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二十五:儒家圣王治国之道 人文化成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这是贲卦的彖辞,上文是:“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其中刚柔交错四字是先儒意补的。

为何彖传在此忽然谈到天文人文?因为贲卦是讲修饰的,本身即有文采之义涵。卦象六二之柔亦正修饰着九三之刚,阴阳相互,故说是刚柔交错。

刚柔交错,气运流转,五星分布,所以形成为天文。离下之火,照耀山上的草木,则显示了蔚郁葱茏的华美之象,可象征人间之美,因此引申而说人文。《正义》的解释特别好,曰:“文明,离也。以止,艮也。用此文明之道,裁止于人,是人之文德之教。此贲卦之象,既有天文、人文,欲广美天文、人文之义,圣人用之以治于物也。”

本来离火照山只显示为地文或一种自然现象,可是彖传非常敏锐地将它导引到人文方面去说,乃是由贲卦后面爻辞都讲人文现象(贲其趾,贲其须,贲如皤如、白马翰如,贲于丘园)而体会出来的,且亦表现出一种“天工人其裁成之”的态度。如此解《易》,自是儒家思想之特色。

龚鹏程谈易二十五: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贲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系辞传曾将天地人称为“三才”,特重人道,强调人在天地间的作用。故虽法象天地,而其重点仍在人,是要法象天地以开展人文世界的。

在思想的格局光谱中,若以人文为座标,则古今思想可概分为非人文的(主要研究人以外的经验对象或理解对象,如自然界,或抽象的形数关系等);超人文的(探讨人以上,一般人经验所不及的超越存在,如天道、神鬼、仙佛、上帝等之思想);次人文的(对人格、人伦、人道、人的文化价值、人的历史等较为忽略,或不全然尊重的一些思路);反人文的(对人性人伦人格不仅不尊重,且有意贬低,将人同等于自然生物乃至矿物的思想)。

像先秦诸子,道家是偏于超人文的,所以荀子曾批评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墨家是次人文,但兼有超人文性,故虽讲兼爱非攻,而主张天志明鬼;法家则是反人文的,把人视为物或禽兽以管理之,故陈澧《东塾读书记》卷十二批评商鞅说:“礼乐诗书仁义不论矣,若孝悌,自有人类以来,未有不以为美者,而商鞅以为虱,以为必亡必削。非枭獍而为此言哉?”至于阴阳家,就可说是非人文之探索者,虽其探索所得与科学一样,也可作用于人生日用,但其思想内容主要是针对形数之思考。

相较于道家墨家法家阴阳家,儒家之人文性可说最为明显。而彖传这一大段,即是重要的宣言。

人文,不是自然就有的,与天文地文不同,成于教化。因此彖传说:“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唐朝吕温曾针对此,写了一篇《人文化成论》,虽非《易经》之注,却是最好的解释,他说:“一二相生,大钧造物,百化交错,六气节宣,或阴阖而阳开,或天经而地纪。有圣作则,实为人文”,这是第一段,说圣人本天道以立人极,兴发人文。

接着解释人文的具体内容:“若乃夫以刚克,妻以柔立,父慈而教,子孝而箴,此室家之文也。君以仁使臣,臣以义事君,予违汝弼,献可替否,此朝廷之文也。三公论道,六卿分职,九流异趣,百揆同归,此官司之文也。宽则人慢,纠之以猛;猛则人残,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此刑政之文也。乐胜则流,遏之以礼;礼胜则离,和之以乐。与时消息,因俗变通,此教化之文也。”

最后总结:“文者,盖言错综庶绩、藻绘人情,如成文焉,以致其理。然则人文化成之义,其在兹乎!”

人文化成的理想,迄今尚未实现,也永远不可能实现,因为它就是一个不断实践的过程。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谈易之二十三:世上法学传统中国最悠久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