力量,而非一味勉强或蛮干之刚。象传说:“眇能视,不足以有明;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武人为干大君,志刚也。”眇一目者也能看、跛子也能走,但都显得勉强,有强立而行的味道。犹如粗人武夫竟想干大君之位,志则刚矣,惜非履道,不能坦易光明,故皆为凶。

幽人贞吉,则是此卦另一个重点。

幽人是中国文化中一种特殊的人格意象,清朝田兰芳《两堂问答·石仙》:“婆娑阶下舞仙禽,此地幽人酒独斟。”顾炎武《与胡处士庭访北齐碑》诗:“策杖向郊坰,幽人在岩户。”苏东坡《卜算子》词:“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韦应物《秋夜寄丘员外》:“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孟浩然《寄是正字》:“正字芸香阁,经过宛如昨。幽人竹桑园,归卧寂无喧。高鸟能择木,羝羊漫触藩。物情今已见,从此欲无言。”杜甫《幽人》:“孤云亦群游,神物有所归。麟凤在赤霄,何当一来仪。往与惠荀辈,中年沧洲期。天高无消息,弃我忽若遗。内惧非道流,幽人见瑕疵洪涛隐语笑,鼓枻蓬莱池。崔嵬扶桑日,照耀珊瑚枝。风帆倚翠盖,暮把东皇衣。咽漱元和津,所思烟霞微。知名未足称,局促商山芝。五湖复浩荡,岁暮有余悲”等等,其根子都在《易经》这一卦。这些诗词,也都是对幽人的推崇与形象说明,同时也可视为他们对《易经》所说“幽人”的理解。

历史上,即使是帝王,也对这种人倾慕不已。《后汉书·逸民传序》说:“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不及”,便是一例。

幽人是君子之一种型态,人格皎洁,自有追求,自有理想,不肯同污合流。所以在举世滔滔皆为名利奔走之际,他宁愿幽居,不求闻达;宁愿寂寞,不凑热闹。因此履卦初九说:“素履往,无咎。”象传解释道:“素履之往,独行也。”九二爻辞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象传解释说:“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把幽人之所以为幽人,讲得再清楚不过了。

幽人是皎洁的,犹如穿着一只白袜子走路,绝不沾泥带絮,在乱世浊流中自己踽踽独行,不啸聚党徒、不同流合污。而他之所以能如此,乃是因心中素有所守,自有坚持,不自乱,所以可以捡尽寒枝不肯栖、可以归卧寂无喧,如此孤标,当然令人倾慕,诗人相继咏叹赞美之,可说其来有自!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谈易之十丨皎洁高贵的君子:幽人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精通中国文学、中国史学、中国哲学、中国宗教,是当代享誉海内外华人世界的顶级学者和著名思想家,常以孔子自比、自励。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杰出研究奖等。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自幼才华横溢,而且精通武术、书法,深广的学力贯通古今、融会中西,人称当今天下“第一才子”,每年著述约一百万字。迄今为止,正式出版的专著已有七十余种,主编著作不计其数。近期在大陆出版著作约三十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