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谈易三十六:阴阳互异 和而不同

[摘要]孔子曾说过,君子要“和而不同、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讲的是不同才能相应合;重其异,不喜欢雷同或党同伐异。中和之美、中庸之德,是我们中华民族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由此辩证综合而得。

文/龚鹏程

《龚鹏程谈易》系列由龚鹏程教授授权腾讯儒学独家连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龚鹏程谈易三十六:阴阳互异 和而不同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

这是睽卦的彖辞。睽,兑下离上,火动于泽上,其势必然不旺,故曰睽。

睽是乖违之意,犹如水泽与火,其性乖二,不能相辅相发,因此不太吉。

龚鹏程谈易三十六:阴阳互异 和而不同

暌卦(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不过,火在泽上,也不至于产生水灭了火的情况,故也不算太凶。卦辞说:“小事吉”,就是这个意思。毕竟还有火,火象征光明,其势虽不旺,仍是吉象,所以说是小事吉。

这种睽离不通的情况,彖传用“二女同居,其志不同”来形容,乃是顺着上一卦家人卦讲女人来的。家人卦好,是因家有女主,主持大局,且能“言有物,行有恒”“顺以巽”。可是若家中有两个女人操持权柄,那就不甚好了,如妻妾、如婆媳,虽不至于势如水火,究竟其志难以合同。

可是睽也并不完全坏,故彖传接着说:“说而丽乎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小事吉”。在志不能完全合同之际,若能善处,不柔僻也不刚决,能行中道,仍可小吉。许多家庭都是如此的,过来人皆能体会。

但睽之用不仅在于此,其实睽仍是可以大吉的,条件是必须两者相异。二女同居,其志不同,是因二女性质相同了。二同类之物相加相合,未必即能达到增益一倍的力量。反之,相反相异之物,若能善用,则水火不相害而相资,反倒可以获得辩证综合的效果。故彖曰:“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万物睽而其事类也,睽之时用大矣哉!”

本卦上火下泽,本来是水火不和的,但在因机因时的情况下,却可以产生事同志通之效果。这点,实在给人无限启发,非常值得重视。

象传解释说这表示了“君子以同而异”。读者诸君想来都是知道,孔子曾说过,君子要“和而不同、群而不党”。与这里的“同”字看来不同,其实意义正相互呼应。和而不同,讲的是不同才能相应合;重其异,不喜欢雷同或党同伐异。此处讲君子虽目的相同,然达到同的方法却殊异。为什么相异反而可同,二者同者,反而不能相同呢?

《易经》本身是以阴阳立论的。阴阳互异,但有互补性。故有重卦,也可互变,所以有爻变卦变。互补互变之外,更强调睽而通、异类相感,因此才会说天地睽而事同、男女睽而志通。睽而能合、能同,这就是辩证性的思维,《左传》昭公二十年,晏婴曾解释什么叫做和,说:“清浊、大小、长短、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高下、出入周流,以相济也”。便是发挥《易经》这个讲法。

他说的和,正是《易经》之术语,有时又称为中和或太和。所谓“保合太和,乃利贞”。这种和,也即是孔子所强调的,乃是“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之后异类之和,如水火之既济、如泽火之睽同。

中和之美、中庸之德,是我们中华民族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由此辩证综合而得。详细讲,可以引申万端,但其思路之起源大抵如此。

此理用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教我们交友做事都应善于用睽。人都喜欢交同类之友,殊不知异类之人或许反而能与我们共成大事。《论语》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有一类解释就说这不是要把异端排除打压掉,而是要我们做人做事时都同时要考虑、掌握自己这一端之外的另一面(攻作治理讲)。这样才能避免祸害。此解亦本于睽卦。孔疏云:“能用睽之人,其德不小。睽离之时,能建其用,使合其通,非大德之人则不可也”,甚是!欲成大事业者,不可不特别注意这一点。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谈易三十六:阴阳互异 和而不同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一九五六年生于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南华大学校长、佛光大学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亦曾负责台湾两岸文教交流业务。现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国学中心顾问,有龚鹏程国学院等学术组织及活动,遍及各地。有文史哲宗教艺术社会学等著作近百种,精博渊懿,为世所称。曾获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章、教材改进奖、朱自清散文双年奖等。亦常在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