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三十三:君子进取必须以德自辅

文/龚鹏程

《龚鹏程谈易》系列连载为腾讯儒学特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君子以自昭明德。

晋卦的象辞。晋卦,坤下离上,乃地上有火之象,所以有光明之义。晋字本身又是进的意思,故此卦进于光明,是很吉利的卦。

卦辞说:“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夜三接。”康侯,周武王的弟弟康叔,为周司寇,封于康,故称“康侯”。锡既可解释为赐,也可解释为进献。锡贡,指武王赏赐给他很多马匹,或他进献了许多马匹,所以王对他很好。昼夜三接,三接是古代王者接见诸侯之礼,《仪礼·觐礼》谓:延升为一接;觐毕,致享,升致命为二接;享毕,王劳之,升成祥为三接。不是指一天接见了三次,只是说王早晚都要接见他,特见亲厚。

龚鹏程谈易三十三:君子以自昭明德

晋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易经》传统上有伏羲画卦;文王演易,重八卦为六十四卦;而卦爻辞为周公所作之说。本卦卦辞以康侯为喻,似乎也可证明这一点。

而以康侯献马或得赐许多马为说,应当也与武王伐纣的时事有关。兵阵车战,马良者胜,故马不仅要多还要好。有此配备,方能进取。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晋是前进,摧是摧折受挫,因此自何晏、王弼以来多解说是君子欲进而见摧,故只能坚贞自守,以免咎厉。其实不然。本卦乃进取之象,本爻初进,便能摧敌廓阵,建立首功,所以才贞吉。旧说把摧解成退,或说是自己被摧折了,都太迂曲。“罔孚,无不信孚也,故裕,无咎”。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晋而愁,王注孔疏及朱熹都说是因欲进而无援之故,可是假弱如此,怎能贞吉?可见本爻与前一爻的情况相同,解者没抓住整个卦的卦性在于进取,故只能歧出乱解一通。其次,他们对“愁”字也不免望文生义,以为就是忧愁之愁。其实愁作忧解,乃后来之事。早期愁多解为“坚固”。《乡饮酒义》:“秋之为言愁也,愁,坚固也。”又《周礼目录》:“秋,遒也”。因此本爻是说坚定地前进,贞吉,而且可以获得女方亲族的支援。

前面卦辞已说康侯极获武王的亲待,此处又说受兹介福于其王母,指女方或另一方与我亲厚之力量的支持,自然如虎添翼,锐不可当了。

六三:“众允,悔亡。”王注与孔疏都说本爻处非其位,是以有悔。不是的,“众允,悔亡”是说大家都信服你、支持你,当然悔吝俱消啦!象传说:“众允之志,上行也”就是这个意思。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鼫鼠到底是什么鼠,各家解释不一。郑玄说就是《诗经》的硕鼠,陆玑说应是雀鼠,也有人说是蝼蛄又名鼫鼠,一般则说是鼯鼠。但不管是什么鼠,此爻都是说进取而若仅能如鼠辈一般,那也就无啥可观了。象传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本卦处处要注意到中正与光明!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进取者须取大遗小,有失勿恤,勇往直前,自能大吉。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晋卦是进取的,但进之不已,进到头了(角,就是头顶了),此时便须注意亢龙有悔的问题。若仍一味进取,自然将与人产生冲突,要打仗。打仗也无妨,此时气势正旺,因此也能打赢,也可无咎。只不过善战者不战,伐国伐城者为下,本爻维用伐邑,毕竟仍落了下乘,因此象传说:“维用伐邑,道未光也”,在道德上还须再予提升。才能近悦远来、不战而屈人之兵。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三十二:越是顺的时候越要非礼勿动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