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三十二:越是顺的时候越要非礼勿动

[导读]大壮,就是非常壮。雷在天上,刚而又刚,其壮可知,乃正大刚直之象。可是,“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提醒人刚中仍须有柔。此卦乃教人处顺势时的作为,此时尚须非礼勿履,何况平日?

文/龚鹏程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人用壮,君子用罔。

这是大壮卦的爻辞。大壮,就是非常壮。雷在天上,刚而又刚,其壮可知,乃正大刚直之象,故彖传曰:“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

一般说来,此卦当然是吉,但细看就须注意其中取象的深意。

通常乾卦可取象为龙为马;震卦也可取象为龙与马,可是此卦震上乾下,却取象于羊。羊,据《说卦传》,应是“兑为羊”才对,为何此卦大壮而取象竟是羊呢?

龚鹏程谈易三十二:越是顺的时候越要非礼勿动

大壮(资料图 图源网络)

民国以来,有一派讲史事易学的先生们喜欢以考古的方式挖掘《周易》之原貌。认为《周易》既作于殷周之际,卦辞爻辞自应会与当时史事有关,当时人取占吉凶,才会一看就懂。这个解释方向是对的,像本卦六五爻辞说:“丧羊于易,无悔。”就与殷商一位先王王亥有关。

王亥的事,在殷墟卜辞中常见,世次可能还在商汤以前。《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柳宗元在解答《楚辞·天问》的《天对》篇中则说:“亥秉系德,厥父是彰。胡终弊于有扈,牧夫牛羊?”讲的都是王亥在易或扈那里牧羊而结果失败的故事。本卦讲他丧了羊,旅之上九又说他:“丧牛于易”,正与《山海经》、《天对》所述的故事吻合。本卦专就羊讲,即与它采取这个故事有关。

但王亥牧羊也牧牛,为何本卦不就牛讲呢?这就不能仅考证卦事,而更要注意卦义了。

本卦雷天大壮,乃是个刚动贞吉之卦,可是“王亥丧羊”明显不是美事,缘何取象于斯?原因就在于本卦有个微意:刚而震动,大壮其刚,内中其实就隐含凶险,因为物壮则老、过刚易折,是以尤须谨慎,否则就会遭逢不幸。

这才是本卦的“卦眼”。象传说:“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就是这个意思。取象于羊,即因为羊虽然也有角,也会横冲直撞,却毕竟力量还弱,有柔弱之象,跟龙马不同。而本卦正是要提醒人刚中仍须有柔的。非礼弗履,就是具体的行为准则。如果乱来,一味蛮干,那就糟了。

初九:“壮于趾,征凶,有孚。”便是蛮干。脚乱动,想凌践它物,或不应出征而出征,都会遭殃。

九二:“贞吉。”象曰:“以中也。”中道而行,当然贞吉。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小人用其壮,自以为得计,结果就如羝羊触藩,把角都缠住了。君子则不然。

九四:“贞吉,悔亡;藩决不羸,壮于大舆之輹。”这个时机就好多了,藩篱破了,羊角不会被缠住了,是可以勇往直前的时刻了。所以说好像一辆装满了车厢的大车,可以往前直进了。輹就是腹。

本爻仍应注意不可冒进,故王弼注说:“下刚而进,将有忧虞而以阳处阴下。行不违谦,不失其壮。”换言之,之所以可以前进,条件正在于“行不违谦”。

六五:“丧羊于易,无悔。”孔颖达疏云:“违谦越礼,必丧其壮。”违谦越礼,罪有应得,故也没有什么可咨悔的。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这时羊卡在篱藩中,不能进也不能退,什么都干不了,因此无任何利益可言。但大壮卦是勇往直前之卦,此时不能打退堂鼓,要坚持住,能坚持就能成功。故象曰:“艰则吉,咎不长也。”困难很快就会过去啦!

本卦乃教人处顺势时的作为。此时尚须非礼勿履,何况平日?孔子教颜渊克己复礼,说要非礼勿视、非礼勿动、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即与本卦有关。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三十二:越是顺的时候越要非礼勿动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