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之二十二:观卦并非教人察言观色

文/龚鹏程

观卦很复杂,观的层次一层层打开,非常深刻。首先是观宗庙以知天道,以此设教。其次,象传说:“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是观先王如何省视方域并体察民俗而设教;能了解其方法,自然百姓从化,如风吹而草偃。再就是六四爻辞说:“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指人应利用在朝廷、居王者近侧的机会,好好观察学习国家的典章仪制。我们现在常用的出国观光一词即出于此,但说的已不是自观吾国之光,而是去观别的国家了。

龚鹏程谈易之二十二:观卦并非教人察言观色

观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另还有两种观则是不被鼓励的,一叫童观,一叫窥观。

初六为童观,这一爻距离上九最远,处在最远的观看位置,故所见不大,称为童观。童观也是观,只是所见不大而已。因此若占到此卦,一般人还不坏,可是君子就不甚吉了。

六二是窥观,也就是窥视。此爻仍是远观,故所见者狭,仅能窥见大概。若女人占得此爻也还可以,君子则亦不以为吉。

这并不是歧视女人,而是因本卦坤下巽上,六二乃阴爻,属性柔,上应九五之阳,故利于女。若君子占得此爻却不利。有人说这是指女人在屋里窥视男人,真不知扯到哪去了。

这两处虽是依卦爻释吉凶,但细味之,乃可见义理。毕竟人的视野宜大不宜小、宜阔不宜狭。象传曰:“初六童观,小人道也。六二窥观,利女贞。象曰窥观,女贞,亦可丑也”,即指此。

以上为观之各种形态与层次,不能乱解。我在百度百科上看到有人说此卦教人:“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以避免因观察失误而遭受损失。由于客方像风一样变化无常,主方必须仔细观察环境,才能适应客方”,实在是胡言乱语。

观之最后,则是观自而非观他。分别在六三、上九与九五。

六三爻辞:“观我生,进退”,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象传解释道:“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观我生,观民。观其生,志未平也”,可见观自己也有几个不同的层次。

一是就卦象说,进退指第三四爻,第三爻是下卦之上,第四爻是上卦之下,两爻相邻,故是可进可退之局。人在这个时候,就须自观,好好省察自己的情况,以定进退,才能动不失机、静不失时。

其次,是观我都说成是观我生。一种解释是把生视为性,说是观自己的性行,也就是观我之德,如朱子就是这一路。另一种结合到生生之德,也就是道的层次,说观我生就是由“开通、生利万物”之处看我能如何着力。孔颖达的解释即如此。生,像道一般能动、能生化、生长,故这事实上是指君德,谓君子当如此自观。还一种是观生,即生命之生,人对自己这个生命,重新省视自观,而形成对生命本身的体悟。此即诗人之忧生也,如《古诗十九首》云:“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楚辞》:“哀人生之长勤”,均指此。有诗人气质或受佛老濡染之解《易》者,多作此解。

这些解释都有道理,一显自反自省之精神,有儒者慎独、诚意、反躬的态度;二重君王开务成物、设教风化之功;三启超越性的生命悲感意识。我们也可以把这三类解释看成是观我生的三个层次。

第四个层次,则是观我生即观民、观其生。

观我生本是自观,可是九五之象曰:“观我生,观民也”,上九之爻辞说“观其生,君子无咎”。都把观自说成是观他,这是为何?朱子云:“人君观己所行,不但一身之得失,又当观民之善否,以自省察”。古语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也是这个意思。

不懂这些,就会乱解释,例如有人说:第三条的“观我生”与第五条的“观我生”的含义不一样,前者指从主方的角度观察自己的所作所为,后者是观察客方对自己的影响;第四条的“观国之光”是客观地观察主客双方关系,而第六条的“观其生”则是观察客方的行为。这,当然也是错的。

观我生,要观自己及一般老百姓的命运,还有个著名的文学史案例,那就是颜之推的《观我生赋》。

颜之推在梁朝侯景作乱、袭击郢州时被俘。险遭杀害,被押往建康,乱平后才回到江陵。可是三年后西魏就攻破了江陵,梁朝灭亡,他被俘往长安。后来辗转逃到北齐,可是北周军队又攻破了北齐,三次遭到国破家亡之哀。《观我生赋》讲的就是这段哀史。

在正文以外,此赋有详细的自注,因此在史料上很有价值,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第三篇有自注的作品(前此为谢灵运《山居赋》和张渊《观象赋》)。回顾一生,与李谐《述身赋》、李骞《释情赋》、沈炯《归魂赋》和庾信《哀江南赋》相似。从东晋到北魏末,胡人统治北方已有百余年,此时尤为惨酷,所以出现了这么多书写亡国之痛的作品。

不过,同是写亡国,二李和沈庾皆主要讲个人之厄,颜氏则把个人遭遇与华夏文化关联在一起,讲文化生命的哀感,故为名作。它开篇就说:“仰浮清之藐藐,俯沈奥之茫茫。已生民而立教,乃司牧以分疆。内诸夏而外夷狄,骤五帝而驰三王”。这正是由“观我生,观民也”这句体会出来的写法。个人生命、华族生命、人类生命,都在其观中,是以有广大悲情,令人动容。通过这篇赋,更能让我们很好地理解观卦。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谈易之二十二:观卦并非教人察言观色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会会长、世界中国哲学会副会长、中华武侠文学会会长、中华历史文学会会长、联合报主笔、艺术行政学会会长、自然医学学会会长、中华道教学院副院长、国际佛学研究中心主任、少林禅武学会会长、南洋学会会长、龚立逑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台湾视障学会会长、中华易学研究院院士、东亚孔庙联谊会召集人、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