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十六:掌握命运关键在能把握时机

[导读]随时之时,首先是天时,即天地自然之运化。其次,人事是变动的,处人事变动之际,随时之随就有方法问题,《易经》在此,其实是以不随为随的,亦即以不变应万变。

天下随时,随时之意大矣哉!

龚鹏程谈易之十六:随时守正 抓住重点

随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易经》是教人时变的学问,此卦尤其集中讲人应随顺时机。

随时之时,首先是天时,即天地自然之运化。象传举例说:“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整部《易经》都说天行健,君子要自强不息,偏这里说君子该休息,为什么?天色向晦,晚上就该休息啦。人的行为应随顺自然的节奏,秉烛夜游或做长夜之饮,均不符合随时之原则。

儒家十分讲究时,有“时则月令之学”指导人如何依四时节气来过生活,详见《周书》《礼记·月令》各相关篇目,都是与《易经》随卦相呼应的。至今仍对我们中国人的生活规律、民俗节庆活动起着重大作用。

时之第二层便扣住人事说。人事是变动的,处人事变动之际,随时之随就有方法问题,《易经》在此,其实是以不随为随的,亦即以不变应万变。故初九曰:“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这句话有两种解释方向。一是说渝指变动,所以君子应该“上无其应,无所偏系,动能随时,意无所主”。王弼注就这么解,谓中心不必有主见,随时而变即可,是濡染了老庄思想的解释。

另一路则是说在变局中我们的心应该“唯正是从”,才能贞吉。亦正因心能唯正是从,不偏从私欲,所以也才能出门交有功。《周易正义》、朱子《易本义》均如此解,比较符合儒家的态度。朱子称此为正应,也就是说应变须以正道,否则便有邪媚之嫌。

回到《易经》本身看,可能也以后面这一路解释较合理,因为象传已明说了:“官有渝,从正吉也”。世事纷纭,时变莫测,谨守正道恐怕也是最好的应变方法了。

守正之外,在变局中还须有见识,能判断什么重要什么是其次,而抓住重点。卦六二说:“系小子,失丈夫”。六三说:“系丈夫,失小人,随有求得,利居贞”讲的就是两种情况:前者抓小失大,后者拿大放小,所以结果大不相同。

象传说前者抓小失大,结果必然“弗兼与也”,两者都抓不住。后者则是“志舍下也”,能放弃不重要的部份,有割舍而实乃有大收获。以史解《易》的人亦曾以窦融离开隗嚣而归光武帝、魏征舍弃李密而归唐太宗一类事例来印证这个道理。

其实此理不必远征古史,我们身边乃至我们自己的行事中,成败之例与此有关者便不在少数。须好好识察反省,才能增长我们的见识。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谈易之十六:随时守正 抓住重点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精通中国文学、中国史学、中国哲学、中国宗教,是当代享誉海内外华人世界的顶级学者和著名思想家,常以孔子自比、自励。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杰出研究奖等。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自幼才华横溢,而且精通武术、书法,深广的学力贯通古今、融会中西,人称当今天下“第一才子”,每年著述约一百万字。迄今为止,正式出版的专著已有七十余种,主编著作不计其数。近期在大陆出版著作约三十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