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二十八:离卦刚柔得中 教人中道而行

[导读]离为火,貌似是刚健的卦,实则特显柔德。可本卦并不只是柔的。因离为火,上火下火就会太热太旺太刚,故特别强调柔德。可是刚以柔济之,结果不就是中和了吗?因此,中和其实才是它的目的。

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故亨。

龚鹏程谈易二十八:日月丽天,特显柔德

离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此为离卦彖辞。离为火,此卦两火相加,上火下火,应该是很旺很炽盛很刚健的卦了,其实不然,此卦特显柔德。

其柔,首先显示在它把离解释为“丽”上。丽乃光明亮丽之景,符合火象;但丽又是附丽的丽,指附着于另一物上面。例如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地,凡依附于他物者,自己都居主从关系的从位,是从属者。所以由属性上说,应柔而不应该刚。卦辞说此卦“畜牝牛吉”也即是说它具有柔德,是母牛而不非公牛。

其次,在卦的吉凶判断上,凡蛮干硬干、不知进退者都是凶;凡敛退恭谦者则吉,亦表明了本卦强调柔德。

如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履,初爻为履,指刚开始时。错然,敬慎状。凡事敬慎,自可无咎。《荀子·臣德篇》“仁者必敬人。凡人非贤,则案不肖也。人贤而不敬,则是禽兽也;人不肖而不敬,则是狎虎也。禽兽则乱,狎虎则危,灾及其身矣”,讲得很好,立身处事,均应主敬。

又六五云:“出涕沱若,戚嗟若,吉”,更有趣。出涕沱若,像是要哭了。戚嗟若,像是忧感悲叹了。情况这么不好,怎么爻象上会是吉呢?《象传》解释说:“爻五之吉,离王公也”。也就是说处境虽危,但王公大臣还支持你。有他们可以依靠,还怕什么?人心未离,所以为吉。

反之,九三说:“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许多领域的权威、大佬,当老大当惯了,不知敛退,还不懂得该回家去颐养天年,作歌自得其乐,结果就像快下山的太阳,徒显老衰而已。此知进而不知退之凶也。

九四更惨:“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突如其来如,指忽然而起,其势冒进,锐不可当。焚如,指火光炽盛,如能焚掠一切。可是结果是死如、弃如,终于完蛋,历史上梁冀之不臣、董卓之暴逆,均是实例。

这种凶吉判断,更明显地表示了本卦的意义指向。

虽然如此,我却还要强调:本卦并不只是柔的。王弼注曰:“离之为卦,以柔为正”,我觉得还不太准确。

怎么说呢?以上所说,其实都是矫偏救枉之说。因离为火,上火下火就会太热太旺太刚,故特别强调柔德。可是刚以柔济之,结果不就是中和了吗?因此,中和其实才是它的目的。

正因如此,所以彖传才会说“柔丽乎中正,故亨”。另外,六二爻辞也说:“黄离元吉”。黄是中央色,离卦象征文明,黄离之所以元吉,《象传》释曰:“得中道也”。

因而本卦决不能看成是一味柔顺之卦,它的与意义指向乃是刚柔得中的,教人要中道而行。

所以本卦也是个刚正不阿的卦,绝不依附邪佞。面对邪佞,它的丽就不再是附丽,而是剥离、去除了,成为出征作战之卦。上九曰:“王用出征,用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讲的就是去除邪佞之事。《说卦传》曾说离有甲胄戈兵之象,指的就是这方面。此语,《汉书·陈汤传》载刘向上疏云:“易曰,有嘉折首,或匪其丑。言美诛首恶之人,而诸不顺者皆来从也”,解释的很妥切。

有些解释易者,又只看到这一方面,便以为这整个卦都是战争的专卦,如李镜池《周易通义》那样,大谬。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二十八:日月丽天,特显柔德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