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十三:天道原则遏恶扬善

[导读]人之行善,就被解释为这样才能符合天道天理天命,只有这样符应于天,方能获得上天的庇佑。

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龚鹏程谈易之十三:天道原则遏恶扬善

大有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这是大有卦的象辞。大有卦与同人卦恰是一对。同人是离下乾上,天下有火,已然光明了。大有则是乾下离上,火都烧到天上去啦,岂不大有光明?

两卦基本相同,只是程度略别,可是说起来却各有重点。

同人卦讲如何合众,重在说君子之做为,说君子应如何应乎人。本卦顺着上面已说过的部份,仅提了一句:“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解说的重点就落在最后“应乎天”那句上。

君子遏恶扬善,即同人卦所言“君子以族类辨物”之意,但此卦补充云此举亦是顺乎天的。老天对人世有个美好的期待。休命的“休”便是美好之意。休命的“命”则指老天给人的使命。人若能遏恶扬善,可说就顺从或完满了上天赋予人的使命啦。

如此,当然十分圆满,所以本卦象传总结说:“大有,上吉,自天佑也。”

我们前面已然说了,《易经》虽是占筮之书,但它的道德观却是自律道德,不采鬼神福佑说或数理决定说,一切后果都由自己的行为来,故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可是,这种态度又怎么说大有之所以上吉是因为老天保佑呢?

儒家之复杂,就复杂在这里。虽讲自律道德,但并不仅偏于人自己这部份;在强调我应遏恶扬善之外,也仍要讲天命。因此它的立场并非纯人文主义的,也要重视天,并讨论天人关系。

天人关系,首先是谈天人之际,亦即天与人的分际。人该做什么,天又做什么?某些事,非人力所能左右,例如生死。某些事,更多仰赖其他条件之配合,非仅个我即能决定,例如富贵。某些事,有社会总体形势,非个人即能挽救,例如成败。所以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至于项羽败于乌江那种情况,到底是否如他所抱怨的,是“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亦有赖于史家在天人之际方面仔细琢磨。不过,总地说来,该人自己负责的,谁也别推别赖;归之于天、于命、于时的,人也切勿强求。这样,心气才能平,才能把自己摆正位置。

但天人关系不只于此,这天人还是分开的,各有责任与伦理义务。儒家讲天人关系,更重视的是天人相合。人与天虽看起来可分,内在实又相合。

怎么合呢?一种是天体与人体之合。说天有阴阳五行,人也有。天地大宇宙,人身小宇宙,故人之身心均须依天理天道而行,如此方能成就自己的道德。前一种思路较后起,战国秦汉以后才盛行,《易经》基本上属于后者这一思路。

因此,人之行善,就被解释为这样才能符合天道天理天命,只有这样符应于天,方能获得上天的庇佑。这时,所谓上苍庇佑,其实又只是自己保佑了自己。天与人,只有在这个境界上才能真正合一。

这似乎只是儒家之态度,道家就不然。因为道家的天,更多的仅是自然义,无道德义,故天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需合天,才能重获自然。道家是超越仁义、是非、善恶、美丑的。

是吗?不然!一般人总以为道家是这样,其实老子即说过:“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道看起来是自然的,可是并不毫无道德属性,遏恶扬善仍是天道之原则或方向呀!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谈易之十三:天道原则遏恶扬善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精通中国文学、中国史学、中国哲学、中国宗教,是当代享誉海内外华人世界的顶级学者和著名思想家,常以孔子自比、自励。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杰出研究奖等。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自幼才华横溢,而且精通武术、书法,深广的学力贯通古今、融会中西,人称当今天下“第一才子”,每年著述约一百万字。迄今为止,正式出版的专著已有七十余种,主编著作不计其数。近期在大陆出版著作约三十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